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忆朱先生 ,转载人: 王霁良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我很早就认识了齐河的文学家、诗人朱,想写一篇关于朱先生的文章,但是没有写出来。王先生越来越老了。我想成为王先生的追随者。我和他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和朋友。有些事情和话在我脑子里。有必要讲讲王先生一些不为人知的言行。

我第一次见到朱先生时,他是一位著名的诗人。事实上,他比我父亲大几岁,但他与我的兄弟们相称。

在他那个时代的诗人中,他无疑是优秀的,对文学有着超乎寻常的清晰判断,尤其是对诗歌有着更加独特的理解。当时他写过《妻子的意图》、《我是黄河之子》、《城市的走狗》、《发现与批判》等多部崇高的作品。世态炎凉的著名诗人,往往会提防晚辈,刻意保持距离,但一接触朱先生,就觉得他不是。后来我们几个人创办了济南七亩园文学沙龙。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诗谈文,多交流思想,感受他无私的心。

模范生苏富宽先生有一件事,我至今深有感触:文化商人苏富宽先生,豪爽有钱,名下有一家印刷厂,认识朱先生多年,之前借给朱先生2万。2008年底,苏先生死于车祸,朱先生打电话给苏先生的儿子,说要还贷。他儿子不知道有贷款,他老公跟他说,我知道你不知道,你爸爸也没跟* * *说贷款的事,但是钱确实已经借给我了,这几天请抓紧时间弄。苏先生的儿子很感动,说他父亲死后很多借钱的人都不认。我和我妈来不来。你以前的生活和他们不一样!按照王先生的说法,一个文革时期受迫害,年轻时经常身无分文的人,他的钱除了是一个东西,就是活了一辈子还会这样。

作为一个作家和诗人,一个人能否站起来是关键。一个人站起来,自然是不会倒下的。朱先生首先不会伤人。他说不会伤害人,就是说他这辈子没学会什么伤害人的手段。他只知道捍卫真理和学术是理所应当的,所以有一种力所不及的气势。他离开了齐河师范学校的教师岗位,在《山东文学》杂志做了18年的诗歌编辑。因为他没有编辑,所以他最初的月薪只有几百元。在这个不公平的城市里,他比其他人工作得多,但他的收入不到其他人的零头。他一生中每周都要在城市和农村之间徘徊。这是这座荒野般的城市欠他的,他是一位执着的诗人和伟大的思想学者。梁山的黄建刚兄弟与朱先生关系密切。他也是齐木花园的老朋友。他比我早认识朱先生。回顾与朱先生的交往,他说朱先生是最不会照顾自己生活的人。虽然他在七里山路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有天然气,有暖气,但他从来不做饭,而是上街买菜,为了节省读书写字的时间,平时也烧水。建刚和朱先生,一个在北方的歧口,一个在南方的七里山,相隔十余里。当他们单独见到朱先生时,他们经常来陪他,因为4路车晚上11点有发车,剑刚经常和他聊到半夜。后来他因公去温州,打车送办公室茶几、饮水机、保温瓶等等,终于让他的住处看起来像个小家。直到济南七亩园林文化沙龙成立,大家都聚在王先生那里讨论文坛,谈神秘与不一样,但还是用的是剑刚送来的饮水机。

时间像桥下的水一样静静地流淌。2009年夏天,他和老公开车去泗水校对《中国文坛》的校样。他们去的时候,雨一直在下,他们回来的时候,雨下得很大。当他们沿着104号国道向北行驶时,路面是一片汪洋。看着就跟路基下面的河不一样,感觉车在河上行驶。因为车速慢,开车时间长,我让我老公告诉我他是怎么走上文学道路的。对话盒一打开,我最深的体会就是写作的痛苦,我能做的只有用隐喻来释放自己。默默的听着,从后视镜里抬头,看到老公的眼睛是湿的,记忆写在我瘦削的脸上。我不能完全理解一个有现代性格的老作家老诗人的形而上的痛苦,但他当时的风度会永远铭记在心中。其实这几年他一直经济困难。就家庭收入而言,他是唯一一个有两三千元养老金的人,但连卡上的钱都被用来抵押了。在记忆的键盘上,王先生从来都不是一个有钱人,一直给我棕色的怀玉的形象,但他带给了我们更深层次的思考。在诗歌创作中,他主张自由写作,不允许主观情感流入诗歌,但也显得更接近诗歌本身,抵制MoO的抽象思维。应该说,朱先生在诗歌理论上是有远见的,他的自由写作实际上是对以前虚假的激情和崇高诗歌的反叛,也代表了一种诗歌发展的趋势。

在齐鲁大地,在黄河岸边,有这样一个独立的诗人,一个正直的、不关心的、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未来圣人。这是他家乡的财富,也是他一手打造的七亩花园的财富,就像春末的布谷高祥,向我们展示了他可贵的品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