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院子里洒满了水 |学者: 路来森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夏天漫长,庄稼茂盛,农村是锄地的季节。那个夏天的晚上,在我们家,几乎“描绘”一幅不变的画面。

晚上,我父母走进了房子。把锄头放在肩上,放在北墙根下;然后,父亲脱下汗,抖了几下,试图抖掉上面覆盖的灰尘;而母亲则拿起水瓢,从水箱里舀了满满一瓢清水,均匀地分布在庭院地板上。地面上发出了轻微的“吱吱声”的声音,泥土的腥味在傍晚迅速蔓延。父亲,深呼吸,用力伸展双臂,慢慢放下。一副轻松如释重负的表情。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榆树,另一棵是枣树。

榆树位于南墙下面,非常高。在树顶上,搭了一个喜鹊窝;喜鹊归巢,站在最高处,叽叽喳喳“ ”,声音极其洪亮,仿佛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无比的喜悦。归巢的麻雀总是聚集在榆树的下端,那里树叶茂密;麻雀被称为球,它们的快乐通过温暖的声音来表现。枣树位于院子中间稍偏南的地方。树干很粗很短。首先,它弯曲并向南延伸。矮的地方几乎接近地面;然后,它长到一个很高的地方,一棵树旋转着,覆盖了院子的大部分。妈妈把一个大鸡笼放在枣树的岔口,养的鸡跑到鸡笼里,有的直接进了鸡笼;其他人蹲在岔口,夏天特别热。也许,这些鸡在岔路口过夜了。

这期间,院子里摆了一张简单的餐桌;餐桌上,有茶壶和茶碗;父亲,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茶。他的外表很安静,充满了享受和休闲。听到喜鹊欢快的叫声“叽叽喳喳”,父亲也抬起头,看着榆树的树顶,那里依旧安静而悠闲。而母亲,已经在主房开始用餐,“ ”的风箱声变成了统一的节奏,像慢歌一样,在夏日的傍晚展开。伴随着风箱的声音,是屋檐下冒出的烟;蜿蜒,伸向空中,然后,散落,轻盈地掠过庭院,像做了一场迷离的梦。

我和姐姐默默地做作业。坐在地板上,每人躺在一个简单的脚凳上。

有时候,我会爬起来,走在榆树下,抬头看看山顶的喜鹊。或者走在枣树下看看鸡窝的情况。不说话,静静的,怕打破黄昏的宁静。院子安静到极致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听:听村民挑水的声音,听铁桶敲击的声音,或者电线杆吱吱的声音;或者,狗叫,驴叫,牛的克里斯提尼音……,甚至医院里外人的踢踏脚步声。觉得,好微妙,好微妙。

妈妈的饭做好了;父亲的茶也喝了;我和我的小妹妹放下了作业。妈妈,再往地上撒点水,于是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

一切都越来越安静;洒了水的地面上的泥土的腥臭味微微渗透着……

很多年后,当我读到陶渊明的诗“狗在深巷里叫,鸡在桑树上叫”时,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的夏日傍晚。

如今生活在繁华的都市,这一切都变成了一种深沉而强烈的乡愁:对当时家庭中流淌的宁静、闲适、欢乐气氛的留恋。我真的很想找条回来的路,重新享受一下乡村的美好。但是,总有些东西是永远找不到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