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转学生的那些日子 :来源网友: Miss旮旯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前两天,很久没联系的小学同学李习安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过年。我说下个月2号,然后问她今年春节会不会回去。她说不确定。我说“你今年再不回来,就欠我五碗螺蛳粉。”这是我们10年来达成的协议。那年她说过年回家请我吃螺蛳粉,等了一个月过年也没回去。结果她说第二次回去补,然后我开玩笑说“不行。下次不能要的话,依次加碗”。

小学五年级下学期认识了李先。当时因为搬新家,我和阿云转学了,成了他们班的转学生。

说到转学生的体验,真的是和电视上放的很搭。

本来我们两个一开始是分到五年级一班的。结果第二天一早去学校,我和阿云刚想踏进一班教室的门,就被他们班的几个男生挡在外面“上了二班。我们班不欢迎你!”

面对几个调皮捣蛋的男生的羞辱,我和阿云,当时还很年轻,很虚弱,只能默默低下头,任由他们挤来挤去,一直挤到二班教室门口。当然2班也有人不欢迎我们。幸运的是,当时的二班班长蔡梅是一个美丽而热情的女孩。在她的帮助下,我和阿云终于厚着脸皮考上了二班。

当初我们没有桌椅,教室后面最后一张桌子后面也没有留给两个人的挡板。蔡梅很帮忙,让最后一组最后一桌的两个男生给我们换课桌。两个男生不情愿的把书包放在没有尾门的书桌里,恶狠狠的看了我们一眼。于是,我和阿云成了她们后排的两个女孩。但是日子不长。第二天早上,当我们去学校的时候,我们发现桌子已经被交换了。“去告诉蔡梅”前排两个男生对我们做鬼脸。阿云和我相视无语,默默把书包塞到书桌里,没有挡板。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有点懦弱的内向的孩子,因为害怕事情,所以不得不忍着。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一系列的恶作剧。我们下课回来,经常把书包拖出来扔在地上。椅子上有口香糖残渣。笔盒经常不见了。……以前上课的时候用透明胶放回书桌里,伸手去拿的时候什么都没碰。我知道肯定是前排男生偷偷拿的。

过了几天,我们上下学的时候,经常看到前排两个男生和蔡梅上下学。原来他们家和我们新家之间有一条很大的路,我们也知道他们为什么怕蔡梅。然而,我们还是什么都没说。当我们在路上相遇时,我仍然会对他们微笑。

班里所有的同学都认为我们听不进去,说不出他们的方言,有时候看到我们就用方言骂我们。终于有一天,我再也受不了了,用他们的方言对他们说了句话。他们措手不及。我记得有个女生说“,你会说我们的方言。太神奇了!”他们不知道我妈老家说他们的方言。

但是,这并没有降低欺凌的程度。班上有两个很调皮的男生,经常以欺负女生为乐。尤其是一个叫吴的男孩,每天想尽一切办法欺负一个漂亮的女孩。据说从一年级开始,他们是一个班的,男生一直以喜欢女生为借口,天天骚扰女生。我换了座位,刚好成了那个女生的同桌。那个男生真的爱我,爱我的狗,爱我的狗,每天都让我们心烦。有一次他把我们的桌子推开,不让我们做作业。我无法忍受。我用力把桌子推向他,打了他的胳膊。他痛苦地咧嘴一笑,然后放下目标。我放声大哭。那时候我很虚弱,最擅长哭着向老师诉苦。哭完之后我去找班主任投诉,班主任帮不了他,只是简单的告诉他,就不了了之了。我们又被欺负了。

六年级的时候,我们换了一个女老师当班主任。她是个厉害角色,很喜欢我,觉得我成绩不错。到五年级期末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已经是年级里数一数二的了,连一班的同学都开始用新的眼光和耳朵看我了。但还是摆脱不了被欺负的厄运。被欺负了还喜欢哭。当时真的以为哭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那些淘气的男孩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终于有一天早上,我向女班主任举报了班上最调皮的男生。女班主任不像男班主任那么好说话。她把男生请到办公室,狠狠骂了他一顿,让他写检讨,最后让男生给我道歉。虽然后面那个男生在劳动课上偷偷打我,我自然没有还手,但是我没有哭。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因为被欺负而哭过。

后来因为转学的弟弟被班上另一个调皮的男生打过一次,我就去找女班主任,跟另一个男生说了。至此,班里最调皮的两个男生因为我自省了,没有再来打扰我。而我的“黄金搭档”阿云依然是那个吞下所有委屈的倔强孩子。我本来想帮她摆脱这个困境,然后我劝了她好几次。她说没事,忍忍就好。我意识到我没有办法从一群恶棍手中拯救一个自残的受害者,就像你永远无法唤醒一个沉睡者一样。

没有男生的骚扰,我的成绩直线上升,六年级上学期期末考试一直超过成绩最好的女生,获得年级第一。所以我们班第一次超过一班,被评为优秀班。刚开始的时候,阻止我上一班的对手开始觉得很烦。他们可能想不到。我这个代课弱的学生,会把他们带走“一班永远是第一第二。我想,也许是我骨子里的自以为是、骄傲自大、固执己见的恶习,在那个时候开始觉醒,在后来的日子里一寸一寸扩大。

我开始有了更多的伙伴,立贤就是其中之一。因为父母常年在广东工作,只有奶奶照顾上学的她和弟弟,每个月把生活费寄回去。她有很多零花钱,经常请我吃冰淇淋和梅花。当然,这只是我愿意和她做朋友的一个原因。我和她成为朋友是因为她的性格古怪,班里很少有女生愿意和她一起玩。在这方面,我骨子里觉得和我很像,所以一直很愿意和她玩,而且

小学毕业的时候,因为没有相机,所以没有拍班级照。后来班里很多同学和我上同一所中学,但是中学班级很多,所以一个班只有一两个人,一年级只有李先和我一个班。我们一年级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同学朋友,所以在一起就又疯又傻。后来二年级分班后,直到初中毕业都很少联系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加我扣子的。然后她就成了我们村除了孩子之外唯一和我保持联系的小学同学。

现在,我小学毕业已经十几年了。一起上学的学生,估计十有八九都是已婚和父母。估计像我这样单身的同学很少。那些曾经喜欢过,讨厌过,聊过,一句话都没说过的人,记不清了。只有一年多的插班生的生活还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感谢那些日子,感谢那些让我在多年后成为今天的我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