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的鸟 ,发布人: 刘洁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早上六点,天亮了,我在清脆的鸟鸣声中醒来。我突然换上运动服,去公园跑步。初秋的清晨,微微清凉。站在长安公园湖边的栏杆上,腿一按,当他低下头时,湖水的涟漪毫无征兆地撞上了他的眼睛。他第一次小心翼翼地盯着水中的涟漪看了很久,天色微微暗了下来。这可能是湖醒后第一次打哈欠,但是我不小心发现了。我赶紧睁开眼睛,不想打扰初秋的湖晨梦。又有几只小鸟的歌声在我耳边膨胀,但我环顾四周,还是找不到那个把我从梦中叫醒的可爱的。没有它,我今年起不了早,看不到早晨的天空是如何由浓变淡的,听不到这些公园里的小仙女,也听不到如此独特的晨跑记忆和清凉的诗词。

通常这个时候公园还没开始放音乐,这些早起的精灵都是公园里勤奋的音乐人。他们随心所欲地玩耍,所以他们有一种丰富而放松的美,就像他们早起时的第一次长长的舒展。只有三两个老人悠闲的散步,我似乎是今天早上公园里最年轻的晨跑者。听自己的脚步声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也许树上的一只鸟此刻正在看着我。很好奇我是这样早起的,但它绝不会认为我是因为它才起床的,也绝不会认为它的声音是那么神奇,把我从梦里叫醒,我的梦里总是提倡周末自然入睡,快乐地感受着这个独特的早晨。

当经过那些乒乓球桌时,已经有几个人在打球了。乒乒乓乓的声音使公园变得热闹起来,鸟儿们也更大声、更欢快地叫了起来。它似乎找到了正确的答案,于是叫声开始有了激动。我忍不住举手,一边还在跑,一边挥舞着手臂,突然为自己莫名其妙的行为傻笑。我在向那些经常相遇的树挥手吗?这时,小鸟的歌声在合适的时候响起来了,它也向我打招呼,不是吗?我暗暗高兴,以为是看到我和那个女孩在晨光中奔跑。小鸟应该和我一样开心。我们是一样的,在清晨的花园里感受着身边的一切。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

踩在安静的地面上,呼吸着凉爽的空气,用完全清醒的眼睛看着一排排的树木,想象着那些在树初醒来,清晨初醒的可爱顽皮的小鸟,突然,像是走过了小时候跑过无数次的田野。

我的家乡到处都是树,松树、柏树、桦树……随处可见。当时我并没有觉得奇怪。他们是天生的生物,我出生后曾经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没有引起过分的好奇。相反,他们是整天在房子前面和房子后面的树上啁啾的鸟。

那时候,我总是早上在墙外鸟叫声中醒来;当时的下午,我经常跟着村里的朋友在森林里追着玩。玩累了就在树荫下不自觉的睡着了,听着鸟儿一只接一只的歌唱,直到家里的父母大声的叫着我们的出生名字,喊着回家吃饭。然后和朋友一起从梦中醒来,彼此分开,奔向家里的声音,一路想着妈妈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鸟儿还在一只接一只地歌唱,村里炊烟袅袅……。世界之大,以地为座,头伴影,有虫鸟奏的摇篮曲。现在回想这一幕,仿佛几千年过去了,似乎一切都还是昨天。

那时候,日复一日,我在墙外鸟鸣声中醒来,在虫鸟鸣声中睡着了。鸟儿似乎也像空气一样自然存在。委婉的声音回荡着妈妈每天叫我起床的声音。现在想起来,这是我生命中一段珍贵的时光,藏在心里,千丝万缕,不远,不忘。相反,光线在任何时候都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邃,逐渐抛弃了内心的杂乱。是我固执的来源,也是我脊椎的来源。有时候因为想妈妈而感到钻心的痛,但也因此有了更多的野心和骨气。我知道她希望我过得更好。

现在在繁华的城市工作生活,听着熟悉的鸟鸣,好动情。只是不管我在这个公园跑多少圈,再也没人叫我回家吃饭了。如果是在过去,想到这些事情会充满惆怅,现在却突然释然。我只觉得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能听到鸟叫声的丛林,和我少年时代的丛林鸟一样神奇而熟悉,让我很开心,走进去也很安心。曾经不知道有多好,现在觉得每一分钟都是那么珍贵。这墙外鸟鸣声会让你沉醉,不会引起很多惆怅。

有一次和朋友在公园里溜达,看着公园的绿化带,产生了兴趣。我讨论过给公园起一个独特的名字,想了想还是觉得“长安”是最合适最漂亮的名字。不美,不艳,只是悄悄的取了它的“长久稳定”的意义,却说平淡才是人生的真谛,岁月不动,“安”才是家。

在北方,有长安,我的合法故乡。这里是长安,我在这里工作生活了很久。时间久了,我分不清南北长安的区别,也永远不会比较。

当我在长安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上帝给我的额外礼物。它让我想起了过去在我的故乡长安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以为这些事情已经消失了。我想起了小时候渴望温暖的被窝,听鸟鸣的时候突然听到妈妈叫我起床。这种留恋让我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这个词在当下”的分量。

无论未来时间的洪流将我推向何方,这面墙外的鸟鸣已经在我脑海里转过来,永不厌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