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 ,来源网友: 王永忠

  • A+
所属分类:创业故事

我的家乡营口有一口井。在谈井之前,请允许我说“ Ying ”。

一言难尽。“郢”原来是楚国的都城,也叫楚国,在今天湖北省江陵县的北面。秦国灭六国,楚国屡败,迁都。楚国的最后一个国家是寿春,即寿州,即现在的安徽省寿县。楚国迁都后,仍称京师曰“郢”。后来楚国死了,但是“嬴”的爵位还在。楚遗民,主要是寿春周边的楚人,称老家xx营“,或直接称村子婴。

我家乡的井在营口。

井是老井。至于这口井的年龄,瑛子80岁和90岁的人说不清。我父亲曾经告诉我,从他记事起,井就在那里。

老井井口不大,比米筐厚不了多少,只能容纳一个大水桶或者一个大人进出,上下,但是井口向下逐渐变厚,最厚的地方直径近两米,然后直到底,深度15米左右。井壁采用同色青砖,井场采用挖空暗红砂岩制成。

老井是一口像样的大井,也是附近几个瑛子唯一的深井。但据我记忆所及,基本上是一口枯井。当我们七八岁或更大的时候,我们可以去井边打水。我们打水的时候,用小水桶放下,摆几下,一次只用两三碗水就能把它提起来。水很少,成年人一般不怎么打水,抽不出时间。几个小男孩一起打水是常事,我们边等边玩。

为什么这么大的井没有水?老人们的传说是,那口老井挖的时候满是水。后来,在一次维修中,井的主人冒犯了修井师傅,修井师傅在完成工作时堵住了井中的一个弹簧。之后,老井失去了源头,井也干涸了。

所以,找到春天,老井就可以复活了!

有一年,村民决定寻找泉水。大家凑钱请一位老人修井,从井底取出几圈青砖,挖了一尺深。然而,他们仍然没有找到堵塞的弹簧,这是徒劳的。村民们很失望,但是修井的老人很舒服。到了之后,老人从棉布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神神秘秘的递给了父亲。我也加入了——一个黄白相间的草!老人说:宝贝!是药。我不知道老人从井底挖了什么。

1978年,由于江淮干旱,人畜饮水困难,村民们又把目光转向了老井。那次请了专业的钻井队,七八个人。他们在我家住下后,在井场支起一个支架,挂上一个铁葫芦,绕上一根绳子,在绳子下面绑上一根长钢条,开始下沉。铁葫芦一次又一次的滑动,绳子一次又一次的上下,钢钻一点点的往下。我不记得花了多长时间。最后钢钻一抬,水就从钻孔里蹦了上来,水柱几尺高,地下水位上升一尺,最后井水上升到离井口五六米,稳定下来。

复活老井带来的地下水真的很珍贵——清澈甘甜!按今天的话说就是优质矿泉水!我们确实把井水当成矿泉水,下班或放学回来,直接舀起来倒掉,提神醒脑。

老井里的水滋养着村民,村民也尊敬老井。大人小孩自觉维护老井安全卫生。长辈说老井有灵性,天上的彩虹也是老井来的!每年除夕,各家挑完最后一担水后,在老井上放一根香,放鞭炮,取名“封井”。新年开始后,通常是正月初三的清晨。去井边打水的人也烧香鸣炮,喊“开井”。

对了,还有一个秘密:就我记忆所及,吃老井水的几百个人,没有一个得癌症的。老人一般八九十岁就去世了,最老的是我二姨,活到101岁。对此,我认为老井功不可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