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 来源: 杨静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叫尚昌的村子里度过的。它偏僻,贫瘠,人迹罕至。十几个稀疏的家庭重复着日出日落的单调生活。

当时粮食产量低,物资极度匮乏。每年春天,每个家庭都没有足够的食物。在我的记忆里,我爷爷在家只允许吃两顿饭,下雨天只允许吃一顿饭。大碗用来盛米饭,小碗可以盛。村民说菜是“吃”,就是允许吃,所以吃不了多少,而且咸,一眼就能吃半碗饭。小脚奶奶心疼我,总是偷偷给我煮个荷包蛋,压在碗底。她常常望着灰色的天空,无助地叹息。唉,春天长脖子。

村子里有一个大水库,这是方圆几十年来唯一的一个水库。沿着大坝西侧直走,绕过一大片茂密的森林和杂草丛生的小路,你会看到一株绿色的豌豆苗。当绿色和黄色不相遇时,这就是我们吃的美味食物,满足我们的渴望。我们这些小孩子,喜欢滑溜溜的泥鳅,避开大人,在田里自由自在地旅行,贪婪地捏着豌豆苗的嫩叶,像燕子一样把它们吞下去。唇齿间弥漫着一股甜涩的气息,很快肚子就胀起来了,然后心满意足地跑到大坝上玩过家家。当然偷豌豆苗是有风险的。当时不允许个人耕种土地,土地都是公有的。更多的时候,我们沿着滨水区去拔发芽,去挖鸡腿,津津有味地享受美食。

夏天是最茂盛的季节。小麦快熟的时候,我们经常躲在水库的储藏室里,捡一小堆枯枝败叶,把偷来的麦穗和毛豆埋在下面,生火。过了一会儿,有股小麦味,我咽了咽口水。迫不及待地想把它灌进我的嘴里。很甜,包在一股水流里,嫩软的,无法用语言形容。

当然,瓜果在夏天最开胃。绿油油的西瓜地里套着好吃的瓜,一天到晚守着。但是,西瓜的魅力太大了。每一个圆瓜都带走了我们的灵魂,我们只能冒险。

那是一个炎热的中午。大人们已经休息了。狗也在炎热中伸舌头,躲在阴凉处偷懒。我们蹑手蹑脚地走进瓜田,宽大的瓜叶像伞一样遮住了我的小身体。我摘了一个白生生的瓜,用嘴咬了一口,用小拳头打了一下,一两下。累的我呼哧呼哧喘着气,很难张口品尝。太苦了!是个蛋形的东西。我气得一脚把它踢了出去。然后我摘了一个西瓜,但是打不开。我把西瓜骨拿到二毛身边,二毛用脚踢,用拳头砸。最后我只破了一个洞。我别无选择,只能用手吃。黄红色的肉是甜的,比喝冷水好得多。我大口喝下西瓜,像一条贪吃的蛇。最后的结果是被父母带回来,一个人好好打一架。

当收获季节到来时,树叶变成金色。我们从稻香开始抓蚱蜢,稻香是蚱蜢最胖的季节。天气凉爽,蚱蜢变得迟钝,容易上手。我们拿着罐头瓶子在稻田里穿梭,很快稻田里就装满了各种大小的蚱蜢。我们把战利品堆在大坝上,找到干柴火,点上火,把蚂蚱倒在柴火上。过了一会儿,我们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贪婪的人会赏水,拧掉蚱蜢的头,挤出内脏,掐掉腿,在我嘴里嚼。哦,我的嘴唇和牙齿很香,我永远不会忘记。

当雪花飞舞时,我们都变得聪明而懂事。在家里,我们用木头疙瘩取暖,听老人讲故事,编谎言。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会分组在大坝上玩。冬天,水库似乎很薄。偶尔有一两只水鸟飞过,消失在遥远的天空。

时光飞逝,童年的记忆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但是融入了太多现代元素。人还是原来的自己,却已经剥去了原本的纯真。

站在童年的大坝上,望着遥远的天空,我清楚地意识到,我心中的童年再也不会回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