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边的柳树 ;本文作者: 林旭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河边的柳树长出鹅黄色的新芽,又尖又蓬松又小,就像树枝上的露珠。

真的,我对柳树的了解,是从那些河边的柳树开始的。春天悄悄来到高原,总是先发芽,先吐绿,报春的信息。然后,由浅入深,冒出一层青烟,化为细长的柳枝,垂落飘动,让枝条指向水中,在晨曦中载歌载舞。

春天越来越强,从嫩绿变成了深绿色的柳树,长长的河岸上建起了一条挂满珠子和窗帘的走廊。映在河面上,河水也染绿了,像一条被剪去绿叶的河流流向西南。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在婀娜多姿的柳枝间载歌载舞,空气中充满了它们的呢喃声。现场仿佛是一首歌颂复活的歌,一曲表达生命的舞。

三月的春天,花儿像善于打扮的姑娘一样绽放,尽情地用各种颜料展示自己的美丽,而刘却默默地低下头,默默地举起一把把绿色的大伞,为春天的生活撑起一把把伞,轻轻地垂下她柔软的臂膀,像慈母一样抚摸着孩子们的脸庞。走在长长的小径上,你会觉得进入了一个充满绿色的梦,拾起了一个又一个童年的故事。

清明时节,细雨飘散如尘。又轻又薄,你听不到啪嗒啪嗒的声音,也感觉不到滴落的雨水。我只觉得这些柳树就像刚洗过澡的少女的头发,包裹在湿漉漉的绿雾里,温柔地滋润着大地,滋润着人心。夜幕降临,透过柳叶和雾隙,不时能看到一两颗闪亮的星星。柳树就是这样,总是习惯于把自己放在寒冷和细雨面前,呵护着我们进入温暖的夏天。

年复一年,我就这样走在这些柳树下,从春天开始,走向冬天。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老人抚摸着一棵柳树,久久地看着它,他的眼睛像阳光一样温暖。那是什么柳树?纵横交错的鳞片状树皮,就像老人爱抚它一样,布满了无声而苍老的皱纹。我忍不住停下来,朝老人走去。交谈中,老人告诉我,这些柳树是50年代种的。当时他们修了从川西坝子到高原的公路,又从雪山到这个叫三家寨的地方,边修边种这些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的筑路工人已经白发苍苍,许多人已经不在人世。这次回来,他不仅看着三家寨变成了什么样的新城,还代表老朋友看着这些树。

老人说,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经济困难,一切都成了废墟。他们修路的时候,也想种一些有花有果的树,但是这些树要么娇弱的无法生存,要么没钱买种子,有的甚至要有专门的人伺候。只有柳烂垒,只有一根树枝,几根捧沙,哪里插,哪里住。这样,我们的路无论建在哪里,都会插上电源。你看,50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活得那么红火。

那一刻,我看着老人坚毅的眼神,渐渐的眼神模糊了,两行泪水开始流了下来。真正不愧为树中君子的刘,在沉默中积累冷静的自信,在低调中表现出平凡的率真。带着一缕清风,她重重地呼吸,洒下一点阳光,长出绿色,给一点泥土,再摇一摇生命的旗帜。多不平凡啊!

“城中桃李尽尽,似垂杨无限。”从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刘的真实面目,认识到我们在红尘中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无尽的追求中过滤掉内心的平静,在平凡中活出真实的自己,而不像刘那样粉饰太平。

我越来越喜欢柳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