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在树上的电风扇 ;写文: 冯伟山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斯派克家门口附近有一条小河沟,旁边是一棵茂密的核桃树。每次妈妈送她上幼儿园,小隋总是跑到树下玩耍,时而唱歌,时而跳舞。她说舒爷爷在这里太孤独了。

母亲看着无辜的女儿,笑了。说不是,舒爷爷天天有鸟有河玩。

狼牙只是点点头。

那年她五岁。

星期天,在县城工作的父亲拿着一把浅绿色的小台扇回来了。小隋高兴得晚上总是热得睡不着,妈妈坐在床边不停地摇着蒲扇。太好了,我妈有电风扇可以睡得很香。电风扇在房间的桌子上缓缓摇头,让房间变得凉爽。

斯派克说,老师让我们每个人画一幅画,谁画得好就给糖吃。我来拉我们的电风扇。

爸爸摸“在斯派克的头上,把它编进了天空”。他慈爱地说:“嗯,我们斯派克画的电风扇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

斯派克没有画纸。爸爸在墙上给她找了一张旧年画,剪成两块,让她画在背面。斯派克非常高兴,所以他用铅笔小心翼翼地画了起来。

嘿,看看我们把斯派克画得多好。妈妈过来看了一眼,忍不住哭了。

狼牙听到这里,赶紧用两只小手捂住画面,撅着嘴说,我还没画完,先不让你看。

妈妈笑着说,好吧,不看就不看了,我们以后再看。

狼牙画完之后,研究了很久,爸爸妈妈才来看。斯派克画得很好,很有想象力。除了扇子头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他还在扇子旁边画了三个小人,上面写着爸爸、妈妈和狼牙。纸的空白处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斯派克五年的画。

爸爸妈妈看到很开心。都说斯派克有绘画天赋,长大后一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

斯派克听到这句赞美的话时说,我们班的小猫有彩色蜡笔,他画的鸡冠花又红又漂亮。如果我有蜡笔,我会把电风扇漆成绿色,然后我妈脸红,我爸脸黑,那会是我们班最好的。

爸爸听了,说:“好孩子,我们去刘爷爷的食堂,爸爸给你买一盒蜡笔。

斯派克说,爸爸太累了,每天都在外面工作。我自己去。

爸爸还没回答,正在做饭的妈妈插话说,让小隋自己去吧,她经常去,而且也没几步路。

爸爸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递给斯派克,说,快回去,用剩下的钱买个冰糕。

斯派克拿着钱,高兴地跳开了。

妈妈做了午饭,但是斯派克还没有回来。

其实离小穗家很近刘爷爷的小卖部,中间有一条村外的街道。

狼牙的爸爸妈妈匆匆赶到刘爷爷的食堂,却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刘爷爷说,半个小时前,我在街上听到摩托车的声音,好像有孩子在哭。我出来看的时候,一辆摩托车载着一个小伙子飞快的出了村,小伙子好像前面抱着一个小孩,隔了很远还看到他的小腿蹬着车。哦,都说孩子是狼牙,难道不能拐卖他吗?

斯派克的母亲当场晕倒。

接下来的十年,为了找到狼牙,夫妇俩从小镇找到县城,然后去了省城,甚至在全国很多城市都留下了足迹。他们还找到了一些报纸和电视台,媒体用尽了他们所有的方法,倾注了他们的热情,但斯派克仍然失踪了。

后来,小隋的村子成了一个美丽的生态公园。她家门口附近的小河沟还在流,老核桃树还挺拔,但村里的房子不见了,村民都去镇上住高楼了。全村搬迁的那天,锣鼓喧天,大家都面带微笑,但小隋的妈妈却站在那棵老核桃树下默默哭泣。

五年后,小隋的妈妈明显老了。她坐在老核桃树下,看上去很呆滞。在她身后的胡桃树上,有一个很大的相框,里面是斯派克十五年前画的电风扇的照片。画面上的风扇似乎还在转动,斯派克和坐在他旁边的爸爸妈妈的脸都在微笑,大概是感受到了风扇带来的凉意。每次有游客来找她,斯派克的妈妈都会指着相框,把斯派克的故事讲一遍。过了很久,有人问她:“五年来,你为什么每天早晚往返于这里和城镇之间?”

凭什么?我相信有一天,斯派克会回家的。老房子没了,但我在,老核桃树也在。

她停顿了一下,甜甜地说:“斯派克,我的好孩子,你今年二十岁了。你是个大姑娘。”。

斯派克的妈妈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喜色,眼睛里闪烁着温柔的光芒。似乎斯派克正迎着阳光从马路上向她跑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