俳句的下午 、作者: 灯下的浅蓝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在张思大厦的头上,一股清新的泥土味道夹杂着春天的雨味扑鼻而来。

刚出教室,我神清气爽,惊喜交加。从春天开始就干燥了,这种预报来的晚的小雨,特别高贵难得,充满诗意。在一个日本俳句式的清新潮湿的午后,一边倒的建筑宽敞开阔,从教室里出来的男生女生趴在护栏墙上看天空和大地,看远处的山和树。天地因一场雨而充满喜悦,稀稀落落的雨滴像花瓣一样落在行人的头发和肩膀上。每一个在雨中行走的人,眉头都绷得微微的皱着,感激着来自大自然的善意。

玉兰开了,大大的紫白色花朵在细雨中像瓷器一样闪闪发光。

故意绕道,穿过办公室后面的砾石隧道回到宿舍。隧道的尽头是几棵开着白花的玉兰树。捡起掉在地上的大而丰满的花瓣,仔细看。它们应该是乳白色的。它们的雄蕊处也隐隐有一点紫色,这使得这种带翅膀准备飞翔的白色大花不单调。小时候,我在床尾贴了一张年画,穿着白纱裙,戴着满是珍珠和璎珞的观音菩萨,赤脚走在一条沙砾隧道里,雨下得紫白色的花。每次醒来都只是盯着画面,一直盯着。感受美,精致,向往。大花盛开,都是惊心动魄的凋零,以防受伤。一阵风吹来,杯状的花残缺不全,船形的花瓣散落在石路和草地上。捡起任何一片花瓣,上面覆盖着风,阳光,小鸟,或者只是时间留下的焦虑的伤痕。没有一片花瓣是新开干净的。

风一吹,榆木李、红梅就花团锦簇,单花如幸运花。

转过身,在大草坪的中央,有两个榆木李子和两个桃子。再远一点,草坪旁边有三四个红叶李子。它们都是开放的,从远处看,它们是淡粉色的雾。当你走近去品尝时,桃子更加鲜亮,味道也更加鲜美。榆树次之,红梅最轻。同样的单瓣品种,梅子和李子有疏松的花瓣。风轻轻地吹着,但树枝没有摇晃。首先,是一阵花雨。花瓣那么圆,那么小,像小小的粉泪,滴着点子,扔了。花期那么短,不到两天就散了。起伏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让伤春的人感到痛苦。

我看不到影子,但在花丛和树叶中啼叫的鸟儿是春天的主人。

校园里至少有七八种不同的鸟。麻雀、燕子、鸽子就不说了,常见的喜鹊有两种:黑白的,蓝灰的带翅膀的,黑帽子的。我有幸见过画眉,也听过八哥在竹丛里唧唧喳喳,但一直看不见。今天下午,我一边看花,一边在花阴深处听到了一串温柔的乌鸦声,但我的眼睛被斜斜的粉色花朵挡住了。我不愿意用触摸茂密的树枝来打扰它,只能站在原地想象。大约鸟儿也很喜欢零星的雨,它们的歌声格外甜美。有一种鸟的叫声,像水晶球在水晶瓶里不停地摩擦,细腻,飘渺,像仙女的声音。只能偶尔听到,不能强求。

书展开,被一壶茶抚慰的时刻,有着沉默的美。

抱着课本,春天穿过花树露台回到公寓,一天的工作已经完成。然后,在睡眠和昏昏欲睡的早读课到来之前,就只剩下放松的时间了。我需要一壶茶来缓解我的疲劳和紧张,一本书或一部我一直想看的电影来增加这次的价值和意义,然后是逗逗小狗。它对我有着无尽的眷恋。如果我写诗,它会跳起来,贴在我背上,睡在圈椅里。独处的美好只有丰富的灵魂才能享受,而我此刻的安慰恰恰是最亲爱的另一半,换来的是远行。有时候,就像保持能量平衡一样,这个世界上的辛苦也是量化的。一个人的懒惰需要由另一个人的忙碌来完成。一个人的幸福是另一个人的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世界在咸宜移动。

推开窗,遥望远方雾霭中的春山,更别说相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