质量呢 ,作者: 浅墨书清语 [文集]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我拖着行李箱到了站牌,然后一辆公交车到了,一对年轻情侣在我之前上了车。

这时候车厢里人比较少,每个站都有人上下车。不一会儿,他们很幸运的捡了两个空座位,女孩赶紧开心的坐下。我站在他们旁边,听说那个男的叫金,那个女的叫岳。在下一站,很多人上了公共汽车,有一对老年夫妇。

虽然岳看起来很累,但她还是拉着金站了起来。她说,“爷爷奶奶,坐下。”

“嗯,好的,谢谢,谢谢。”两位老人非常感激的说道。

岳很开心,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不过,毕竟两位老人都老了,车也开了。他们和座位的距离短,比年轻人慢很多。这时,一个打电话的女人第一个坐在金的座位上。

老人只能站在那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岳秀梅一帮人,脸上有些愤怒之色。她好心给老人让座,没想到被女人抢了。这个女人太无能了。所以她打算和它争论。然而,这个女人从冥想中下来后就一直在打电话,表现得像个忙人,说话很快,看起来像个有点小权威的人。

“嘿,大姐!”

看到她没有挂电话的意思,她忍不住大喊一声。

女子不满地看着岳,淡淡地问:“为什么?”

“这个座位是给老人坐的。你能让他坐下吗?”可见岳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尽可能的表示友好。

谁知道那个女人居然哼了一声,“是吗?为什么我没看到你让?忙着跑来跑去找客户,累了好吗?”

乔岳突然感到一阵愤怒,对女人说:“你为什么不讲道理?这个座位是我们的。现在我们站出来为老年人提供方便。你很年轻,站一会儿能干什么?”

女的也生气了,冷冷的说:“我为什么无理取闹?这个座位是你的吗?当然,坐在这里的人暂时属于谁。现在我坐在这里。怎么说话?”

车上的乘客看到那个女人如此野蛮,却没有人说话,只有冷漠的眼神。

老人微微摇头,对岳说:“小姐姐,没关系,我身体好,就站一会儿!”

看到这样一个慈祥的老人因为颤抖而艰难地站在那里,我心里微微有些酸。岳正想劝那女人,对她说:“我请你站起来,给你爷爷让座。”

女人哼了一声,不屑:“我不会让你对我怎么样的。”

看到女人的傲慢,她气得没把自己揍一顿。她冷冷的说:“你怎么这么无能?”

“我没素质。为什么我没有素质?”女人的眼神也是冷冷的。

“连小孩子都知道给爷爷奶奶让座。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如个孩子?”曰语气调侃道。

女人冷笑了两声,低声说:“大家都在公交车上花钱,我凭什么给别人让路?你这么好心,为什么不直接叫他们打车呢?你在这里装什么样的人?”

“哎,我也看到这个座位是给老人坐的。”忍不住抱不平。老人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弯。“没什么!”轻轻向我招手,示意我不要冲动。

老太太再也忍不下去了,忍不住说:“哎,你怎么说话这么狠?不让座就不让座。你怎么能那样说话?”

“我怎么说话的?她和我吵架了,我也不能和他急。”女人的脸越来越嚣张。

站着的爷爷皱着眉头,对岳说:“小姐姐,不要和她一般见识。这样的人不值得!”

女人脸色一变,扬起眉毛说,“什么意思,老头?我怎么了?”

爷爷脸上露出威严,说:“你素质低,怎么了?”

“哟,你还在这里倚老卖老?不坐下不就难受了吗?想着用嘴伤害我,对吧?”女人越说越过分。“告诉你,我今天不会放弃这个位子。我知道你能为我做什么。你还是可以把我送进监狱。”

“你……”爷爷好像失去了冷静。

“ pa!”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岳不喜欢这个女人的嚣张,直接扇了她耳光。

女人疑惑地看着岳。她捂着脸厉声尖叫:“你敢打我?你怎么敢打我?”

“我打你怎么办?像你这样的女人应该受到教训。”月特也生气地说。这个女人对岳并不客气。现在她对老人家如此无礼,简直太嚣张了。

这时,女子也不甘示弱,还抬手打岳的脸。我不禁叹了口气。然而,预料中的一巴掌并没有打在她的脸上。只见金子一只手抓在女人手腕上,女人憋得满脸通红,但显然她的力气根本挡不住金子。

“放开我!”女人沉声道。

“可以!”

金笑了,然后用力一拉。把那个女人从座位上拉起来很容易。仿佛女人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她突然站了起来。金对着爷爷笑了笑:“师傅,请坐。”

金手轻轻地放在老人的背上,老人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身体不由自主地朝着座位坐下。

金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就像你说的,谁坐这个位子谁暂时属于它。现在,它不属于你了?”

女人气得被金拽起来,却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牙齿微微颤抖:“对,你欺负我的人多了吧?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金,这个女人听起来太让人想吐血了。

女人脸色一变,沉声道:“你知不知道,公安局副局长可是我舅舅。”

女人这句话说出来,全车一片哗然,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副局长的侄女。

“大叔呢?”

岳好像害怕了,表情有点紧张。金姆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这时,女人开始拿起电话打电话,但语气没有那么傲慢。只是有人欺负她,然后咕哝了几声,然后得意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敢跟我去派出所吗?”

乘客在哭。这里坐公交车好吗?一个电话打给了副局长。恐怕金悦有两个人会受到教育。

这时,沉默了一会儿的爷爷突然问:“你叔叔是哪个副局长?”

“你也值得知道?”女人甚至骄傲地说。

“哦,我打电话问问。”爷爷缓缓说道。

爷爷微微摇头,似乎对这个低素质的女人很失望。他笑着看着金悦问道:“好了,小姐姐小男孩,你有手机吗?你能帮我打个电话吗?”

金姆把电话递过去,说:“师傅,请自便。”

这一刻,我爷爷自嘲。“老了,跟不上时代了。我不能用你的触摸屏手机。请帮我拨电话。”

一个女人轻蔑地笑了笑,仿佛在说一个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的老家伙能有多大的能耐。

爷爷读出一个数字,金把它接通了。爷爷把手机放在耳朵里。

很快,这个电话打到了某个地方。“小草,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在公交车上,一个长相普通的老人说话很慢,很随意。

这时,老人把电话递给女人说,“你叔叔有话跟你说。”

女人微微皱眉,同时心里闪过一丝颤栗。

女人没那么傻,现在她懂了。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她的脸几乎像纸一样白。

而只是傲慢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们也对这个突然的转折点感到惊讶。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女的叔叔是副局长。但是老人好像好多了。太神奇了!

女人的牙齿控制不住的打颤,声音颤抖:“嗯,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会原谅我吗?”

岳也是一脸惊讶。她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老人依旧平凡,仿佛已经退休,安享晚年,但谁也不敢再小觑他。甚至有些刚才没有让座的人也暗暗后悔。爷爷说:“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应该跟他们俩道歉。这两个孩子都是好人!”

爷爷指着金和岳,眼神里流露出欣赏。

女人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方消失。她满脸羞愧,不停点头道歉:“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岳撇了撇嘴,只是,在这个女人低沉的眼神中,有一丝仇恨闪过。很快,下一站到了之后,女人狼狈的下了车,似乎一场闹剧结束了。

老人又和金悦说话,问他们的名字。很快小情侣和老两口下了车。

在这一点上,我不想说太多赞美或贬低的评论,因为每个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看着他们在窗外越走越远,心里感动。在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里,我们如此巧合,以至于在一起的旅途中度过了短暂的时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