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家乡的散文 ,京香

  • A+
所属分类:创业故事

我家乡的芦苇

文本/梁潇

我的家乡邢台的芦苇,是童年的天堂。当时我们村三面都是芦苇环绕,成了村子的绿色天然屏障。每到深秋芦苇黄浮的时候,整个村子都包裹在一个银色的世界里。

我的童年是和这根芦苇一起度过的。现在,芦苇都没有了,美好的童年时光也在风中飘荡,成为遥远的回忆。

芦苇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大多生长在水边。茎中空直,分节,叶狭长,绿色如竹,根可食。初春的第一场小雨融化了满是灰尘的土地,一夜之间芦苇遍地发芽。我们在这里称它们为芦苇。芦苇球果可食用,也可入药。魏坠儿汤是治疗小儿麻疹的偏方,据说很有效。芦苇锥仍然是一种罕见的美味。当你拔出一个又白又嫩的芦苇锥生吃时,它尝起来又甜又长满草。

芦苇是一个五彩缤纷的花园。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异国的花草争奇斗艳,蜜蜂蝴蝶翩翩起舞,使之成为梦想的天堂。选择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找一个长满芦苇草的空地,躺下看白云飘动,坐着看云翻滚放松,蓝天白云竞相辉映,沐浴春天温暖的阳光,停下思绪,净化心灵,完全融入自然。

秋千上有一个水池,水很浅很清,看得见鱼虾。夏天,它成为朋友们最常去的地方。星期天,我和朋友们成群结队,无视父母的劝诫,跳进凉爽的水池里疯狂玩耍。一个泡泡持续几个小时。有时候可以整天泡在泳池里,这样就错过了午饭,急着让爸妈四处看看。你不能撒谎。泡了一天皮,骗不了父母。当你用手指轻轻地抚摸它时,你会显示出一系列的白色痕迹。很多家长都会给你很辛苦的训练。

我最喜欢的是在里面玩捉迷藏。每到盛夏,芦苇长得比大人还高的时候,小伙伴们就钻进芦苇丛,拔一堆高高的杂草,织一顶绿色的草帽,伪装成八路军的隐蔽战士。“敌人”难找。当然,我发现了一种非常激动和独特的成就感。

野果是芦苇中不可缺少的,最喜欢的食物是一种昆虫,我们在这里称之为“水牛”。这不是南方用来种地的水牛。“ Buffalo ”是生长在树上的昆虫——,只不过天牛甲虫身上没有斑点,属于甲虫。成虫棕黑色,有两个触角和两个钳子,有翅膀。雄成虫会飞。幼虫乳白色,长约英寸,生长在土壤中,以芦苇根汁为食。初秋的一场大雨浇透了大地,成群的水牛“ ”破茧而出,纷纷从地下钻了出来。村里的村民不想错过这个一年一度的盛宴。每个人都带着锅和桶,成群结队地去芦苇丛中抓“水牛”。Catch “ Buffalo ”也讲技巧。你需要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水牛的脖子,然后把它放进桶或锅里。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被水牛两颗锋利的牙齿咬到。当雨转晴时,每个人都会满载而归。切掉“水牛”的触须、翅膀、牙齿,洗净,或不加任何调料炸或煮,放适量盐。煮熟后即可食用,味道鲜美,清香扑鼻。特别是雌性“水牛”,大腹水牛“水牛”,啃最后一只,满嘴都是油。蚱蜢也是很好吃的食物。秋天草茂盛的时候,蚱蜢长得又大又肥,是抓蚱蜢的好时机。大约有几个朋友用草把蚱蜢串起来,烧一把干草,把蚱蜢烧成金黄色。香喷喷的游戏顿时让你垂涎欲滴。芦苇中有许多野果,如红薯和纺锤,非常好吃。每到秋收季节,芦苇里的铁豆子都可以吃。铁豆是一种攀缘豆科植物,茎生长在芦苇周围,豆荚像大豆但比大豆荚小。之所以叫铁豆,是因为它的豆子完全成熟后,变得硬得不能用开水煮了。铁豆嫩而不硬的时候,奶奶会让我摘一些铁豆荚蒸着吃,味道比黄豆还香。

秋收种小麦,苇群飞,苇叶变黄,该收苇了。到时候全村老少都会去荡秋千割芦苇。大家把芦苇捆成一捆堆在一个空地上,等芦苇干了,用树叶把它们剥下来,把断了的梗卷成箅子做座椅。据老人们说,在我记事之前,大多数村民靠编席为生。每当农闲时节,村民们就把芦苇编成芦苇席,拿到市场上卖,拿着拿到的钱给家里补课。我们村做的芦席挺有名的,几百里外都有卖。就我记忆所及,父亲偶尔会做座椅,只供自己使用。父亲也教过我做座椅,但现在已经忘了。后来从初中到大学毕业离开家乡上学,结婚生子上班,定居城市。20多年后,随着社会的发展,村民对芦苇的使用越来越少,芦苇的面积也缩小了。直到现在才彻底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留给我的只有遥远的回忆和深深的芦苇情结。

家乡调查

文本/王建波

我的家乡位于临城县西部山区,那里有许多悬崖和沟壑,陡坡和森林深处。1000米以上的山峰都是低头的,森林覆盖率80%以上。临城县著名的小天池风景区就坐落在这里,风景优美,每年都吸引着众多游客。

我家乡的地形陡峭,所以整个村子很难在方圆找到一英亩以上的平坦土地。村民只能盖房子,开田地,沿着山河修路。于是,外国人进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散落在半山腰的家庭和散落的农田。有些农田建在接近90度的斜坡上,在上面种植庄稼。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他们,你真的应该感到新奇和惊讶。当地人已经完全适应和融入了这种自然的生活,负重走在陡峭的山坡上。相反,让他们在平地上移动,就显得有些不自然,以至于走路时总是习惯性地把脚抬得很高,以避开路上凸出的石头和荆棘,让城里人一眼就能猜出他们是山人。

家乡地理位置偏远,很少受到外界的干扰和破坏,尤其是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时代的负面影响。到目前为止,村里没有工矿企业,也不存在大量外国人涌入造成的环境问题。河水清澈的小溪已经汩汩流淌多年了。夜晚,夜色笼罩,山村静谧寂寞,人也寂寞。也许只有河中溪流的声音和野外昆虫的声音才能惊扰人的梦境,没有其他声音。一切都属于寂静和自然。村民的日常生活不需要打井打水。只要在山脚下或者河边挖一个池子,就会有泉水喷涌而出。水质清澈甘甜醇厚,入口清爽,远离城市自来水。为此,每次回到家乡,我总是带几个水桶来装一些家乡的水。

家乡的自然植被保存完好,在山区和乡村,大部分时间花草盛开,郁郁葱葱,枝叶繁茂。周围群山覆盖着落叶阔叶林树木和零星的灌木和荆棘。每年秋天,层层森林被染色,群山被红叶覆盖。即使北京香山有红叶,我想也只是这样。而且这里的红叶分布面积更广,品种更全。野鹿、山羊、野猪、豹子、狼、狐狸、獾等。在此期间漫游和繁荣,不时对农作物、家禽和牲畜造成一些损害,当地人民只能无所作为。山上有近1000种草类、蕨类和真菌,甚至珍贵的灵芝、猴头菇和燕窝也不少见。记得小时候经常上山捡干树枝灌木回家打柴。那些干枯的树枝,雨后往往会长出很多黏糊糊的透明的东西,我总是一根一根的捋走。长大后别人告诉我,我扔掉的是一种稀有的野生食用菌,叫黑木耳。

我的家乡有200多种野生药材。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暑假爸爸总是带着我们兄弟上山种药材。柴胡、黄芪、远志、川芎等是最多也是首选。一个假期下来,挖草药的钱不仅能满足新学期的学费,还能补贴一部分家庭。而这种草药挖掘生意,现在当地人一直在继续,这已经成为一种必不可少的收入来源。

和平原地区相比,我家乡的气候更冷,除了玉米、土豆、五谷之外,其他作物都不适合。当地人的主要经济收入来自种植核桃、板栗等干鲜果。由于土壤、气候等因素,这些干鲜果品质量较高,受到市场的青睐和欢迎。好年景,一个家庭光卖核桃栗子的收入就达到2到3万元。山里人淳朴节俭。如果没有重大问题,这些收入就足够维持一年的生活了。

近年来,由于信息的开放和对外部文明的向往,年轻人以工作和学习的形式离开了村庄,去外面环游世界。留在村里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原生村民,他们执着于周围的山川树木。夕阳西下,摇摇欲坠的身影,炊烟袅袅,流浪狗,墨香四溢的远山,定格成一幅永远的乡村画卷。事实上,它们已经成为这个村庄的标志和象征。有了他们,村子的记忆会更完整,更深刻,更持久。

如今,在国家政策的庇护和外部文明的冲击下,家乡越来越脱离了原有的生态生活方式。最明显的变化是,同村路变成了水泥路面,家用车进了村,自来水流入了家庭,手机和电脑网络成了生活必需品。而且村里积极响应市委市政府“回归邢台青山绿水走生态发展之路”,大力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发展环境,努力引导村民改变世代砍斧、烧柴、做饭等传统生活习惯, 推广使用生活垃圾产品和农作物秸秆生产沼气用于照明和烹饪,并在山村甚至一些依靠它们养家糊口的农田广泛种植森林植被

我的家乡永远是我生命中的一笔财富。它是我家乡的山川,和蔼、可敬、勤劳、淳朴的乡亲滋养着我的生命。我相信,在时代的发展变化中,我的家乡将会更加蓝、绿、绿,在快乐乡村建设的主旋律中奏响更加美好的自然之歌。

走在家乡的小路上

正文/邓

周末回家,出城沿107国道北行20分钟到一个岔口,两边的建筑都是灰色的,蒙了一层灰纱,看不清它的底色。我的内心充满了苦涩和痛苦……。家乡哪里像桃花源一样美?

我记得二十年前坐公共汽车回家。下车后,我要走一公里左右才能到家。虽然爸妈再三叮嘱要提前到车站接我们,但我们还是喜欢走回去。下车后,我们带着年幼的孩子,拿着一个简单的包裹。这只是一种享受和一次短暂的旅行。春天,道路两旁是笔直的杨树,偶尔有几棵槐树,山坡上一排排酸枣树在野外生长。尤其是在“五一”前后,杨树叶绿了,柳树绿了,枣树开了,绿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两边的庄稼绿了绿了,枝头不明的鸟儿欢快地歌唱,偶尔还有几棵槐树开了花;路边的野菊花和苦草,绿油油的,长满了一朵小小的黄花,可爱又招蜂引蝶;几只蝴蝶也飞来凑热闹。有时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虫子在路上爬行,真的很吓人。我躲得远远的给它让路,不敢出声,只为了打扰它。远处,几个老农民正在和他们的动物一起耕作。那是我儿子看到真正的蛇、牛、马等等的时候。走累了,就停下来跑到农田灌溉的井边。我拿起一把清水,抹在脸上。口渴的时候就用抽走的水喝,溅起浪花,那种清凉,甜,爽,说不出的爽。啊,多么愉快,一种放松!

我家在村口。回到家,放下包裹,见了父母,然后就出门了。走了30米就右转了,是一条不宽的土路。两边种了杨树槐树,偶尔还有几棵枣树。我环顾四周,四周是绿色的庄稼,蓝天上点缀着几朵白云。春天有麦苗和油菜花,夏天和秋天有玉米、棉花或一个萝卜、黄瓜、茄子、卷心菜……一样绿,一样诱人。有一些无知的鸡在地里觅食。如今,这一切都被水泥地里的水泥建筑所取代。天空灰蒙蒙的,远处隐约可见几个大烟囱,白天冒着黑烟,晚上有时还能看到火焰喷出来。……听说市里号召“让邢台回到青山绿水,走生态发展之路。”真是明智之举。

唉,我想我的家乡了!

回不去的是我的家乡

文本/王淼

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所学校到另一所学校。家里的时间少得可怜,匆匆如过客。每次回去都要带洗漱用品,换衣服。比如目的地名字是去你家乡的旅行。月休短,寒暑假短住。基本还在,只是翻新街道或者开新店。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改变,让我站在大街上恍惚。所谓故乡,包括过去的时间和事物,缺一不可。有点变化。都是错的。原味。所以家乡只能留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曾经说过我想一个人去旅行。其实这趟旅行已经开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路上遇到很多陌生人,和其中一些人成为朋友,然后从朋友回到陌生人。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棵大树,已经长成不可改变的形状。也许我们可以通过修剪一些树叶来友好相处,也可以几年不吵不闹不脸红,但终究不能真正接纳对方。要知道,恭敬是个贬义词。

我遇到过一些人,他们还没长出坚实的枝干,就都烙上了彼此的生命。就像陪伴植物一样,我拥有的一切都与你完美契合。

有人说谢谢你包容了她的小心思。其实我该怎么说宽容呢?——我一直觉得你应该这样,就像认识多年的你一样。

有人说我们再也回不到在一起的日子了。现在四人四轨。但是你知道当我们挤在一张床上,听着雨声,我心里有多幸福多幸福吗?毕竟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没有谁就不完整。

有人说我们都要“嗯”。三个字喊出了我的眼泪。是的,我们都应该没事。因为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在一起。

家乡手工粉丝

正文/董

我老家在太行山旁边,山多山多。家乡人喜欢用大锅做饭,里面有白菜、豆腐、粉丝、海带等。有时候没有肉,看经济条件和吃肉还是吃素。大锅里的材料,海带,这里没有,其他的都有。用豆腐粉条,切一个白菜或者切半个瓜,放不放肉,不管灵巧不笨,只要火上炖一会儿就会变成一个大锅。

在大锅饭里,粉条应该是必不可少的客人。红薯多的时候,每个村的人都是过年前做的。做粉丝不是很复杂。磨制、糊制、缺条、水煮、晾制都做好了。以前我们家用乐和床压粉丝。很多人做的都是纯红薯粉丝,只是一种纯淀粉,技术上不算太精致。

到处种红薯的时代早就随风而逝了。很多人吃红薯变新鲜了,做粉条就没那么普遍了。但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风俗习惯和爱好并没有改变,舌尖上的味蕾还记得,还爱吃粉条。所以,在市场上,有的人做粉条,把别的面条拌在面里,吃着就没意思,不咬;更生气更可恨的是,光图好看,网里掺了胶,不熟不咬。人真正喜欢的,还是穷时候吃的纯红薯粉条的味道。

近年来,平原上古河道沿岸的村庄有很多沙地,种植红薯。在丘陵地带,有特殊的红薯和粉丝。他们愿意保留自己祖传的手艺和旧口味。

太行山脚下有一个宫德旺村。它有数百年的历史,仍然制作手工粉丝和挂面。第三年冬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和一个文学朋友来到公德旺村,看这里的人做粉条。

从村北坡上下到村口,不远处,可以看到一缕青烟从街上升起。当我们走近时,我们看到几个人在南墙的底部做粉丝。灶台是石头砌的,外面抹了新泥。上面安了一个有文字数字的大锅,装满了水,一个老婆婆在添柴。炉子的右边是一张方桌,上面摆着一个大瓷盆,一个老人和一个中年人,挽着胳膊,一只手按着盆沿,另一只手握着拳头,还有一个大大的圆圆的饺子。炉子东边,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两根筷子一样的细棍,等着挑粉条。他身后有一个冷水罐和一个木架子。

说话的时候要润滑一下脸。抓住一只手使劲推。就像一条叽叽喳喳的鲶鱼,从你的手指里出来。老者伸手拉了个球,放在安全帽做的漏瓢里,放在锅上。他另一只手握着拳头,轻轻地敲了敲勺子的手腕。在安全帽下面钻孔,孔的大小和形状决定了粉丝的粗细和圆度,这取决于人们的喜好。敲着它,一缕白胸贴下来,进入微沸的开水锅。东方男人用大筷子,像渔夫走鱼,轻轻打转。过了一会儿,锅里的竹条颜色从白色变成了土黄色,煮透了就成了晶莹的粉条。挑出来,先放在大桶里冷却,然后拿起来挂在架子上晾干。锅里还有一个勺子。

这时,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来了,叫他张老师。他跟我说,你现在看到的就跟唱戏一样,只有大结局。要做好粉丝,必须从红薯开始。挑出没有黑点的红薯,打浆,用细纱布过滤三四次,使淀粉细腻纯净。

我也知道粉条出锅后不能直接烘干,冷冻解冻后再烘干就可以最后完成。村里的一个主任带我去看的。进了院子,拉过东屋的棉帘,看见地上挂着一个冰坨。他说粉条是冰包的,前一天晚上冻的。晚上,他拎着喷壶,在薄薄的冰皮粉条上喷水,让冰结更厚。第二天天气好的时候,一个一个打。随着棍子下厚厚的冰层的破裂,粉丝呈现出一种精致美丽的样子,就像一个美丽的女人在洗澡。挂在屋顶上,泡在几缕阳光里,很快就迎上了微风,载歌载舞。

张老师说,粉条越纯,粉条越强越亮。粉条确实比人类脆弱得多,但他们有死而不救的气节。粉丝绝对拒绝雾霾。无论是在冷冻前的干燥过程中,还是解冻后的干燥过程中,只要受到雾霾的侵袭,粉条都会碎成碎片打起来。好在在山脚的山丘和山坡上,远离雾霾。

手工的做法让面食和人有了更多的情感交流,这也是为什么它比生硬的MoMo的机械产品更有温情的原因。手工粉丝和很多手工面一样。即使目前这不是一个有利可图的行业,人们仍然愿意享受自己,以此来纪念他们的祖先,在继承中享受自己,并期待长远。

家乡腊八粥

文本/张海民

每当到了一年一度的腊八节,人们还在工作,心里早就慌慌张张回家了。我不记得有多少年没吃腊八粥了。我尝过外面世界的美食。腊八节还是想吃妈妈做的腊八粥。

我们家乡的腊八粥就是在村口的石磨上把稍微泡过水的玉米磨成半颗粒状的颗粒,用簸箕簸去玉米皮,筛出面粉和小颗粒,加入胡萝卜、菠菜、豆腐、肉末、洋葱、生姜、大蒜等调料。忙碌了一夜,童年的睡梦中飘来一大锅香飘的腊八饭。

然而,加工腊八豆在当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全村只有一台压路机,还得生产队的驴拉。腊月初五,顶着刺骨的寒冷,收拾好石磙,蒙上驴眼,开着“ ”,开始磨腊八道。全村人争相排队,一个个处理,晚上点煤油灯。农历十二月,成年人应该做一些小生意来赚钱过年。排队等候的苦差事落在我们这些贪吃的孩子身上。我们把手放在袖子上,用热气跺着脚,不时地向前移动我们的包或盆。人群不时爆发出笑声。轮到我了,我赶紧给父母发了信息。不知道当时有多激动。

第七天晚上,我妈最忙。洗菜,泡豆,切肉,炒豆腐,案板剁的恰到好处,灶上冒烟。我一上床就闻到了长长的肉香,突然贪婪的哭了。我妈抓了一块刚出锅的肉,最后吃了,直到梦里都是甜的。

困的时候,我妈端上第一碗好吃的腊八粥,立马爬到炕上,一碗接一碗的狼吞虎咽,直到我再也吃不下为止。

吃早饭的时候,董家大姐姐和贾茜大妈笑着给他们送来腊八粥,父母赶紧放下碗,聊着感恩,找碗找盆,笑着送出去,洋溢着村里村民的关怀和关爱。妈妈还把我们的腊八粥一碗接一碗的给邻居。结果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裹着头巾端着腊八粥的大妈大妈多了去了。腊八粥的热气也温暖了这个冰冻的早晨。

一大锅腊八粥需要吃几天。太冷也不会差。早晚吃腊八粥,中午吃腊八面。父母在新的一年里聚在一起,可以吃一顿省事的大餐。

时隔多年,腊八节家乡的人依然喜欢煮腊八粥。现在做腊八粥没那么难了。腊八豆在街上卖,都是经过剥皮机精心加工的。味道相当不错,菜也相当丰富。腊八节的早上,热气腾腾的腊八粥依旧互相送,这种传统的人文关怀继续着。每年腊八节,妈妈们都可以吃各种口味的腊八粥。为她高兴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在外面创造了精彩的生活,却渐渐淡化了浓浓的留恋和魅力。

——我好想吃一碗老家的腊八粥。

家乡的野菜

正文/李

前几天,有人在菜市场卖野菜。绿叶嫩香,让人垂涎欲滴。现在是初春,看着绿油油、清香扑鼻的野菜,仿佛看到人们在田里挖野菜,闻着野菜的清香,家乡一望无际的田野呈现在眼前。

小时候有个制作组。当时粮食短缺,所以大家对野菜情有独钟。每年春天,当柳树变绿,春花盛开时,人们就提着竹篮和锅铲在广阔的田野里挖野菜。

挖野菜真的是一种享受。耳畔风柔,阳光暖人。鸟儿在头顶上啁啾,白云在蓝天上漂浮,人们的心情是如此愉快。站在田野里,站在温暖的春天里,随便瞟一眼,春天气息清新的嫩野菜就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三人一组,两人一组,邻居聊起村里的趣事,兴致勃勃的挖野菜。新鲜的野菜从土里挖出来,扔进我们的竹篮里,笑声在田野里回荡。

在众多的野菜中,我最喜欢荠菜。荠菜又叫土菜,因为它在地上爬。它有点像菠菜,但它的叶子有浅齿。当你仔细看时,一层薄薄的绒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挖荠菜的时候需要用抹刀沿着根部挖深,不然它的根部很容易断。有的时候,荠菜和其他绿色植物混为一谈,我们总是要弯腰仔细寻找,因为一不小心,荠菜可能会漏网。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你可能会在山脚和水沟旁边发现不断生长的荠菜,在一个地方聚集了很多荠菜。

多挖几次野菜,会有一些插曲。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很快挖了一篮子野菜。此时,午后的阳光金黄而柔和,土壤如此芬芳,空气如此清新,春风让人心痒痒。看,还早。大家决定玩一会儿再回家。蓝天下,朋友们自由奔跑,田野里广阔的绿色地毯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我们像快乐的蝴蝶,相互追逐,享受春天的舒适。

该回家吃饭了,因为太阳要下山了。但是,找遍了所有的地方,还是找不到野菜篮。我慌了,出去挖野菜。野菜没挖回家,连篮子锅铲都丢了。回家怎么跟大人解释?坐在地上,沮丧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小伙伴们围过来,不停地安慰我。你从每个篮子里拿一个,他拿一撮给我。淡绿色的叶柄摘下肥硕的叶子,在风中轻轻拂动。看着手里的野菜,我笑出了眼泪。

可喜的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在一个山坡下发现了我自己的装满野菜的竹篮,却心有灵犀地倒在了地上。现在一想到伴侣之间的友情,就觉得感慨万千。

满载而归。晚饭时,妈妈精心挑选了荠菜,洗净,焯水,撒上盐,以满足我们全家的饮食需求。荠菜可炒、可冷拌、可做馅、可煲汤烹饪,吃法多样,风味独特鲜美。不带花的荠菜嫩滑可口,不需要用大蒜或生姜调味,因为荠菜本身就很香。

俗话说,“荠菜是阳春三月三日的灵丹妙药,而且正如诗经所说,“甜如荠菜”,可见荠菜不仅是一道佳肴,也是灵丹妙药。据中医书籍记载,荠菜具有调脾、利尿、止血的作用。“桃李愁城风雨,荠菜花春在西头”。在温暖寒冷的季节,娇嫩的桃李花怕风雨,卑微的荠菜花却在一点一点开放,迎接风雨。可见,越是普通的东西,往往生命力越顽强。

哦,野菜,在这个春风的季节,遥望家乡,依稀仿佛晴空下,春风吹着野菜的绿叶,可爱的野菜在向我招手……

明春属于普通野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