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就像大海 :文章来源: 陈开国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今年是母亲诞辰100周年和逝世16周年。她去世后的每一年,清明节我都和妻子一起去祭奠她和她父亲的坟墓。她老人家的声音和样子不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刻骨铭心。

母亲出身苦。她姓周,母亲姓简姐,所以去户口就叫周健秀。我妈的娘家住在岑,我猜是一个古老的市场,两边是街边的房子,中间是青石板路,顺着斜坡下到岚桥的水上码头。对爷爷奶奶没什么印象,除了舅舅叫周连福。我妈来我家当童养媳。那时候爷爷奶奶还在,爷爷陈正熙是木匠。他年复一年在广西工作,很少寄钱回家。我奶奶被迫带着我年轻的父亲去乞讨。我的父亲陈没有什么野心。后来,他打碎了饭碗,拒绝吃他来的食物。可能我妈“打了王宓”。据说她进了门之后,家境越来越好。父亲跟着表哥“挑脚”(苦力)做小生意。攒了些钱后,她买了地和土,然后学会了开染坊。日子越来越红火。这时,我和妹妹、哥哥相继出生,陆续入学,解放初期盖起了新房。

人们说母爱像大海,像大海一样广阔无边。也是真的。我妈没上过学,不识字。她从来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就连县城的虹桥镇似乎也从来没有去过。在衡阳工作的时候,我几次想接她去衡阳住,她都拒绝了,何况是长沙。这一直是我对母亲一生的遗憾。母亲很少爱我们,亲吻我们,但母爱如海,大爱无声。她总是默默的为她爱的人付出一切,从来不说一句话。

母爱深似海。我靠妈妈养猪挣钱读完初中和高中。大学生是老师,不需要钱,但是零花钱靠父母。还有就是我妈养猪赚的钱。那时候住初中也没花多少钱。卖两只猪和卖鸡蛋和家禽要花将近一年的时间。如果能拿到奖学金,连卖鸡蛋和家禽的钱都不用收。读高中花费很大,我妈就把猪换成母猪了。每次放学回家,经常看到妈妈要么在外面找猪食,要么在家剁猪草,要么烧猪喂猪食。我不能介入。我们家离县城只有20英里。开学和假期结束时,我们经常携手共进。当时启东县只有初中,没有高中。我进了祁阳一中高一班。为了省钱,我从来不坐火车去祁阳。每学期开学,爸爸都会带我的行李(衣服被子等)。)路上,从老家金兰大桥经过水坪,吃着荷花包的糯米饭,继续上路。太阳一歪,我就到了祁阳下马都,晚上到了学校。到现在,我都忘不了,我妈总是在开学的时候给我收拾东西,收拾东西,然后站在家门外,说着不多的话,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我走了很长一段路,回头一看,我妈还站在那里。

父亲和母亲不是模范夫妻,但他们的婚姻是典型的中国包办婚姻。应该说我父亲是个男人,他集中了中国传统农民的很多优点,但也有中国农民的一些缺点,比如重男轻女的思想和家长作风。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对母亲的打骂非常激烈,母亲从来不敢直视他,也不敢直呼其名,而是偷偷叫他“虐王”。就我记忆所及,爸爸从来没有给妈妈过生日,以至于我们作为孩子,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出生的。直到母亲去世,兄弟们问我,我才告诉家人,母亲比父亲小一岁,1915年农历七月十五出生。这一天叫“七月半”,也叫“鬼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我爸总是叫我妈“鬼Po ”,而她天生就有“鬼节”。随着孩子的长大,父母的年龄增长,他们更加关心对方,更加依赖对方。当母亲生病时,父亲总是告诉她煮一些汤药或指导她的孩子吃药和照顾。父亲在我的工作单位出去或者拜访我们,先是玲玲,然后是长宁,然后是衡阳和长沙。我妈一直照顾他的行李物品,让他去几天,一直看着他走后回来。我父亲在金兰大桥市场被车撞了,我母亲很着急。父亲生病住院在启东县人民医院。我妈妈总是问她的孩子关于他父亲的疾病。“那个‘魔咒王’好了,唉!”她总是叹气。他们是“柴米夫妻”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互相看了一辈子,到了生命的尽头才更真诚。在我们看来,他们几十年来一直互称“鬼女”“、“诅咒之王”“和“诅咒之王””,成为了他们的昵称。

羊汤有跪奶之恩,乌鸦有反哺之感。我们都是吃着母乳长大的孩子。母亲为我们的孩子和整个家庭工作并奉献了一生。这么多年来,我们家家境殷实,有能力也有资格孝顺母亲,但是母亲十几年前就离开了我们。唉,“但是多少爱有一寸长的草,很难举报三春会”。痛,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