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树叶也很多 ,作者: 吴奋勇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天气很好,到处都没有春风。

在你的阳台上,沐浴在春日的阳光里,趁着花香,烧开水,吃着茶,也算是与春天真正的拥抱吧。

刷屏幕的时候,惊讶的看到一个学生家长发来的一句“。找到了”还有一张农村的图片。图中有一个小凹陷,一棵小植物异常醒目。我真傻。“两个和尚一头雾水。”几分钟后又发了一首诗:“苦针如刺,马牙无数。绿色美丽的蔬菜色,埋在花园中间。”网上查了一下,知道是杜甫写的《远关送菜》。我们开始交谈,原来是我的学生叶一帆用他父亲的微信号发的。他告诉我,他去野外,发现有几株红叶绿茎的植物,在地上爬行,才发现是马齿苋。还有,他原来叫叶一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总是把名字写得很烂,还改名字。今天,他发现原来的名字来自伟大诗人杜甫的诗。他后悔换了,问我能不能换。这个名字是我曾读过这本书的曾祖父起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我仔细看图片。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农村的农田是我童年的天堂。我对马牙叉了解不够。在我的家乡兰亭自然村,春天和夏天,在田野里,在山涧旁边,在路边,随处可见它们,它们很简陋,很多家庭主妇带它们回家养兔子。印象最深的是,它是一种药。记得小时候我妈摘了一个回来,用石臼捣碎,用布包好,挤出墨绿色的汁液,第二次淘米水,加了点蜂蜜。一碗青草味浓。喝了几口,身体慢慢舒服了。第二天,药治好了。

马齿苋,在我的家乡,俗称“猪耳朵”。尤其是春末之后。以前暑假的时候,我有个任务,就是收集马齿苋。通常露水干了,我就拿个篮子,拿把镰刀,上山下地,割满一篮子回家。猪的味道很好,吃的时候满嘴都是草。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马齿苋是一种绿色的开花植物,有六个完整的器官,“ Julia,红茎,黄花,白根,黑籽”。依稀记得水果是淡绿色的。现在我知道果实里面的种子是黑色的。以前真的怪自己不好奇,其实在农村,就是一种杂草,没人关注他们的命运。

刚到午饭时间,他又发了一张图片,是一盘炒马齿苋。他说没有网上说的那么新鲜好吃,吃起来像妈妈。他说苦,难以下咽。我给了他一个“的表情我被你说服了”。

我自然会想起他。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后,他从其他镇调到了我们学校。第二学期第二学期,他父母在县城定居,本来可以跟着他去城里读书。但他坚持不要。他说他习惯了。他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城市读高中。我在想,他是一个坚强单纯的乡下马齿苋。我建议他如果喜欢写作,就用“叶一帆”作为笔名。没想到他马上就行动了。中午注册了一个微信,叫小作家叶一帆,从网上整理“马齿苋大全”。从他的微信里,我也增长了见识,了解了马齿苋名字起源的两个传说和“全草入药,又冷又酸。”马齿苋不是简单的植物,不是人工培养的植物,不是药物,不是美食,不是无尽的顽强生命。

在我面前,似乎有一堆诗意的植物。一根红色的主茎,从土里钻出来,分叉几根,拱起互相支撑,如一把张开的伞,支撑着一个小小的世界。叶儿是平的,绿色的,厚实的,精致的,迷人的。在绿色中,黄色的斑点爆裂,3-5簇“向日葵”在阳光明媚的中午不引人注目地开放,克制而平静。

我们约定周末去乡下,见一次马齿苋,春天来个大聚会。我说,我要去挖一棵马齿苋树带回家,种在阳台的花盆里,春夏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