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的嘴 撰稿人: 徐永泉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菜色也。人以食物为先,嘴的重要作用除了说话就是吃饭。

看着自己的嘴就是看着别人吃。看着别人吃饭,尤其是看着别人吃得好,吃着自己很少吃的东西,别人吃得津津有味,观看者会眼睛不动,喉咙会不由自主地上下活动——咽口水。这个“看起来”,应该是“看到”—。观察者和观察者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两英尺。看书的时候老师说往远处看叫看。为什么要看嘴巴?饿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不吃肉,遇到某个正在吃肉吃肉的家庭是莫大的幸运;能站在人家门前,饱览丰盛的美食,也是一种满足。调皮叽叽喳喳的孩子还在看着自己的嘴巴,好像在参加一个重大的仪式,很守纪律,很虔诚。虽然近在咫尺,却仿佛凝视远方。所以原来的“警戒口”被巴渝老乡称为“警戒口”。

我有过两次难忘的盯着自己嘴巴的回忆。

第一次,大概七八岁。父亲的村子要做桌椅,来了两个木匠师傅。他们做饭吃米饭。父亲警告:“师傅不准去看,不准吃,更不准吃。如果你不听话,看我能拿你怎么办!”一开始是我做的,后来没办法了,就走到门口看了看嘴。他们叫我吃饭,我说不吃,我却一直站在那里。于是他们来拉我,我半推半就进去了。紧张地吃了几口一碗白饭。可惜父亲过来说事情,一眼就看到了我:“你,为什么……”我很茫然,心想,完了。还好大师傅救了我:“小弟太客气了,死活不肯吃,我们就坚持让他先吃再端碗。”

再一次,我已经初二了,我是个大孩子。大部分同学周末回家,我一个人在宿舍,正要脱衣服睡觉。突然来了一点点鲜肉,强烈的搅动了我的嗅觉和味觉。为了搞清楚,我跟着香气走。宿舍楼另一头,三个男生歪着头在啃骨头,嘴里吱吱叫;在他们面前,三石架起一个瓷壶,壶下的柴火烧得通明,几个娃娃的脸都红了。我被肉的香味粘在门上,但我忍不住。我鼓起勇气说:“好的,你……我也吃点硫胺素。”等了两三秒,他们还是津津有味的吃着。他们应该听到了,但他们假装没听到。“我开玩笑呢!”我只好要求走楼梯,悻悻地走了。

现在想想,几个孩子就很划算了。那时候农村孩子上了中学,周末回家牙疼。他们可能离家太远,回去吃肉,体重增加,体重减轻。于是,他们把所有的分钱都掏了出来,放在一起,去食品店买了几斤精心雕刻的骨头,找了几根石棒,向食堂的厨师要了不到一半的盐,炖了骨头过节。壶和盖是瓷壶,平时打水洗面洗脚。

现在生活好了,不怕没孩子吃,就怕孩子不吃。有无数年幼的父母或者公公婆婆的爷爷奶奶在屋内和屋外追着喂食,生怕孩子吃少了会饿着,或者营养不良。你以为这样的孩子会在别人吃饭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嘴巴吗?

孩子不看嘴,大人“看嘴”。当吃饭的问题解决了,达到一定程度,人的饿斑就会从嘴和胃转移到其他地方。在重庆,有一个词叫“看”,意思是观察、参观、揣摩。每个人都有爱美之心。男人喜欢看美女,女人肯定也喜欢看帅哥,只是含蓄和隐蔽。

我不是有意自嘲或者贬低自己的嘴。看你的嘴不是那个时代的错,也不是孩子的错;“王嘴”,不是这个时代的错,也不是大人的错。看嘴就是看嘴,没对错。相反,它们是人性中最自然、最简单、最具启示性的部分。现在的孩子基本看不到自己的嘴巴,但我很可怜他们:这是人类的某种退化,还是现代社会或现代人有问题?

我希望我们的品味回到孩子们喜欢看他们嘴巴的时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