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感情。 ,学者: 宁新路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那天晚上是我离开村子的最后一个晚上,也是我离开前最后一次见到香香。明天公鸡打鸣时,我就去一个地方上车,去一个很远的军营。几年内我都不能回家。穿着军装的那天,香香充满了喜悦和泪水。我有很多话要对香香说,香香也有很多话要对我说,他想送我一些东西。她在村子的拐角处问我。风小,温暖,安静,最后的牵牛花,韭菜,韭菜在寒风中存活。这是晚霞燃烧的时刻,玫瑰色灿烂。这是冬天村外最有风景的地方,也是最有情调的地方。我的初恋在这个玫瑰色的夜晚得到了丰富,我的记忆也从这里得到了延长。

香香一直在拐弯处等我,她碎花的衣服和白皙的脸被夏寅染成了一朵红玫瑰,但实际上冻成了一朵紫玫瑰,手里拿着几簇韭菜和一团白丝绒,羞涩地等着我。我来晚了,我一脸紧张,她却没有露出一丝责怪,安慰我说你忙,她知道;弯处暖和,不冷,有绿有花。甜美纯真的感觉和释然总是解除我对她的甜蜜幻想。

角落里没地方坐,只能站着说话。我们经常在这里见面,也经常站在这里聊天。农村的恋爱很简单,大部分都是站着说话。站着说话,保持距离,不会有批评,香香也不紧张。香香站在牵牛花下,小肩膀优雅地靠在墙上,小腿叉在另一头小腿后面,非常浪漫迷人。

我有很多话要对香香说,但我不知道当我遇见她时该说什么。我只说了很久的几句话,我总是重复那些话。我说我不想离开她。她说,你怎么老说这种没出息的话?我说三天见不到她,更别说三年了!她说等我。我说退休,娶她。听到“Marie”这几个字,她羞愧地低下了头。她低下头,什么也没说,所以我说不出话来。我怪她低着头不说话,她还是低头不语。原来她在哭。我的分别让她觉得好不舒服。她深爱着我。

她流了很久的眼泪,抬头一看,满身是泪。我问她为什么哭,她说我知道。我说不知道。她说我是装的。她责怪我“服装”,意思是我和她极度迷茫,就是她家不同意我们的爱人。她是村里的大姓,我是小姓,家里穷。她的家人和人都在阻止我们谈恋爱。我说我对她是真心的,她说我的“真心”只是嘴上说说,她没看出来。我说我不懂真诚,她说我是傻子。

香香说我是个傻瓜。真不知道傻子在哪里。她还是低头看着我,什么也没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在努力猜测我是什么傻,我该怎么做。我问她怎么做才能让她开心,怎么做才能觉得我不傻?她低下头,什么也没说。我不会说话,但我只想做一件事,牵着她的手。我猜她不会反对我牵她的手。

我想拉她的手,可是我的心在打鼓,怎么让自己振作起来“ ”,可是我的手不听使唤。我们觉得接下来要的一定是肉搏。当我试图伸出手时,她看起来非常害羞。我没有伸手是因为我害羞脆弱,我根本就害怕被拒绝。我渴望着她的手,但香香害羞地低下了头。我等她伸出手,她没有伸出手。

我揉了揉伸出的手。不知道放哪了,手成了麻球。香香的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香香在看着我的手。我的心在打鼓,我的手在颤抖,但我不敢伸出手。

香香说我是个傻瓜。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伸不开手,说不出热词。香香后悔地说,你不是有很多话要对她说吗,但是当你见到她时你是哑巴。我也怪她说你对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哭。过了很久,我们说了两个字。我说“等我”,她说“我等你回来。”

香香情绪激动地看着我。我想握住她的手,但我更想握住她。我鼓起勇气伸出手。但是当我的手伸过去的时候,她羞得缩了回去,低下了头,却笑了。

她等着我伸出手,但她的退缩和鞠躬让我的渴望变得冰冷,我把伸出的手缩了回去。我的脸着火了。我想再次伸出手,但我举不起手。我脆弱的冲动被她的手缩回彻底摧毁了,我没有勇气再伸出手。

香香盯着我,说我什么也没做,脸红得像烙铁。她的话让我的脸更发烧了。我想鼓起勇气拉住她的手,顺势抱住她,可是我的心会跳出来,可是我的手伸不出去。我等着她的手过来,她却看着我,只是笑着瞪着眼,还是没有伸出手。

我多么渴望牵着她的手,牵着她的手就牵着她,牵着她就吻她,这应该是今晚我们分手时最重要的内容。我在等她的手。我觉得她应该伸出手来。我一直在思考和等待。因为我要离开三年,甚至更久,她应该用这个安慰我“ ”,主动拉我的手,让我抱着她,甚至让我吻她。但是她忸怩了很久,虽然是想伸手,但还是没有伸手。那时候我不懂女生的心思,很嚣张,但是我很生她的气。她没有主动伸出手,我也没有伸出手。

我渴望这最后的分手机会。也许我们分手的时候,她会伸手或者拥抱我。因为她手里拿着丝带,前几天说她在勾我韭菜白领。可能她给我韭菜领子的时候会牵我的手,我就顺手把她抱起来了。如果她不拒绝,我会有勇气吻她,拥抱她一次。每次遇到她都是我渴望能长久的抱着她。因为她从来不主动,我从来不敢。

抱一抱她是我长久以来的愿望,我渴望这离别的最后一个晚上。我猜她并没有反感我刚才拉她的手,但她为什么要缩着伸出的手呢?这伸出的手缩回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但这让我很沮丧。我对日落的消失感到沮丧。我明天离开。她应该主动伸出手来满足我的欲望,但她没有伸出手的迹象。寒风让黑夜让我失去耐心,我的无知和骄傲还在升温。我决定不伸手,而是等她伸手;如果她不伸出手,我的手永远不会伸出;就算几年没见,就算今晚的爱情没有让我失望,我也不会主动伸出手。

她好像知道我的欲望,但最后没有伸手。她为什么不伸出手?是因为紧张和恐惧。像村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她保守得像一朵不愿意被感动的花。她从不“进门”也从不让男人牵手。我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她,她也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我,直到我们不得不分开,我们也没有向对方伸出手。

那天晚上,我有离开香香的冲动,却没有握手拥抱的勇气,也没有深情的话语。我失去了初恋的颜色,给爱情留了一片空白,让初恋在时间里渐渐淡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