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枇杷上的金子都捡回来 :小编: 钱续坤

  • A+
所属分类:创业故事

与明媚多彩的春天相比,神奇的大自然用生机和活力装扮着凉爽的夏天,凸显出饱满的绿色,其无尽壮丽的景色犹如写意泼墨山水,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但是,让我庆幸的是那不显眼的金黄色,还有那两只对着金黄色流口水的小鸟。——这是绘画的灵魂,这是诗歌的眼睛,这是夏天最艺术的通感!

那金黄色的其实是高枝枇杷。枇杷虽然成熟时只有玻璃球大小,但在所有农村孩子眼里,无疑是一颗耀眼的珍珠,一颗营养丰富的蛋黄。为此,淘气的孩子迫不及待地爬上树,挑一串,吃一顿;就算爬不上树,也可以自己搬个凳子,把镰刀绑在竹竿上,然后往树枝上拽,就可以轻松摘了。出于安全考虑,妈妈从来不允许我们爬树,但她经常说:“岳夏的枇杷黄得像橘子,每年都会有第一批新的果实来。”言外之意是夏天,吃饭的机会很多。事实上,红色的樱桃、绿色的枣和绿色的西瓜,一个接一个的BLACKPINK,足以让我们的小肚子越来越圆;但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还是枇杷,至今仍被誉为“水果之皇”。

我家院子里的枇杷树是我10岁的时候自己种的。当时家里经济条件有所改善,省吃俭用的父母不仅推倒重建了老房子,还围了一个大院子。母亲先在身边种了一些野花植物,对她有了玫瑰、牵牛花、栀子花等的印象。后来她觉得院子还是空的,父亲就提议买几棵果树种回去,说可以美化院子,满足孩子以后的渴望。于是,在我忙完之后,我和妈妈在院子的四角种了一棵枇杷树、桃树、梨树、柿子树,中间种了一棵葡萄树。

由于枇杷是第一个结果的,我们三兄弟从春天开始就一直热切地看着枇杷树。枇杷树和广玉兰很像,从远处看像一把撑开的伞;而枇杷的奇异之处在于,秋天长芽,冬天开花,春天结果,初夏成熟,所以被称为“,在果树上有自己的四季”。枇杷的花似乎特别害羞。它们看起来像白色而不是白色,但也像绿色而不是绿色。虽然是团块,但是太小了。它们隐藏在宽阔的绿叶之中。没有仔细观察,谁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花消失了,树上只剩下一点点蓝色的果实,但此时依然不明显,也不容易炫耀。忽然,花儿凋零,蝉儿渐鸣。如果你突然抬头,黄澄澄的金枇杷已经被树枝覆盖了。它们一簇簇排列着绿叶,一个个相拥。它是如此的耀眼和高贵,它成了夏天最美的风景。难怪文人以匠心赋予枇杷“金丸”的美名,留下了“碧玉树叶浓郁的树,科迪金丸”鲜花奇葩的笔,还有“和尚铭记南风。

妈妈说枇杷有很多别名,比如家乡的“糙客”“拉儿”“拉哥”。后来看了书,也了解到古人叫枇杷“鲁酒”。宋代苏东坡有“罗浮山下四春诗,陆九阳美新”。唐代宋文志也有一句诗说:“冬花摘橘子,摘杨梅。”现代艺术大师吴昌硕曾在一首关于绘画的诗中这样称呼:“五月,葛藤衣热,家家橙肥。小鸟怀疑金子弹就不敢啄,饿了就往东森林飞。”有趣的是,古人也叫枇杷“琵琶”。北宋寇宗所写的《本草演义》中,是因为“叶形似琵琶,故名”。在古代,一个学者不知道内幕。他曾经收到一个朋友送的一篮枇杷。当他看到礼品帖上写的“琵琶”几个字时,误以为是白色的,于是送了一首诗以示嘲讽:“枇杷不是琵琶,只是当年识字不多。如果琵琶能结出果实,这座城市里所有的丝绸管道都会开花。”结果被人嘲讽,被当成笑柄流传下来。

而且现在我也不想躲在六楼的书房里偷笑,因为我妈刚打来电话,她希望我明天能早点回去试试!最后,就像宋代诗人戴复古一样,我可以——“在东园喝酒,在西园喝醉,把枇杷树都捡起来”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