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时 :发稿人: 郝子奇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金山寺

奇水,没有断桥。敲徐家沟柴门的那只纤弱的手,应该是趟过水,领着那个淳朴的后生。他们一起在金山寺,听着诵经的风暴。

这座断桥是后来的人建造的。

历史有差距。爱情怎么才能抚平这个长长的伤口?

金山寺下。齐水干净。

海岸。绵延的竹林足以容纳千秋万代的缠绵情怀。装满强风的麦穗,足以喂饱世间的爱情。那时候你只需要男耕女织,这就是幸福。

我会做的。找不到宋代门环来验证爱情的悲欢离合。

当时风云低微,衣裳飘飘,娇滴滴的白蛇夫人,决心万劫不复,敲开了金山寺的大门,人道之水在她身后涨涌。

传说中的洪水已经退了很多年了。那些洗过的白色岩石只有沧桑的青苔斑。他们的沉默使一个难忘的证人成了秘密。

在复活的杂草上,有白色的菊花,一只接一只的蚱蜢,在现代的阳光下振翅。寺庙很深。没有法海。

没有白娘子。没有徐贤。

仿佛洪水过后,舍曼在爱情的奔跑中以同样的方式去了西湖,再也没有回来。

多年来,历史上的一切都已经老去。

唯有不朽的爱情,站在无尽的齐水边,不变。

桑园

采桑归来的女子,一定看到了从卫懿公流放来的鹤,收起江山的翅膀,在岸边等待黄昏。

太行山低矮高耸,风开的缺口是战马的蹄子传来的。

历史的一页,就像是在奇水转了一个弯。曾经繁华,迷失在河岸。只剩下一个村子,一个石头做的小院子,把桑叶都吃了的蚕,从千年的茧壳里飞出,变成了蝴蝶。

一千年后,我看到了采桑的姑娘们。它们像蝴蝶一样在树上跳动,绿叶成了它们微笑的理由。

此时,贪婪的蚕虫,在院子的叶子上,让婴儿吮吸乳汁。

似乎一切才刚刚开始。

漂浮的白云,被雪糕水打湿,就像即将起飞的蝴蝶,在水中轻轻张开翅膀。

那时,在桑树上,有一些鸟在等待幼桑成熟。

几千年来,这个小村庄一直在等待土地上涨的秋天。

朝阳寺

我无法想象几千年前太阳照在这座山上的时候。

孤独的皇帝,看着自己的山川,在阳光下忙碌。

或者,等到最后一个冬天的日出。

那时候日出已经落下两千多年了。现在,在沧桑中脱颖而出的,依然是坚硬的太行山。依然是太行山上的一株卑微的野草。没有名字的野花依然比野草还高,它们的盛开掩盖了辉煌和衰落的朝代。

一座寺庙,悬在太行山之上,是一个历史标点符号。

之前的故事被岁月省略了。之后,历史被叙述。

穿过太行山坚硬胸膛的是风雨。叙事是流水,带走瓦片上滴落的阳光。我们说的是变化。朝戈是古老的,新的繁荣正在朝戈被埋葬的土地上展开。这是关于飞行,一只年轻的鹰掠过古庙,它被太阳照亮的翅膀拍打着更广阔的天空。

而我,在天空下。

在庙里的破碑上,米粒般的佛像闪着微微的强大佛光。

我,放低自己。对留下的老的充满了神秘感,却对年轻的飞翔充满了向往。

何铭湖的树林

空的。摇摆。

最后的阳光,从空间的枝头洒向自己明亮的一面。

除了老鸟巢,我们还在等翅膀飞走。

一片森林,在冬天,像一个勇敢的人,站在岸边和宁静的湖中,抱着自己不肯跪下的身体。

树林里停着一些小鸟,不是等窝的孩子,而是被风吹走的路人。和我一样,他们在一个历史时刻点缀着这片荒凉的树林。

最后一束光到达了树梢。

暮色正迅速爬上每一棵树。树林里的故事肯定会被黑暗笼罩。这个时候,我一定要把自己拉出来,让最后的光芒照耀我回去的路。

太行很远。湖就在附近。

远处的野生鹤正把它们的翅膀带进湖里。树梢上的黑暗已经落到地面,封闭了一些斑驳的东西,就像封闭了几千年前的辉煌灯火。

历史生长埋藏在古老的土地上。

千年湖畔的一片森林,只是历史的孩子。

现在,我正走在这样的历史中。风很大。落叶是我看到的结果。

而我不会被落叶记住,他们只记得刚刚离去的风。

风真的很远。他们在落叶中放下森林,也像落叶一样放下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