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母一起看菊花展 ;撰稿: 村姑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三年前我妈做了心脏手术,恢复的很好。之后她只需要每一两个月去医院验血一次就可以确定每天的用量。而我住院的时候,心情完全不一样。每次从山村老家去市里医院,我们都是三人游治疗。

最近一次检测后,我们在医院北门外吃汤包。我建议有的是时间。我们去医院附近的望城公园看菊花展览吧。前段时间看别人发的照片,看着还不错。父亲是第一个回应的人。妈妈也说好,然后看菊花。

在望城公园里,菊花被摆放成各种形状,如球形、圆形、菊花、扇子、游动的鱼、盘旋的龙和飞舞的蝴蝶。菊花用龙舟载着,开在老树上,真是一个五彩缤纷的菊花世界。

天气很好,阳光温暖。父母走着走着,看着,纳闷着,虽然每年看三年,每年又各不相同。

在菊花前,我给他们拍了照,他们就在两英尺远的地方。我示意爸妈离得近一点,我妈笑笑不动,我爸却主动挪了一步,距离缩小到一尺。我说:“牵着我妈的手。”父亲看着母亲,顺从地伸出手,母亲却把手伸进了口袋。他父亲无处下手,所以他不得不把手伸到母亲身后。妈妈很尴尬,笑着把头转向一边。

我让我父母为难了。他们一辈子,从来不在人前牵手。我记得我妈说,结婚前两年回娘家的时候,他们甚至一前一后走着,好像没什么关系。

一个摄影展正在望城公园举行。有一张老照片,河边还是一座旧吊桥,站着一对年轻人。妈妈仔细看了看,指着它说:“对,我刚来的时候公园里就有这么一座古老的吊桥。我穿着一件绿色格子夹克,肩上扎着两条辫子。你爸爸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就像照片里一样。当时我是不愿意拍照的。”

母亲第一次来望城公园是在1966年。18岁的母亲是媒人介绍的,刚认识父亲。父亲借了一辆自行车,带着母亲过了沂河、洛河,拿了奶奶烙的饼,只在街上喝了两碗清汤。

在公园里散步,让父母暂时走出琐碎的生活,忘记了对孩子、对庄稼、对狗、对猫、对鸡的担心,忘记了看到自己几十年辛苦劳作后郁郁葱葱的岁月。

我妈年轻的时候拍的照片。年轻的母亲,眼睛明亮,头发浓密,辫子又粗又长。

那幅画夹在镜子后面。小时候经常看。可惜镜子被我们打碎了,照片粘在玻璃上很久,露出来就碎了,唯一的照片也没留下。后来我虽然用数码相机拍了一些照片,但是大部分都保存在电脑里,从来没有冲洗过。我能看见,但他们看不见。

妈妈说:“和你爸爸在一起,我这辈子受的苦太多了。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跟着他了!”

我爸说:“现在,你是我们家的老大,我说什么都做不了!”

我听了斗嘴哈哈大笑。我小的时候,妈妈因为生活艰难,家庭复杂,受了很多委屈,他们总是吵架,生气。如今,所有的委屈都变成了浮云。父亲脾气好得像个老和尚,跟年轻时完全不一样。父亲说:“你妈妈是我们家的大英雄。直到她生病了,我才知道她有多重要。”

其实父亲的话并不是我们小时候的感受。和父母一起看菊花展不是我的幸福。

我让我爸妈看了这张照片。我妈笑我爸手里提着他给我带的枣,拍照的时候不舍得放下。父亲说:“看你妈妈自然的笑容。”

我选了一张最满意的,准备送到照相馆,把张的照片大幅冲洗出来,装上相框,寄回给我爸妈,挂在老家客厅的墙上,让我爸妈抬头看。照片中,望城公园里有灿烂的菊花。在菊花面前,父母笑得比菊花还灿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