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的故事 ,水菜丽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大树上的随想

文字/梦醉清风

春天,在大树下休息,感受温暖的春风是非常愉快的。在忙碌的间隙尽情呼吸大自然的新鲜空气,让困在抱怨中的思绪随风释放。

很多时候,人们被自己的思维所困扰,往往无法自拔。忙的时候,知道如何停下脚步,生活在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思绪归零,是一种很难的状态。如今,许多人渴望成功,有时他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去做事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失去了很多成长和体验的机会,陷入了更加迷茫和浮躁的状态。

昨晚睡前看了一篇《大树理论》,很有感触。成为“大树”需要五个条件:时间、不动、基础、身体、阳光。这五个基本条件和一个团队的发展是一样的。据说“十年树木,百年树木栽培”时间是最好的验证者,任何

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团队,一定是一个人事关系和谐、积极敬业、有团队凝聚力和向心力的团队,而不是处处压制障碍、重在各种惩罚、驱逐人的管理理念。带队思路不清,胡子眉毛都是抓的。各个支队的管理者不是用制度来引导和规范人,而是用制度来压制人。每个团队成员都有自己的方式。在这个疯狂的天堂里,想做事的人会逐渐失去做事的信心,而不想做事的人会通过恶作剧来享受每天的工作。不做事的人,每天都会想怎么搞定做事的人。真正做事的人会留下来多少?

很多人把大树理论当成自己的拉帮结派哲学,认为在一个团队呆的时间越长,就越能摆出长辈的姿态,不会原谅人。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带走所有人。我们必须知道大树是由小树长成的,我们也必须知道人没有牛值钱。即使长期在一个团队工作,也有点技术含量,不一定能带来好的团队。领导一个团队需要智慧。没有包容,就没有成年的美德,就没有成才的美好,就没有好的团队。

带领团队的人要明白,自己的态度决定了团队的方向;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是自己能量增长的细胞;队里每个人都是难得的老师。虽然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缺点,但每个人都必须有自己可以学习的优点,比如脾气好、性格慢、嘴快。这要看他们吸收后用什么样的东西,就像一棵正在生长的树,他们不想每次经历坏天气都找一个避风的花园。正是那些经得起风吹日晒、霜打雪仗、能忍受大自然的树,才会成为大树

好的团队是有正能量的。总有一群谦虚的人在做低调的事。人们在这样的团队中工作是幸福和幸运的。细看整个世界,回忆各种人生,得与失就像是躺在天空两端的物体。一端的物体一旦取出,另一端倾斜落下。由此可见,得与失是相互依存的,虚拟共存是存在的本源,也是世间万物的自治,不能像春花秋实那样违背。但很多时候还是要靠自己努力。你不必事事都太在意,也不必强求。用命运的态度去面对人生的得失,就是人生的终点。

一个团队的发展会经历四个时期:创建期、磨合期、凝聚期、整合期。磨合期的动荡是每支球队都要经历的特殊时期,前景会扑朔迷离,士气会陷入波浪式的谷潮。这时,活跃的团队成员会想办法适应团队发展,选择整合。这时,团队领导需要知道如何调整团队的凝聚力,给团队成员注入精神能量。例如,一些外联培训会增强团队成员之间的信任和合作共赢的意识。不断的训练和工作的分解指导,会让队员在实战中慢慢形成。

大树下,不知不觉就进入了神游状态。我想想,这个世界渴望之后有太多的淡然,人生的机缘和缘分都很遥远,就像路过的大树。遇到的时候可以有个开悟,不一定非要坚持音量的完美。心灵就像树枝间的一缕阳光,宁静而没有一丝悲伤。我只想用温柔的文字装饰我的心窗,让我的心停留在阳光里,在我转身的时候可以触摸到的地方。

抬头看这棵大树

正文/魏成峰

我总是喜欢看到一些东西在颜色上发生变化,从绿色变成金色,从黑暗变成苍白,从最初的喜欢变成后来莫名的厌恶。只有它自己知道时间穿过它的痕迹。

小时候,我站在我家门前的梧桐树前,静静的抬头。明亮的阳光洒在每片树叶上,不管它有多厚,绿色和金色完美地搭配在一起,呈现出绿色的光晕。阳光在树叶之间的每个时间段都透露出不同的光影,我站在树下的影子被拉了很久。

门正对着梧桐树,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出门都能看清楚树。有时邻居坐在树下摘洋葱和剥大蒜,而一个棕色的菜篮子在躺椅旁摇晃。偶尔会有一两片梧桐树叶子掉到菜篮子里,遮住了五颜六色的菜篮子。没有人的时候,垂直的光线把分叉的叶子剪成整齐的碎片,然后被来来往往的高跟鞋或者锃亮的皮鞋压成碎片,就像一条游动的鱼。

在天昏地暗的早晨,我一如既往地站在梧桐树下,仰起小脑袋看那浓密得无法转动的树荫。晨光昏暗,每片树叶凉凉,露水在经脉间蔓延。我踮起脚去看那些为了生存而爬上来的虫子,他们的脸恍惚地在我眼前闪过。

我父亲告诉我,你不能爬高树。爬得越高,看得越广。总有一天,你会从上面掉下来,血流如注。只有这样你才会知道你在这个世界上有多渺小。

我总是怀疑大人说的话。人类似乎天生就有征服比自己高的东西的冲动,比如珠穆朗玛峰,所以世界第二高峰当然是未知的。

那天早上,征服的欲望像一瓶白兰地一样灌醉了我。仰望自然,心里的空缺无法填补。于是我开始攀爬,然后梧桐树用坚实干练的臂膀摘下了最高的一片叶子。树皮的摩擦让我兴奋,仿佛不是粗糙的皮肤而是少女的皮肤;露珠滴进我的衣襟,让我在黎明刺骨的寒冷中快乐,仿佛那不是露珠,而是珍贵的甘露。我拼命弯着背,无视树枝刺痛,伸手去拿那片叶子,仿佛那不是我摘下来的叶子,但我可以掌握世界的权威,仿佛我想把什么东西牢牢地握在手中……,但那只是一片叶子,只是一片叶子!哦不,只有一步之遥,只有一步之遥!

是的,只要一步之遥。

风中似乎有人在叹息。我在叹息中倒在地上,树梢上一只正在休息的麻雀被我吓了一跳。树叶簌簌落下,带着雨、露、阳光的味道,带着工业洗衣粉的味道,打湿了我刚洗过的衣服,流进了我面前一条黑色的、湍急的河流,时间在汹涌的水流中流淌。

我低着头坐在地上,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我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一句话没说就走回家了。父亲从二楼的窗户看着我,沉默的眼神里似乎有了解脱。

然而,梧桐树什么也没说,金色的树叶仍然沙沙作响,太阳静静地暴露在外。

当我再次看到它时,我的心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敬畏和爱。但我还是抬起头,默默地抬起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一切,然后如释重负地转身离去。几片梧桐叶落在我身上,真恶心。

于是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或事都应该是这样的,不可能攀上权势变得有钱,就像这棵树上的虫子,总有一天会被晨露滚落到一滩烂泥里。任何从风中逃出来的虫子都躲不到大树的树荫下,太阳会像匕首一样削去任何逃跑或伪装的盔甲,然后拿着这些碎片把你拼成原来的完整形态,在烈日下展现你的本来面目。

我又想起了父亲的话,我和我一样清楚,最后我只叹了一口气额头。

我们泛泛之辈爬不了权贵,木秀就要被林风碧毁了。不如像旁边的小树苗一样在阳光下茁壮成长。虽然这个有点卡,但是光秃秃的树枝在太阳的目光下是张开的。

今年春天再看到它的时候,树上的金叶子都没了,像一只刺猬,娇嫩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旁边的小树苗长高了不少,绿色的外表似乎在嘲笑某个自大或者对世界一无所知的人或事。我挠了挠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该笑自己还是笑别人。

就在我着迷的时候,突然“砰”,一个伐木工人用斧头砍倒了那棵梧桐树,巨大的根系轰然倒地,就像多年前我倒地时的一团乱麻。秋天扬起的尘土和枯死的枝叶显得那么颓废。

“那么高,该砍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伐木工人已经飘远了,他的背影在正午的阳光下渐渐模糊。

然而清脆的“ bah ”声音在走路时是那么刺耳。一口浓浓的痰在正午阳光的折射下闪闪发光。

我家乡的大树

文本/万依

我的家乡在雷州半岛濉溪县界炮镇西湾村。村子里有一棵罕见的大树。

据濉溪县林业专家考证,这种树是一种用血封住喉咙的树,也称为毒箭树。底部的主茎周长9米左右,五个大人抱不动。树高25米左右,遮荫面积一亩多。300多岁,是濉溪县最大最古老的封血喉树。特写,粗糙厚实刚毅的树皮,挺拔的树干,坚实厚重的内涵,像一个饱经风霜站立的老人;发达的根系向四面八方延伸,盘根错节,有的高高隆起,宛如驼峰,有的深入地下,紧紧铆在地下。经过多年的风雨洗礼,所有的树都被冲走了。一些村民把它用作天然牛棚,可以放五只大水牛。从远处看,在笔直的茎干上,同样粗壮发达的枝条向四周伸展,纵横交错,倒卵圆形,参差不齐的叶子,托盘状的雄蕊和藏在梨形花托中的雌花。它不仅像一把巨大的雨伞,而且像一个经典的盆景。看着山边变成一座山峰,从远处到近景是不一样的!

树木多生于热带季风森林和雨林,分布于雷州半岛、海南、广西、云南南部、斯里兰卡、印度、缅甸等地。苦、温、毒。主要用于强心、催吐、麻醉,外用治疗淋巴结结核。树液呈乳白色,毒性很强。

有一个关于见血封喉树的美丽传说:几千年前在云南西双版纳,重建家园的村民上山伐木,遇到了77只老虎,伤了无数人,猎人也杀不死它们。年轻的义士伯洪沙,毫不犹豫地服下了大量的毒药,鲜血浸在地下后,孕育出了一棵毒树。有一次,阿呆·亨特被一只大熊追赶,被迫爬上了大树,但那只熊仍在追赶他。猎人急中生智,折了一根树枝,捅了熊一下,熊立刻上岸,死了。

还有一个现实版的故事:抗日战争时期,海南岛五指山上,共产主义游击队与李乡亲并肩作战,采血封喉叶,榨乳白色毒药画在箭上,与日军小部队在丛林中厮杀,一箭准确,全部猝死,使敌人吓得不敢再越线。

西湾村的见血封喉树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暴力,反而显示出它的温柔和大度。大树下是村里的大话堂,男女老少聚在一起说桑妈,唱白戏,说中午和夏秋季的古代小孩。在树上筑巢的斑鸠白鹭在树下唱歌,夹杂着孩子们的笑声。汉朝楚河杀的摇葵花扇的棋手。哺乳期少妇拍着宝宝的小屁股,哼着“月光,照亮了一楼大厅……”

偶尔鸟粪从树上掉下来,落在某个人身上,就被轻轻抹去,被唠叨,像个调皮的孩子。村民像孩子一样爱鸟。

西湾村现在人口1900多,六姓同居,以万和为主姓。它从福建莆田逐渐迁徙到这里,繁衍了十一代。200年来,特别是从我自己的记忆开始,我就表现出人杰地灵,树杰地灵的趋势。

20世纪60年代,西湾村出现了一位英勇的飞行队长。他休假探亲时,全村人都在大树下听他惊心动魄的打斗故事。他的手势已经成为孩子们学习的榜样。

2008年8月19日晚,北京奥运会三米跳板跳水决赛举行时,全村人聚集在大树下。出生在农村的何冲,想在三米板冲击奥运金牌,完成大满贯。何冲出现在镜中,“冲过去欢呼!”,“加油!”震耳欲聋。当何冲站在跳板上时,全场鸦雀无声,鸟屎掉在地上。当何冲完成艰难的动作进入水中时,掌声雷动,喊声震天。当第五个动作完成时,何冲的爷爷何敏自信地说:“子聪一定会夺冠!认识孙莫若耶,何冲出道前后倾注了全家人的心血,一直住在村里的爷爷,无论何冲在哪个国家打球,都要看直播,没有直播也要关注体育新闻。农夫爷爷也是“高级教练”。爷爷是对的。何冲第六个完美动作后夺冠。全村沸腾,鞭炮声,锣鼓喧天,喊声震天。树上的鸟儿飞走了,不是害怕,而是从四面八方报喜!

9月6日,濉溪县委、政府在大树下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仪式。相关省市领导来了,著名作家洪三泰夫妇来了,濉溪县四队领导和镇书记镇长来了,四面八方的村民来了,奥运冠军何冲回来了!在工作人员的维护期间,何冲在人群中沿着红地毯缓步前行,虚心接受人们的祝贺,在聚光灯前与村民合影留念,并接过各种需要签名的物品:笔记本、红领巾、运动背心,一一挥动签名。一个小孩弯下腰,背对着冲哥匆匆忙忙,请求在衣服背面签名。“向冲哥学习”,“向冲哥致敬”,“以冲哥为榜样,为国争光”…/[/K18欢呼声和锣鼓声从树上倾泻而出。大树下成了欢笑的海洋,鼓舞人心的海洋。三百多年来,你见证了西湾人的骄傲,你是西湾人的骄傲!

庆祝仪式后,当地县剧团上演了一场大型粤剧,持续了五个晚上。每晚聚会,喜气洋洋。大树上的小鸟也打破了晚上睡觉的套路,聚精会神地听。小鸟可能是平时村民哼着粤剧开导的,也是痴情分享的。

我的老房子就在大树旁边,有五道黄土夹杂着一点碎石土的人工围墙,俗称“牛车房”。老房子西边有一座土炮楼,高约20米,50平米。它分为三层。它是用石灰和砾石土压实的,非常坚固,有100多年的历史。树木和炮兵建筑见证了我的诞生,我悲惨的童年,以及我坎坷的旅程。小时候,我是大树下忠诚的倾听者。大人生动的鬼故事让人毛骨悚然,但我想听听。70年代,浩然的《黄金大道》、《晴天》是在树荫下读的,能借《青春之歌》、《三家巷》等禁书也放不下。无聊或者郁闷的时候,悄悄躲在树根下,仰望鸟和树叶间闪烁的星星。晚上六点,我必须端着粥碗坐在门外,一动不动地听着大树上的大喇叭播放广东广播电台林兆明的小说。晚上有几个比我小的朋友想听我讲故事,我就在树的另一个角落里讲,有些现在炒了卖。恢复高考第一年,大树是我的摇篮,增长我的知识,丰富我的翅膀,包容我的梦想,让我成为天之骄子。从我自己开始,每年都有同学进村,争当第一,更多的精英从大树下走进同济大学、仲达大学、广外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的校门。

几十年过去了,我也快老了,可是大树还年轻。特别是改革开放后,走出去的农村圣贤们捐钱维修修筑城墙,把水土流失形成的空洞全部填平。让凋零的树在第二个春天焕发光彩,现在更茂盛了。

我怀着大树的思想,请一位油画家把大树、老房子、土炮楼都画出来,取名为《西湾秋》,这就像是元代黄的一首诗的真实写照:

西湾旁边是谁的亭子

高大的树木帮助走出石屋

落叶随溪水而去

只有秋天的风景充满了空山

这首诗是500多年前元代著名的书画家黄写的。直到200年后,大树才发芽出土。几十年后,西湾人才移民到这里,衍生出十一代。我属于第九代。从这个推断,先有诗,后有树,后有村,先有土炮楼,后有老房子,我是后来者。阴影中的巧合,还是必然?

为了更完善,我请中国书协理事、广东省书协副主席、著名书法家季光明先生为黄题诗。以后选块大石头,在大树下刻诗就好了。

家乡的大树

正文/王海彤

“春日诗人清景,绿柳只黄半参差。如果你呆在森林里,你出去的时候会是一个观花者。”读着这样的诗,想起家乡的春天,尤其是几个小时后春天的大树。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家乡有很多大树。沿着沟渠、荒野和通往村庄的道路,到处都是柳树、槐树、榆树、杨树和枣树。有的又粗又高,有的弯又壮,有的披着绿冠等等。总之,你可以看到大树在自由地上的姿势。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树,经常会导致我们去试探同伴或者问父母。每棵树都有我们的足迹和无尽的故事。

那时,我家乡的大树真的很美。春天,柳树发芽,“一万张绿色挂毯垂下”孩子们经常手牵手围着大树转圈。任何一个成年人经过的时候,都会随手掰下一根柳枝,用手轻轻来回揉搓,把松散的柳树皮从柳枝上拉下来,做成几厘米长的小柳哨子,吹起来。这时,榆树也长出了很多钱,嫩绿色的。放学后,我们总是爬得很高,拖一些钱吃。有时候拖多了会放在书包里带回家用清水洗,你妈会蒸一壶于谦饺子给全家人吃。一想起当年的美食,就觉得菜香,没觉得流口水。

“红紫斗麦草”的季节,槐花毫不示弱。乳白色的槐花铺满枝头,街巷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杨树的尖刺也是一根一根的挂在树枝上,层层叠叠,塔状的姿态更为优美。偶尔有几根尖刺掉下来,突然看起来像毛毛虫在爬,很搞笑。因为高岗上的枣树上有锋利的刺,我的大多数朋友都避开了,怕被扎到。而谁的桃花林往往能吸引我们睡在地上流连忘返。“桃花盛开,让人微笑,笑傲春风,风如我的感觉般温暖,所以我痴情……”,一年中的流行歌曲,也是我们心情的写照。这些著名或不知名的树是我们年轻时的天堂。我们追逐着,欢笑着,无忧无虑地在树林里长大,任花絮飞舞,时光倒流。

美丽乡村建设如火如荼,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为生态环境建设的保护者和建设者,那么每一棵小树都会茁壮成长,成为参天大树,成长为美丽的景观。看山看水留乡愁的愿景,不再是奢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