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如果有来生,我不会让你觉得卑微 :本文投稿: 李业陶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1968年4月,我的心情像春天一样明亮。穿上你最喜欢的绿色军装,走进向往的军营,让你在训练后倍感舒适。另外,军报刊登了我“招个蛋形的东西”写的文章,让你感觉更繁华。

突然有人告诉我,我妈来部队了。这个消息太突然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但这是真的。妈妈手里拿着书包站在我面前,疲惫不堪,脸上却洋溢着喜悦。

“你怎么来了?”我妈想都没想。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质疑的语气,不知所措。

领导和战友都欢迎我妈的到来,我却不高兴。

在公司给我妈腾出来的房间里,我对我妈说:“局长说今年部队新兵多,要劝家属不要急着去部队,不要影响训练。才过了一个月,你头一个来部队脑子不好。领导和同志会怎么看我?”

听我这么说,我妈就像一个陷入困境的孩子,眼里带着恐惧和悲哀。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话。慢慢地,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父亲从小参加革命工作,常年不在家。我爷爷视我为掌上明珠,总是宠坏我。他在一个外国村子的诊所里工作,长大了,这就是我体弱多病的母亲经常教我做人的原因。除了平时的管教,还有一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八岁那年,我谎称买铅笔,向爷爷要一毛钱,结果八毛钱买了一副扑克。事件曝光后,我妈不仅没收了扑克,还严厉批评了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撒过谎。

在我的记忆中,我妈妈一直是一个严格的人。但是,这次去军营探亲,我妈没有信心过去管教我。她什么也没说,让我批评她。

除了和妈妈一起吃饭,我照常参加学习和训练,没有陪妈妈去看当地的风景,甚至连我军的坦克都没有。过了两天,我妈说:“看到你在部队混的不错,我就放心了。”坐火车回家。

四年后,我第一次回家探亲。姐姐跟我说,我当兵出村的那天,我妈像个失落的灵魂一样站在村长的路口,望着我离开的方向久久不愿回家。第二天,她生病了。等我身体稍微恢复一点,我妈主动提出来部队看我。虽然大家都知道她很虚弱,但是没有人能说服她。最后我妈把家里攒的鸡蛋都煮好,装进书包里,坐七八百里的大巴去部队。我姐说我妈从部队回来,就坐火车,坐公交转到我们县城。因为身体虚弱,晕车,30英里的路程大部分时间没有回家,中途在亲戚家住了一晚。

后来想起来觉得自己被“上进心”冲昏了头脑,对我妈太好了。后来我当了爸爸,当了爷爷,对自己深为关注的血缘关系有了更深的了解。我渐渐明白了我妈当年走亲访友的行为,我对我妈的伤害越来越愧疚。

如果母亲不急于读书,怎么带着病旅行?如果不是因为爱你儿子,你怎么会妥协?一个不懂事的儿子用MoMo的教条把母亲的尊严赶进了尘土。深深舔犊的母亲给她爱,但作为回报,她是卑微的。

从部队回来后的几十年里,我和弟弟妹妹们对父母照顾得很好,从满足日常生活的需要到治病、保健、精神慰藉,母亲们也经常夸我们孝顺。但是,我总觉得再孝顺也报答不了父母的恩情:苦了就养个大人;为我的学习存钱;为什么寸草不生的心会得到像山一样的回报?尤其是想起母亲从军的事,更是懊悔不已。

2006年,妈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昏迷前,妈妈对我说:“儿子舍不得妈妈。儿子之前治好过我的病,儿子给我治疗过……”。看着妈妈眼中哀怨的眼神,我的心都扭曲了。我请了当地各个科室最好的医生,咨询结果无能为力。孝的最后几天,我忘不了曾经让我妈不开心的大事。

时代变了。自责和内疚有什么用?

妈妈,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让你的爱灰飞烟灭,一定不会让你觉得卑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