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春天的脸 、文章作者: 徐斌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诗友上传微信图片,是自己拍的,有兰草,梅花,蒲公英,樱草花。这是题目。她用诗人的情感把它们看作春天的面孔。图片精美,标题长。

我理解“ pat ”的意思是“ pat ”除了拍照,就像年轻的妈妈拍着婴儿的脸,就像美丽的主妇拍着柔软的被子,就像蓝色的海水拍着白色的沙滩,就像飘忽的云拍着广阔的天空/[/。花草能打,诗人就打。

也许也可以理解为“拍卖”“拍卖”。只不过春天无价,没有拍卖行敢收这么多,谁买得起,锤子也掉不下来。就像早年发电报一样,可以把春天的讯息带给已经忘记春天的忙碌的人们。

也可以拍拍我的菜。

他们也是春天的面孔。

每一种蔬菜都美丽可爱,充满活力,像吴冠中的《海棠》、《琵琶行》:青菜开始凋谢,黄花鲜艳美丽;菠菜高,叶子绿;豌豆开得像蝴蝶一样白;大蒜传播广泛,如桨……

我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旋律,“看着春风”,春风从萨克斯管中飘出,在花坛上空旋转。每片叶子都在颤抖,每朵花都在歌唱。在蔬菜的伊甸园里,充满了爱。

法国画家霍安&米德多;米罗说:“我观察一棵树,我家乡加泰罗尼亚的一棵代表树,感觉它在和我说话。它似乎也有眼睛,人们可以和它说话,一棵树可以理解人类的感情,甚至一颗鹅卵石。”蔬菜尤其如此。没有一种植物能像它们那样贴近人心。

最棒的是,呆在花园里看着蔬菜长大,远比星星的出现好。我永远不会厌倦它上千次。比如青菜,昨天只有半尺高,今天一尺长,像筑了一堵墙;早上只有两朵花,晚上有四朵花。香是香,蜜是飞,蜂是舞。

其实萝卜是最快的。它们很瘦,绽开花蕾,发出微弱的白光。萝卜扎在一起,根会是糠,像干泡沫,食之无味。不想留种子,就得赶紧砍,免得浪费土地。

青菜只能排第二。当他们起床时,就像一万个人在奔跑。他们来的久了就哭,你天天掐,你也完不了。还有掐头发,掐头发,一茬比一茬老,一茬比一茬苦。小时候家里把不能吃的花菜腌了,留着以后吃。现在我们少吃咸菜,不咸菜。

然后是荠菜。辛弃疾说“城中桃李愁风雨,西头荠菜花春”。花园里有许多荠菜,还有小白花。荠菜可种植,根细茎密,可长可高。它只是一棵参天大树。每根都像小猴子一样长满了花、种子和豆荚。恐怕有几千磅重。我很佩服荠菜和它的负重精神。如果有蔬菜运动会,肯定是举重冠军。

再过几天,菠菜、生菜、香菜、芹菜也会发芽。花园每天都长得很高,像一望无际的大海,卷起绿色的波浪,激起白色、黄色和红色的波浪。

春天不是静止的;它每天都在生长。

我回想起俄罗斯作家Paustovsky的一句话:“对生活和周围一切的诗意理解,是童年时代给我们最大的礼物。”———我之所以爱种菜,可能也是源于我小时候种菜的经历。那时候我妈年轻能干。她在田边套豇豆。她用一个破簸箕做豆芽。她种了一块长满大蒜的田地。她摘了南瓜花炒的蔬菜。如果童年是一幅画,那么这些就是画上的钹。

他接着说:“如果一个人在漫长而严肃的岁月里没有失去这份天赋,那么他就是诗人或者作家。”———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会是一个诗人或者作家。种菜真好!春天多好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