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 ,创作者: 浮生若只是梦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来,只为了小的存在,与世界的大小无关,不管世界有多大,你还是一粒尘埃。

走了,只是为了尽快消失,与这个世界无关,没有你这个世界还在。

人的人生轨迹,画出不同的友谊圈。老百姓溅皮。有各种层次。精英们站在顶端,冷眼看着众生,就像看一盘棋。算了,动哪个孩子,不带任何感情。

曾经来到这样的城市。这个城市到处都是温顺的清歌,既不张扬,也不做作。自然是唯一的主题,狂喜是强词夺理,放弃的姿态只有一个。这座城市就像一个女人的温柔,外表美丽,内心温柔,开始害羞,然后潮湿,最后完全俘获我。无论走到哪里,满大街的人都成了背景,我就像一条鱼,欢天喜地的四处奔波,吃着自己喜欢的水草,痛不欲生。咸不流泪。本来很奇怪,有时候是一种狠辣,迷茫,暧昧,骨蚀,纠结。

早上跑步,路过路边一个拉二胡的老人时又停下来了。这位老人在这条街上演奏自己的音乐已经很久了。他曾经出现在当地的报纸上。主要原因是老人是退休干部。他在这里拉二胡几乎风雨无阻,不是为了乞讨,而是为了自娱自乐和锻炼身体。但是在他面前,像街上所有的“艺人”一样,他放了一个纸盒子,让行人路过的时候丢点零钱。说实话,老人拉的二胡不是很高。几乎每次路过都能清晰的听到里面有很多明显走调的声音,但还是会掉换。也许是发自内心的感动让老人选择了这条路。

很多时候,即使走在路上,我也会一直问:在这清高的日子里,真的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拨弄着我们经得起推敲的命运吗?它依旧优雅挺拔,只有掠过的风,嘲讽我紧皱的眉头,然后不屑于继续它看似若无的旅程。我知道,当我经过它的臂弯时,连风也看不懂浮肿的灰尘。

我们在倾听,用一些眼镜触摸,或者用长远的眼光安慰。也许我做不到心平气和,哪怕给老人一点零钱。就算我破开三枚指示我命运的铜币,给他们一种神秘的暗语,谁又能省下时间,哪怕只是简单的一笑?在永无止境的路上,谁是最后一个脚步沉重,城市灯火辉煌回家的人?

红尘中,我掌纹满掌,你有没有净尽一丝梦境?

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城市。城市也差不多。城里人的脸也出奇的一致。每个人都是不可侵犯的,哪怕只是一瞥。是的,我是,浪漫到颓废。我喜欢把自己交给陌生人,眼神里满是苍凉,但喧嚣与我无关,就在这里自由自在的独自徘徊。但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没有惊喜,不然,不知道要不要走下去。

面对到处都是高楼大厦,雾蒙蒙的山,碧蓝的海,湛蓝的天,人们不禁感慨良多。人生就像一场旅行。当我一起来欣赏每一道美丽的风景时,我会关注整个旅程。当我装满行李准备返回时,我总是看着我的包里有什么。

每天走在这个城市,很多时候,我不能开心也不能难过。偶尔会想起一两个人,你,他,拉二胡的老头。可能吧!生命的重量在这一刻只是略微真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