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婆米粉 |投稿来源: 阳莉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经常听儿子说离我们小区20分钟左右有一家“申米粉”开了十几年,味道叫“霸道”。

“沈米粉”店不大,里面4桌,外面3桌,都是人。我点了一两个,儿子点了两两个。等了一会儿,热气腾腾的臊子米粉端上来了。

我细细品味,米粉浓浓的,配上恰到好处的五味,刺激了味蕾。然后我喝了一口米粉泡的汤,世界的“八宝玉食”就这样!儿子说:“这是我妈几十年来第一次在外面吃米粉当早餐,很好吃。”

儿子说沈婆婆很真诚。有一次,他和几个朋友来吃米粉。当时米粉外卖还没到,她从左到右打了一个电话催他们赶紧送。过了一会儿,他们问一些年轻人是否饿了。他们应该先吃点面条。米粉一送到,沈婆婆就责备地问为什么不按时送到,让顾客又饿又等,然后赶紧去给他们烫米粉。他们都吃了两两,一大碗,多达三两。她还问他们是否吃饱了,还需要一些。

沈婆婆快70岁了。虽然头发花白,眼睛却很容光焕发,笑起来能看到两个小酒窝。岁月的风霜写下了她脸上的皱纹,却无法阻挡她的美丽。我说,“你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女。”沈笑着说,”没事,没事。”

沈婆婆上班的时候和饮食扯上关系,在职工食堂打工。在工作中,她对调味特别感兴趣。80年代,她离开原来的单位,自己开了一家火锅店。她没有去找师傅学手艺,而是试着做火锅底料。历经风雨,火锅底料鲜美,火锅店生意一天比一天好。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关闭了火锅店,开了这家米粉早餐店。

沈婆婆每天早上4点起床在店里准备,早来的顾客5点半来吃早饭。下午三点关门回家准备第二天的调料。十几年了,春节只有7天假期,平时每天都开店。去年她给了女儿做公司负责人的权利,现在她在给女儿“ ”。她女儿,45岁左右,跟我说她从小就帮妈妈开火锅店。前段时间她提前退休了,和妈妈一起开了这家早餐店。忙碌了一天后,她过着充实的生活。

一家不起眼的米线早餐店,在舌尖市场能维持十几年,必须有生存法则。女儿说她一直遵循妈妈的经营理念,老老实实经营。蝎子肉是安全的肉。自己剁的话,要拿食物给家人选对肉;选择品质好的姜、葱、蒜、辣椒,选择最新鲜的配菜食材。他们选的米粉很讲究,选的是赶水米粉。调味用的高汤一定是炖了几个小时的大骨头原汤,顾客可以放心食用。

前几天,几个顾客来吃米粉,却没有看到沈,知道沈的腰扭伤了。一位顾客赶回家,把从新加坡买来的扭伤药送到沈的家里。

在附近读书的学生早餐总是吃沈的米粉。有同学毕业在沙坪坝工作。有时他们会在周末遇到几个朋友,开车50多分钟去吃沈的米粉,说他们是来找学生时代的感觉的。“还是一样的味道,很怀念。”

也有搬到渝北区和九龙坡区的老姐妹。有时他们会在轻轨上吃沈米粉,说“回来吃顿难忘的早餐”。

有一次,我儿子的表弟从江北来玩。她本来在家里准备了丰盛的中餐,但她提前给儿子打了电话,说给她买一两条沈米粉。她想减轻她的渴望。她吃米粉的时候叹了口气“。太好吃了,她哭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