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穿过水面 :创作者: 海清涓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5月的前十天,我和重庆文学学院一起去了黔江,位于黔江东南的涿水是第一站。

涿水靠近武陵山区和阿蓬河两岸。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是一座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千年古镇。

打开门,出现在一个宽阔的广场前,阿鹏河在你脚下欢快地流淌。沿着河岸缓步而行,优雅的纯木吊脚楼,蜿蜒的青石路,鲜活的青铜雕塑,营造出一种不可复制的土家族水乡风情。老树、古藤、废墟、街道两旁的深井,记忆犹新的生动美丽的传说,呈现出浓郁的土家族气息。

女文友的遮阳伞和太阳帽有红、紫、蓝、白、绿、黄五种颜色,五颜六色,像吊脚楼的一排排串串中盛开的山花。晴空万里,烈日炎炎,传统文化与现代时尚交织成一幅跨越时空的织锦。

来到刻有“ ”的道德纪念碑前,蓝衣蓝裙的导游自豪地说,他们在明朝的时候是酉阳土司管辖的。清朝和民国时期,染坊、酿酒坊、刺绣作坊遍布各地,是川东南驿道、商道、盐道的必经之路。繁华都市一度盖过钱江市,与龙潭、公潭并称为“酉阳三大名镇”。

用耐火砖建造并绘有精美壁画的堤上墙是涿水的守护神。在高高的舞台上,跟着土家族姑娘,学唱民谣,哭嫁歌,学手拿灯笼跳舞。歌的曲调不正,舞的不稳,我们不脸红不心跳,因为卓水以她的淳朴和宁静拥抱着我们好奇的韩家。

90后作家李来自潜江。为了结交地主之谊,他慷慨地邀请文学朋友吃米豆腐。有女性文学朋友吃的是又软又辣的米豆腐,辣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在美女身上打了个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吃一碗米豆腐。

诗人辛诺雄踮着脚,在河边的一棵桑树上摘了七个桑葚。儿童文学作家曾维辉很快用相机拍下了这一幕。Biliuyiyi,桑葚是紫色的,我吃了一个桑葚,又酸又甜,简直妙不可言。几个写散文的文学朋友吃着甜而不腻的马,在又深又长的院子最里面打滚。他们统称八斤绿豆粉。我在店里买了三把潜龙粉丝和一条西兰卡普的长裙,放在一个棕色的皮包里。仿佛回到了清末民初。

有说有笑,停停停停,不知不觉就过了阿鹏河的廊桥。这座桥为实木结构,高三层。桥的两边有近百个可以自由开合的雕花木窗。红漆长凳放在桥上,供行人休息。廊桥长300多米,宽5米,长度仅次于加拿大的亚特兰大廊桥,是亚洲第一座廊桥。

在桥的尽头,我路过一对牵着手的土家族夫妇。朋友开玩笑说廊桥是浪漫的体现,最适合男生女生相爱。这才是真正让人向往的。虽然,我已经过了恋爱的最佳年龄。

爬上廊桥,扶着木窗远眺。阿蓬河辽阔无边,群山连绵。耳边有潺潺悠扬的歌声。土家母亲河醇厚通透,是任何顶级音乐大师都弹不出来的。

五月属于红色,也是唱红歌的好时机。而且我更喜欢夏天。

中午的阿蓬河上,明澈如洗,婀娜多姿,明亮无比,仿佛笼罩在一层无边无际的金色薄纱中,高贵而迷人。如果说涿水古镇是一幅生动的水墨画,那么廊桥就是画中的一首感伤的抒情诗。

“渔歌唱蓬江韵,两亭三宫古风;戴笠翁在桥上醉了,夜里欢喜是苏杭。”这个描述绝对实惠。

我摇着潜龙迷,思绪如缕,胡思乱想。

本来说好午饭后去浦华河,但是由于时间限制,下午没能按计划去。错过天然四桥,错过地下河,很可惜。

天堂的紫伞遮不住吊脚楼,中兴的手机也遮不住阿蓬河的天籁。我知道在涿水古镇,我只是一个过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