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豆腐菜 ,创作者: 魏振军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神的魅力不仅仅在于神奇的钧瓷,还在于散落在这个千年古镇深处的不经意的惊喜,比如豆腐菜。

那一天,陪着几个老师到了神七,车直接把我们拉到了一个叫“老余家豆腐料理”的小店。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神,王教授一进门就受到一位老人的微笑迎接。老人穿着休闲中山装,手里拿着一条白毛巾。乍一看,他是“载人”。老人一边招呼我们坐下,一边问王教授:“还一样吗?”王教授笑着点点头:“是的,每个人都有一碗豆腐和一个烧饼。烧饼焦了,菜的味道也足了。”然后他转向我们问:“要不要喝本地饮料‘银美可乐’?”

还没等我们回答,老人先停下了:“最好不要喝,要尝!”于是我们眼巴巴地等着那碗香味无穷的豆腐菜。

在美食上来之前,我们先来填饱眼睛。王教授指着墙上“豆腐碟”的介绍说:“别看一小碗豆腐碟,它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墙上的木牌写着:豆腐菜始于北宋。据传说,在宋真宗年间,官窑的御厨发现这里的豆腐和粉丝味道很好,而且是用羊肉汤煮的,新鲜可口。很快,它成为当地著名的美食,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来了!趁热吃五碗……”在哥们的吆喝下,上了五碗热豆腐菜。金豆腐,绿白菜,银灰色粉条,酱红色羊肉……不在入口,色和味都做好了

看到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掌柜的老头笑盈盈地坐在旁边抽着烟斗。看到他兴高采烈的样子,王教授知道他为自己的杰作感到骄傲,于是请他给我们讲一讲豆腐菜的故事。老人想了一下,轻声说:“当你提到故事里的豆腐菜,香味就消失了。”王教授给老人端来一杯水,让他慢慢说。

老人脸色越来越凝重:“新中国成立前,父亲在地主家当长工。我很努力,可以挣点钱过年,给奶奶做豆腐菜。但是到了年底,房东不但不肯发工资,还说我爷爷还没还清债务。父亲盛怒之下放火烧了房东的厨房,在山里躲了一夜。房东把他的打手带到我家,把我奶奶活活打死了。那是大年三十,我一碗豆腐菜都没吃,成了家人抹不掉的痛!”

“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爸去嘉县学做豆腐,他发誓要让更多的穷人吃到香豆腐。后来我爸真的成了有名的豆腐菜老师。”

没想到一碗豆腐菜就藏了这么多苦涩的往事!

离开老店后,王教授带我们去了牛头山,说我们在找茶马古道。一路上山路蜿蜒,四周绿意盎然。不时有山花相向,翠鸟路过。

我们开车去山坡上的一个观景台,然后徒步旅行。王教授指着不远处山上一条崎岖的小路说道:“以前是一条古老的茶马古道。小时候春天来了,从山那边来了一个长骡队,早上顶着日出扛着陶土进城,晚上顶着满是钧瓷制品的夕阳回家。它们披着彩霞,倒映着暮色,骡马不停地鸣响鞭笞,宛如一幅动人的画卷。”

我们被神奇的骡队吸引住了,催促王教授继续讲下去。于是王教授叫大家坐在几块石头上,说起骡队的过去:“老一辈人说骡队运土千年。骡队为神七钧瓷行业的繁荣做出了贡献。民谣说得好。古道三尺宽,崎岖险要。问你去哪里。骡子在云中盘旋。”

但是,抗战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很痛苦!那是初冬的一个下午,骡子队在镇上卸泥装钧瓷的时候,领导宣布:小伙子们辛苦了一年,今天我请大家吃豆腐。听了这话,小伙子们非常高兴。但是一碗豆腐没吃两个,拴在路边的骡子被日本巡逻队惊到了。一头骡子冲向日本队,当场打伤两人。日本士兵恼羞成怒,挥舞着枪,向首领走来。大伙儿上前劝阻,日本兵居然当场开枪打死两个家伙,三个家伙被打得遍体鳞伤。我一碗豆腐菜没吃完,却把命搭上了。那些家伙扛着他们兄弟的尸体,愤怒地擦着眼泪,发誓要为他们兄弟报仇。那天晚上,下雪了,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古老的茶马古道上。

“他们后来回来了吗?”

王教授伤心地点头说,“攻完之后骡队就散了。大部分男生参加了八路军,发誓‘打死一个鬼兵,吃一碗豆腐’。安慰死者的灵魂……。可惜只有几个老伙伴扛着骡子往镇上运粘土,华丽的骡队再也没在山路上出现过。……”

一碗小食居然包含了如此丰富的文化内涵;一段尘封的过去,其实反映了如此深刻的国民性和血性。

那碗豆腐菜的余味还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