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发文人: 邝群英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20多年前,我还在上中学,两个姐姐都结婚了,哥哥和嫂子去新疆工作,过年都没回来。我和父母被留在家里过年。

哥哥是长子,也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可能我相信“孝顺的儿子生在棍子下”“富家千金穷孩子”,父亲对弟弟要求很严格。表面上看起来父亲对我们姐妹的爱比三个还多,对哥哥的关心更少,所以父亲和哥哥之间好像有隔阂。那年除夕,哥哥和嫂子都没在家过年。从父亲的言行中,我突然发现,父亲对哥哥的爱不亚于他对我们的爱。

我家有两个院子,东院和西院隔着一堵墙。父亲在东院,弟弟在西院。我们可以听到彼此的声音。每个人都过得很平静,过得像水一样。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喜欢热闹,他们都喜欢用最温暖、最喜庆的方式迎接春节。每年除夕夜,两人都会一起准备很多鞭炮。开场炮是三声大鞭炮,三门大炮预示着新年的开始;然后放长鞭炮。父亲用三套长长的鞭炮做了一个长长的“辫子”,可以响很久。当我父亲听到他哥哥院子里的鞭炮和他们院子里的笑声时,他会开心地笑,不多说。

那年除夕,西院哥哥家冷清,东院父亲那边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我们没有把开门器放在家里。妈妈悄悄做好年夜饭,悄悄把菜端上桌。我和爸爸、妈妈依次坐在餐桌前,听着外面一阵喧哗。烟花爆竹噼啪作响,天空中不时出现耀眼的“花”。

外面欢声笑语不断,我们家却静悄悄的,父母一脸阴沉。还是母亲打破了沉默。她拿起筷子,敲了敲桌子上的筷子,说:“吃,吃,我们吃我们的。”妈妈说话的时候,拿起一块鸡肉放在爸爸的碗里,眯着眼睛看着沉默的爸爸。父亲拿起鸡块送到嘴里。我抬头看着父亲,他的手抖得厉害,嘴唇下巴都在抖,老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渐渐的,父亲支持不住了。他放下筷子,用手捂住脸,泪流满面,几乎像个孩子,大喊:“文革,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我想你。”

妈妈再也忍不住了,说:“你这老头,没良心,不让我们过安稳的一年。你为什么要激怒我?我没哭,是你先哭的!”说着,母亲靠在父亲的肩膀上哭了。

我看着他们哭成一团,忍不住哭了。

我们哭了很久,但我妈先打破僵局,一边哭一边抹眼泪:“我们赶紧吃饭吧,等会孩子们也该给我们拜年了。”

吃完不久,舅舅们的表兄弟们就敲门进来了。父亲赶紧洗了把脸,笑着跟他打招呼。他笑着对孩子们说:“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妈妈忙着给孩子发压岁钱,递瓜子和糖果。

看着晚辈,爸妈露出笑脸,和……边上的侄子、侄孙、侄孙开心地聊着天,发现父亲僵硬的笑容里明显藏着哥哥的身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