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首诗的回忆 ,本文作家: 程汝明 [文集]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这辈子
,我只有一个遗憾
,就是认识你
很多年了
,是一朵单纯的花
——当我掌管一家公司,爱上文艺的时候,几乎每个月,艺术界的朋友们“/[/除了陪吃陪喝陪说,还要谢绝各种赞助“ ”。这让我很痛苦。
一天晚上,我做了“退会”的决定:退三会。并发誓:今生今世,不再参加这样的组织。虽然这些联想,在当时是一些人毕生的梦想。
离开会场后,我有过短暂的失落,但很快我的心情就平静了。——有诗有文,可以自己看;临池润墨,自得其乐。没有人推着人挤,满屋都是酒精,男人在甩女人的头发,捶胸顿足,故作高深,怒气冲冲地大喊大叫。
同年,我把1991年07期的《雨花》寄给一位在安徽读书的女诗人。这一期有我的“忘记”:

忘记我
没有边
,也没有边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