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凌的孤独 |写手: 墨涵轩客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周凌是孤独的,它的孤独也许是幸运的。

周文王和周武王的陵墓已经静静地躺在袁尚咸阳上大约3000年了。离咸阳市只有六七公里。况且很高大突兀。陵区面积2100多亩。从年代和名气来说,并不逊色于周围几十座汉唐墓葬。不过据说很少有游客经常光顾和祭祀。不要说外地游客很少知道自己很少去。我在咸阳住了几十年,前几天和朋友顺道来过。

周凌不仅孤独,而且近乎荒凉。

墓地门口的售票亭是一个不起眼的孤独的小板房,一个无聊的农村男孩,无精打采地托着下巴发呆地看着一张小桌子。孤独的“文王坊”上,多色调的漆色已经碍事,开裂的柱子和斗拱似乎无助于让风雨敲打。走进花园,偌大的花园空无一人,我忍不住拉紧朋友的衣袖。空旷神秘的祭堂和辅堂,门窗上都是灰尘。古拙巨大的香炉里有三根香,似乎是前几天被雨浇灭的。辅殿墙上有40多处帝王铭文。这是我国帝王祭祀铭文最多的墓地,但铭文上的字迹大多已经模糊。不知道那些住在天上的皇帝们,看到自己的御书御墨宝物,现在是不是已经失传成这样的形状了,会不会怒不可遏?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能放松一下,自己享受孤独。只有孤傲的灵魂才能享受孤独的美好。

走过西侧大厅的小井门,穿过几片稀疏的竹林,一棵巨大的丁香树孤独地伸展在西侧墙角的阴影中。紫色的树冠繁茂茂盛,静静地享受着春天的阳光。它一年四季都是随机生长的,以至于几根粗大的侧枝几乎在地上爬行。难道就没有人考虑过提升或者支撑吗?甚至做出一个什么形状?就像住在盆景园里的人扭曲的样子,这孤独的丁香自由而迷人,魅力不变。

踏出墓园后门,巍峨的文王墓突然映入眼帘,近在咫尺,仿佛扑入怀中,让人不得不仰视。桶形墓前,独立着清代毕渊竖立的高大墓碑。爬上楼梯,不知名的小黄花开在两边密封的泥土上,在春风中摇曳,仿佛代表着沉睡在它脚下三千多年的主人,迎接着不速之客。当站在平坦的墓室顶上环顾四周,俯视大地时,那种对过去的思索的深情,和那种阅读世界的悠闲,会交织在一起。这一刻,我觉得不仅仅是著名的古人孤独,我自己也感到孤独。他的孤独是因为他的不平凡和伟大,而我的孤独是因为我的平凡和渺小。这一刻,也许只有来这里参观的人才会在他们的脑海里路过,周朝开国元勋的丰功伟绩?但是,我觉得他老人家不会再管这个了,他还是很孤独,任人评判。

向西看,不远处较小的一座是周武王陵墓,它与王文陵墓相伴三千年!只有袁尚咸阳的春风在传达他们无言的闲谈。它之所以小,是因为站在周文王墓的顶端,周武王墓的周长超过300米。武王的伟大成就让中国名垂青史,但此时此刻,也许只有他脚下盛开的千亩桃花林在默默陪伴着他。南面有一条又深又密的柏树林带,薄雾中深绿色,均匀地涂抹着远处的渭水天光,像一幅美丽的水墨画。同行的朋友们纷纷弯腰,用手仔细分辨墓顶上的蒿草。我们讨论艾草是不是艾蒿,做凉菜有多清爽。好像是在饭桌上聊天,或者是在餐厅聊天,但是我们完全忘记了自己。在这个孤独的周陵花园里,我们是孤独的游客。

回到周凌源门口,几只灰色的喜鹊从高大茂盛的松林中跃出,给安静空旷的花园带来短暂的声响。我俯下身子,仔细观察新生的松针。想想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树,当新的叶子发芽的时候,大部分的老叶子就会已经枯萎发黄了。似乎只有针叶树或竹子,新的嫩叶和淡绿色的叶子,才会从老叶子的叶柄心悄悄吐露,就像长辈辅助晚辈,孩子围绕大人一样。这种情况让周凌的孤独滋润了春天温暖的爱情。

很庆幸周凌暂时没有像其他园林景点那样被开发出来,人为的浅浅的依附产生了很多虚假生硬的装扮,演绎了很多虚构可笑的情节,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趋之若鹜,拥挤、哭闹、抱怨、叫卖、嬉笑、打斗,以及弥漫在景区各个角落的浮躁空气,让人活在恐惧中,想尽快找到一个孤独的世界。

周凌是孤独的,它的孤独也许是幸运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