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 ;作者: 寒池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下雪了,终于下雪了!

在上海,这是罕见的,零下的温度也是罕见的。前几天在QQ群和微信圈里,总是看到亲戚朋友发来的家乡雪景照片。太美了,我都不会说话了!

雪应该是凌晨开始下的,现在已经很薄了。“下雪了”小区里的早出晚归的孩子们欢呼雀跃,推开窗户,晶莹剔透,美不胜收!一个接一个,邻居推开窗户的声音会被听到。这场久违的雪,被人们一再称赞。

走在路上,车数明显减少,刺鼻的尾气终于淡了。只有风肆虐,卷起雪花,滚了一地。他们落在我身上。我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它们,不忍心把它们刷掉。我每天被激怒的心似乎一下子平静下来,随着白色逐渐变得明亮。行人还在赶路,为什么不停下来看看极致的美?还是赶时间,等不及看了。其实和他们一样,我不属于这个城市。我艰难地站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现在我成了一台机器。我早早走进一个小区站着,和老板聊起了雪。“来了好几年了,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雪,但是还是不如家乡的雪,那里的雪才是真正的雪!”他笑了。

这让我想起了家乡石台的雪。就像老板前面说的,那才是真正的雪!

当时冬天,不知道是气温低还是其他原因。雪花年年飘动。田野、山谷和树木都是白色的,它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白色。草檐,山川披长短冻。但是我们从来不戴手套,其实我们没有手套戴,也不觉得冷。但是我们的一些朋友的手和脸已经冻烂了,他们拿着几把小铲子,一路跑到指定的地方,不顾父母的责骂,甚至被打。

往往早上一睁眼就下了一层厚厚的雪,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白色的世界,让我们欢呼,让我们兴奋。那时,世界被雪覆盖了。总有麻雀出来觅食。他们不怕冷,娇小的身躯飞来飞去,最怕的是我们浑小子和我们弹弓射出的石头,让他们上蹿下跳,不得安宁。有时候会学语文课本上鲁迅《少年跃土》里抓鸟的情节,用短棒撑起一个竹匾或者铁丝沙漏,在里面撒一些小米、米粒或者一些剩饭剩菜。远远的,我们躲在一个角落或者一棵树后面,看到他们慢慢的走进来,轻轻的拉着细麻绳,然后我们就搭起了…/[/K18/。它变成像石头一样坚硬的厚冰,表面光滑,但不容易打滑。屁股掉下来经常叫娘,但还是忍不住在上面蹭来蹭去。最后鞋底磨破了,突然想到如何面对插在大厅旧瓷罐里的细竹鞭……

最难忘记的是,在我大一点的时候,在我上小学的那个冬天,那么多人课间打雪仗,一不小心就被枪毙了。雪从脖子直渗到后背或者肚子,很爽!年轻一点的老师也会参与其中,边跑边笑,仿佛冬天没有寒冷,都是一张天真无邪的脸。雪很厚的时候,校园的每个角落都堆着各种各样的雪人,他们的眼睛上装饰着奇怪的石头或者火盆里的黑煤。记得有一次,我贡献了我的红领巾,被雪人戴了一天,可是第二天早上去学校的时候居然忘了拿回来,远远的就看到它在雪人的脖子上随风飘动!

可是,那些雪不会再来了,像我们久违的童年!

到了公司,走进办公室,听到同事在争论什么,我没有参与。这些年来,我的锋芒已经钝化,但回想起来,有时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别人争得面红耳赤,让人讨厌。如果最后我的结论是正确的呢?虚名比别人少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直接笑笑,心里有数,让别人舒服开心?

Sewame庆祝冬天,温暖冬天,温暖每一个走在路上的人!我想他们不是停下来看雪的,而是一定在心里咀嚼着这么美好的一幕!

我刚坐下,突然在想是不是应该晚上温一壶陈年老酒,和雪花一起烧两杯。

而我能不能把心培养得像这雪一样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