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决定。 ;撰稿: 一个人的雪域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早上上学的路上,路过十字路口,闪烁的绿色瞬间变成了鲜红色,于是我踩下刹车,停在路边,等待绿灯亮起。从斑马线的另一个方向,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老奶奶走了过来。她双手拿着一个看似很轻的包。看她喜欢在垃圾桶里找东西,我猜她大概是个流浪的人,一路上捡的垃圾都在她手里。引起我注意的是,她总是边走边自言自语,问自己问题,然后自己回答。她很专注,好像身边没有人存在。我不禁感到难过。不知道她有没有家庭,还有没有孩子和家人陪伴。她一定过着悲惨的生活,否则,她怎么会落到这个田地!但是同情毕竟很难立刻产生实际的帮助和效果。绿灯来了,我们自然就分东西,开始各自为政。也许以后就很难有交集了。

我一直坚持,自言自语是一种病,至少是一种亚健康的省级状态。当然,我不排除有些正常人因为某些原因故意这样做的例外。小时候哥哥也喜欢自言自语,但那是我爸妈下地干农活,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当他一个人在家守着门时,他不得不自言自语。那是一种无奈的孤独,于是我妈说,我每次上学,哥哥都会爬上巷子口的小山,陪着自己玩,直到我放学回来。是一种我感受不到的孤独。

从小到大,再一次自言自语的人,每个月都会接触到村里一个固定的集市日。每个月的第二天和第八天是集市日,各种卖衣服、小吃和新鲜蔬菜的小商贩聚集在村子里,周围村子的人聚集在这个小市场里购买他们生活所需的东西。而且每天赶集,我总会看到一个疯狂的中年妇女,衣服很破旧,脸很脏,专门捡烂叶子或者其他大家都不要的东西。她看起来很可怜,但很少有人同情她。一方面是因为每个市场都有她,大家都习惯了,对她的存在没有感觉;另一方面,因为她也是有家室的人,听说一对儿女已经成家立业,但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了精神市场。她的身材往往孤独瘦弱,没有人愿意和她交流,因为她肮脏,没有意识。所以她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言自语。看到别人买东西,她也会加入其中的乐趣,希望别人能给她一点小恩惠。她经常主动找别人聊天,总是得不到回复,只好给自己一个答案。无理取闹的孩子嘲笑她又脏又笨,无聊的农妇经常骂她离远点,看似善良的商人一次又一次让她远离他们的小摊。世界那么大,她一个人。不知道她一个人生活了多少年,不知道她的另一半是不是也疯了,但现实告诉我,她是那么的孤独无助。

自言自语是一种冰冷的孤独。怎么救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