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守护着Xi宝贝 :编辑: 墨涵轩客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曾几何时,Xi安娃娃似乎有一个温暖的城墙情节。如今,Xi安瓦城墙的情节很轻,轻得多。在他们眼里,城墙只是一堵把城市和城市隔开的墙。难怪城墙还是原来的城墙,但是Xi安在变,Xi安娃也在变。

以我的经验,如果有人说他是Xi人,但对城墙没有任何感觉,那么他很可能不是一个正宗的Xi安娃娃,至少不是一个曾经生活在Xi古城城墙下的Xi安娃娃。高大整洁的古城墙是Xi人的影子。长期生活在它的脚下,会生出城墙的性格。

我从小就住在Xi西安西门一个叫白鹭湾的巷子里。巷子的南端向西拐,离西墙只有几步之遥。在我的印象中,Xi的城墙应该是一个生动的、历史悠久的、具体的、抽象的概念。说实话,虽然今天的Xi安城墙内外都已经修得干干净净,但它穿得像一个渴望相亲的大龄青年。在我心里,还是觉得50年代的Xi安城墙更温暖,更亲切。那时候的城墙可能比较古老,有的几乎破了,但更浑厚朴素,就像一个白发白胡子的老人,安详善良。如果我有心,我会更愿意告诉他。

记忆中的Xi安城墙,不仅仅是一堵棱角分明的冷砖墙,一座雄伟的门楼,更是一个活生生的、关怀备至的、值得信赖的沉默的朋友。1955年上小学。那时候我虽然很好玩,但从来不让我妈操心我的学习。我小学六年初中三年是三好学生。当时学校放假,作业很少。除了在院子里和白鹭湾的街道上和朋友玩耍,经常出没的地方就是爬城墙;在城墙上放风筝,练拳击、绣腿;钻进城墙的防空洞里捉迷藏;在城墙外的树林里捉蟋蟀、蜻蜓、蝉、蝴蝶、松鼠、荠菜、软地;在护城河游泳,抓青蛙。在Xi安方言里是“土匪怎么了”。

最让我兴奋,最让我妈担心的是,我曾经尝试过把壁虎“贴在城墙上”。其实沿着城墙内立面,建有一定倾斜度的砖缝,可以用双手双脚一点一点的蹭上去,最多两米。再跳下去,充其量属于那种练得窝囊的,一般都是有惊无险,好玩间哈阿哈笑着逞强,就算个屁蹲着,谁也不笑谁。

在我的记忆中,从20世纪50年代到文革结束,Xi安化爬城墙最常见最快的方式是“爬水槽”。当时,Xi古城城墙内每隔60米就有一个上下运行的流槽,为砖石结构。可以保证城墙顶面(称为海)的雨水在城墙下顺畅流动,防止城墙被雨水浸湿。沿着凹形水槽的内侧,有人工脚窝,可以手脚并用,更容易攀爬。在墙顶的女墙的尽头,是最危险的,因为女墙虽然短,但是垂直。好在总有几个合适的立足点可以借。

对于住在城墙边的Xi安娃娃来说,城墙是他们放飞心灵的地方。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Xi安所谓的高层建筑中,能超过钟鼓楼的屈指可数。如果想登高望远,上城墙是最好的地方。况且那时候城墙都是随便盖的,一分钱都不交。当然,如果大多数人想爬城墙,就应该从“马道”沿着梯形坡道走。

春天和景明,站在城墙上,蓝天白云下的钟南山清晰可见。数百只野鸽群集在西门塔上,在城墙内外自由飞翔。在仲夏夜,城墙附近的孩子们会聚在一起,在城墙顶上卷一张竹席或草席来数星星。深秋,我有多少次坐在城墙的垛上,看着大雁以之字形或之字形向南飞?隆冬腊月,站在城墙上看雪,城内城外都是白的,让人忍不住想吼两声,或者说倒好肚子就能清清白白了。

直到文革初期,我还在高二。当时学校内外完全乱了套,社会上“血统论”横行。我属于“狗娘养的”,不用上什么学校。所以,有时间就去城墙练小提琴,拉得好拉得不好,欣赏自己。或者面对城墙外的树林,学习京剧铜锤:呜呼—呼—哈—哈哈!或者跑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婴儿床,与其说是练习勇气,不如说是缓解内心的痛苦和困惑。

我相信城墙在每一个Xi宝宝心中都是厚重而炽热的。每当你遇到开心或者难过的事情,你都想和它聊天,好像你觉得它能理解。认识了喜欢的朋友,我想先一起去逛逛城墙,让城墙可以见证彼此的脚印和文字。人们只需要在城墙的垛上遥望远方,多少过往的故事就会浮现在脑海,多少阴郁的情绪会突然消散。

随着时间的推移,Xi安正在发生变化,变得越来越新。Xi·安·伊娃也在变老。600多年过去了,Xi的城墙依然巍然屹立在这里。它将永远关注、倾听和照顾身边一代又一代的Xi娃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