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 ,编辑: 杨建梅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冬雨最缠绵,淋漓点子十几个小时,神还在玉中起舞。细丝、珠子、细绳,时而飘,时而倒,从屋檐、灯柱、树枝、草叶上滑落,扔在地上破了无数个气泡,花无声地绽放。

一堵又薄又坚固的玻璃墙在世界的内部和外部之间划出了一条清晰的界限。我坐在房子的墙边,外面的雨滴答作响。视线被铝合金框架割裂,成了“口”、“场”、“曰”等沟壑纵横的辽阔之地。在这片田野上打了个盹之后,水滴一个接一个地变成细细的溪流,在新挂的大珠子之间转来转去,寻找最好的办法潜下去,潜进尘埃里。

一场重感冒像霜茄子一样折磨着我。全身虚弱无力,七窍不通。咽喉、鼻腔、胸腔都是低薪工作,比如蚂蚁抓痒,但是咳痰鼻涕是打不出来的。密集的病菌在啃噬着我的身体细胞,每一根骨头,每一寸皮肤都在腐烂、散落。

看到我像只病猫一样,领导也没安排什么额外的工作,同事们忙不迭的做了一大堆事情,但手机还是时不时的响,提醒我该上班了。挣扎着直着腰坐直,思考着,努力按住发痒的喉咙而不咳出声来,努力把哑嗓子恢复到和平时一样的高度和粗细。……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我一出声就注意到了自己的陌生感。大家都很体贴。除了接连安慰鼓励之外,洽谈业务的人只敢三言两语的泛泛而谈,也没有太大的追账要钱的冲动。他们一说话,就挂掉电话。甚至连平时脾气很暴躁的司机和搬运工都特别热情和温柔。

生病也是一种福利吗?好像被忽略了很久,但是今天得到了极大的优待!

天亮前接到儿子电话:“妈妈,你怎么这么不舒服?按时吃药,多穿衣服,少说话。”哥哥七点发短信劝我请假打点滴,白天几次劝我不要养活自己。90后外甥女长途告诉我“”:“命比钱重要吧?休息一天地球还是会转的吧?我们必须马上去医院!”朋友也一个个传过来,关心问候的信息不停:“阆中”说我给你针灸,祛寒;“秀才”说你真的是林姐姐,可是你两天没见她,有问题;“黑马”说不用担心你的夜生活,我给你做一道清淡爽口的菜……。还好我没敢告诉千里之外的父母,不然他们早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抱怨我不爱惜身体,一边唠叨着要炖这个偏方,煮那个土药。每次都会这样。

人生40。

有人说中年是最重要最繁华的时代,有人感叹中年是最痛苦最无爱的轴心。都有道理。在这个特定的阶段,无知、青春、媚态、浪漫这些词可能已经不在了,人生就像一粒沙子,留下了一点圆,一点静,一点悟。有发展的能力,也有承受的耐力,终日辛劳,似乎付出多,回报少。记得雇主给我们集体过生日的时候,也警告过我们,30岁到50岁是最艰难的时候,不仅要养家糊口的瓦片,还要承担社会责任,不要懈怠,不要沮丧,甚至不要生病。……这种悲剧性的激励激起了我强烈的共鸣,也激起了我内心的尴尬:人到中年,就不能生病了。肩膀承担着赡养老人和照顾年轻人的重任,背上背负着国内外的重担,来来回回。关心他人是义务和责任,别人对我们的每一个细节都有要求是理所当然的。很多时候,你可以忘记自己是谁,你永远不能忽视自己对别人的关心和其他的事情……。你心里不禁有点凄凉。

我已经四十了,是一个不能后悔,不能抱怨,不需要理解的年纪。但是现在突然发现自己一直没有长大。只是一个普通的感冒病,触动了那么多人的心。受宠若惊,深受感动和感动!

中年,不就是一场刺骨的冬雨吗?!没有了春天的稚气,盛夏的兴奋和疯狂已经褪去。凄凉而苦涩,飘落,时而稀疏时而密集,却是为了来年的叶花复苏,为了回馈秋天分娩的恩惠!昨日的芬芳,还在深埋在泥土里的根里积累;光秃秃的树枝上,明天的翅膀已经发芽。

中年是人生最丰富多彩、最灿烂的旅程,就像一首飞升到高音区的歌,一朵盛开在芬芳中的花。中年是变形的鹰。疼痛过后,新喙更锋利,羽翅更轻。重生的毅力,高飞的动力,都来自父母长辈的关爱,亲人亲人的支持,膝下的少年依恋。

中年人的脑海里,一直是一个坚实的接待码头,宽阔得像一股巨大的烟雾,给人一个泊位,帮助人航行。欢迎发送,心底难免会泛起一丝迷茫,眼里也会有一些泪水。但中年的脚步,绝不会随浮华的云朵游走,也不会跟随急流的漩涡。因为难度大,所以有高度和厚度。世界是“口”,“场”,“曰”的组合。每一个角落都演绎着世俗的黑白,竖线段交错成一个五彩缤纷的我们绕着网走,织着网,拆着网,梦想着流浪,奔跑,坠落。无论是千疮百孔,还是美轮美奂,都是生命奖给我们的至高无上的勋章。

谁说女人四十“豆腐渣”?我还是觉得很美——。至少有两朵菊花从我的眼角流了出来。但是,我很惭愧,这野菊开得太随便,太轻飘飘。在毫无疑问的一年里,我还没有掌握如何与方圆屈直的人相处,我与任何人相处都是粗心和无情的。我执拗,不分首尾,随时碰撞得罪很多关心我的人。幸运的是,谢天谢地,上帝不仅没有追究我抛弃我的责任,还派了这么多富有同情心的人进入我的生活,让他们永远包容和守护我,用真诚和真诚打动我,拯救我。你想想,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这样的宠爱!

水滴和涓涓细流依然在玻璃墙的格子里翩翩起舞,窗外的雨滴声和我手中的电话铃声汇成和谐的交响乐。看着听着,感觉眼前的钢筋水泥,远方群山的雾霭,都是无声的安慰,一缕深深的思念,温暖着我的肌肤。这一场雨,这一场病,原来是我累的时候的一次洗礼,给了我一个凌乱的心灵去完成一次清理和卸载。空,身体没那么痛。

没错,中年是一条轴线,轻快旋转的动力来自爱情的润滑。但我仍然认为,中年是一场冬雨,它激活了地球的细胞,孕育了来年的活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