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 学者: 张家之女

  • A+
所属分类:创业故事

2015年2月24日,我离开大陆,一个人来到台湾省。从北京到上海,从上海到台湾省,我一个人。两个晚上,一天的跑步。为了怕父母担心,我骗他们说我和小伙伴在一起,只是因为我担心他们会担心我,但我能感觉到父母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人,但他们只是想听到我有个人陪着我,有更多的安慰。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次。最近一次是在2013年3月,当时我来到BNU进行第二次面试。我一个人,坐了夜车。复试回家,听妈妈说这两天很担心。我当时就告诉自己,这样的事不能告诉她,让她很担心。所以,每次有这样的事情,我总是自己完成。结束的时候,我会回去告诉父母这段经历。因为我知道我父母年纪大了,他们没有理由恐惧地跟着你。7月份回家,我会单独给他们讲讲我自己。

其实内心深处,我很害怕坐飞机。因为看了很多事故,不知所措,没有安全感,担心自己会倒霉追到手。所以,我坐飞机绝对睡不着,因为我觉得不安全。我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我小的时候喜欢和妈妈睡觉。有时候我妈起的很早,不小心把被子盖在我头上。天太黑了,一股无助的力量笼罩着我,我立刻哭了。所以我害怕黑暗,因为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很无助。所以,我觉得我不适合长时间飞行,因为我睡不着,因为我确定会有一些时间差。飞机即将着陆时,估计需要放一个滑行轮。突然砰的一声,真的吓到我了,不过还好安全落地。第一件事就是给我爸发短信,说他安全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最担心我的人。

刚踏上台湾省,感觉一切都那么陌生,一切都那么新鲜。看到繁体字,高大的椰子树,看到台湾省人,我很激动。我看到的一切都刺激着我奇怪的神经。感觉就像一个去了城市的农村孩子,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好,看到了就想往心里去。在潮湿的空气和凉爽的风中一路乘坐公共汽车是很好的。一路上没有高楼大厦,只有高高的山,高高的椰子树,还有看起来很古老的三角形房屋。司机师傅要把我们卖到山里去吗?

确实,走了大概两个小时,终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国立中正大学。太美了。关键是树多。我梦想的大学是许多树。如果你因为树多就把我当犯人,那你真的瞧不起这个学校。中正大学是一个你可以随时发现惊喜的地方。走进校园,你会看到一座桥。桥下是自由的天鹅和鸳鸯,很舒服。左手边是另一座桥,从北向南延伸。这座桥很特别。听中正的小伙伴说,如果你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可以从桥的一头上去,如果另一头正好有人上去,可以促成一段美好的婚姻;相反,如果情侣手拉手过桥,到了另一端就会放开对方的手。我很想上一次那座桥。感觉很特别很普通,但正是因为人们给了它更多的意义和价值,我才在桥上感受到了一种神圣感。可惜整个过程只有我一个人,好像少了什么。

中正大学没有平坦的道路,所以你很少看到女生穿着小裙子走来走去。许多女孩选择运动鞋、裤子和自行车。我对台湾省女孩的印象是,她们都有嗲嗲的声音,穿着很时尚。中正的女人绝对不是这样。他们骑摩托车,霸气不输给男生。中正大学的男生都很温柔,都是南方水土绝对标准培养出来的脾气很好的男人。与mainland China的东北男人形成鲜明对比,更别说男生了,东北的女生都会自卑。

来台湾省一个月了,熟悉了中正的环境,熟悉了身边的同学老师,熟悉了这里的风俗。有时候,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回到了BNU,好像我见过我曾经熟悉的同学,但是当我仔细看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学期还不足以完全适应这个校园和这个环境。然而,我还是无法接受一个月过去了。

时光飞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