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那年的小麦收成 ,文章来源: 青石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油菜籽收割后,离割麦不远。我们这个大家庭,大大小小七八个,几十个人,老老少少,每年割麦子的时候都在一起干活,领头的是四叔。谁的麦子熟得早,谁的麦子熟得晚,四叔心里已经尽早排好了队,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满满的。

一大早,有了四叔惊天动地的喷嚏,不用喊也不用叫,各家各户一个接一个的起床,提着镰刀,提着绳子,提着扁担在田里割麦子。四叔是这样的。每天早上,不管你是累了还是困了,他总是起床后打两个喷嚏,隔着几堵墙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早上晚些时候,成年人必须去打谷场摘小麦。我村的坡又陡又深,能被车拉的地块不多,大部分小麦都是在麦田里用杆子摘的。正在读高中的大哥加入了摘小麦的人群。他把绳子拉到麦田里,拿起一铺小麦,首尾相连地放在绳子上,牢牢捆住。然后他把杆子的两头插进两个麦捆里,蹲下身子挺直了身子,偷偷喊了一声:“起来!”沉重的负担以摇摆不定的姿态被拾起。地里麦茬多,得穿妈妈做的鞋子,透气吸汗,耐扎。永远不敢穿透风的凉鞋。那些尖茬不是素食者。

在田里挑出来,摊成一圈,放在动物身上,用糠碾出麦子。晚上刮风的时候,大人们开始开垦田地。如果说负重是一项艰苦的工作,那么举田绝对是一项技术性的工作。有风的时候,两三个人各拿一把木铲,站在上风口,一个个撒向空中。麦子落地,糠随风飘。四叔拿着一把长长的扫帚,轻轻的扫去了漂浮的谷壳,留下了满满的麦粒。

在整个小麦收获季节,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田地。小麦洗净后,必须摊在地里晾干。我们的小朋友经常聚集在树荫下的田野边,看着田野,寻找一些石头玩。玩的时间快!不出两天,沉甸甸的小麦就会被太阳咬得嘎嘣嘎嘣响。直到把地里的麦子全部装袋运回仓库,人们才敢松一口气,准备播种秋天的希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