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发文人: 侯利明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在我童年的最后,我是一个强大的人,有着强大的动力。杀猪宰羊,放鞭炮,扫房子,举刀,点枪扭扭,挥舞扫帚,都有点侵略性。就连厨房煮肉的香气也带着几分豪气,仿佛无数英雄齐聚梁山寨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大人忙得不可开交,从头到尾。他们拥有自己的世界,我变成了一只没人注意的小鹿,在雪山河流中嬉戏。

飞雪迎新年,优雅婉约,带着女人的温柔。蒸白馍馍,炸麻花,贴对联。这件作品具有细致美的魅力。揉捏如春,摇曳如柳,炸捻如浣纱溪,贴对联如扫靛半低眉。各种风情的庭院房间,晕染成一幅浓重的水墨画。

角落里的竹子和窗边的李子很迷人。崔也是绿的,她沉默。今年的御寒之友是银装素裹。在万物萧条的时候,翡翠珠子和女人被插在一整年的白脑袋里。那个在桌子上剪纸的女人,来回缠绕,抖掉了碎片和灰尘。在荒凉的时间里,一系列的绘画和舞蹈瞬间被雕刻出来。

优雅到极致,它在烟火中揭示红尘。35岁的女人,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上流连,拉了几块五颜六色的红绿布,做了软外套,缝了窄腰偏开襟的衣服。那些鲜艳的假面花,带着浓浓的塑料味,也在2008年快乐着,快乐着往前冲。会计界谁会更花里胡哨?我买了放在一瓶白瓷里,冰冷的房间顿时变得光彩夺目。

我最大的打算就是和朋友们一起成为新年特赦令里最厉害的土匪。新的一年,一个接一个,你不礼貌,收钱发财。小鹿的心可以简单的角度划动。五毛钱,一元钱,新的是桑葚,桐子和树叶,但都是茂盛的绿色。世上最幸福的土匪,数着不平的喽啰,塞进肥肥的存钱罐里,摇啊摇,听着金鸣的锣鼓,安心的退兵,一心极富。

须发皆白的祖父,手里拿着旧《诗经》,抑扬顿挫地读着:与朋友共饮美酒,天天杀羔羊,与他同堂,称他为“我的夫妻”。他在岁月中学习,清楚地看到岁月是遥远的。得力干将的无限岁月,留下了多少兄弟般的感情,只希望青山不改,绿水不断。这个童年,在成长的岁月里,早已淡去。恍然大悟,在这永恒的时刻,我是以山为王的土匪,老人是运筹帷幄的高手,父亲是在寒山恶水中冲锋陷阵的将军,母亲是低眉大佛。协助我处理江山的政治事务,祝福我风调雨顺,一生清明。

此时此刻,我已成为低眉的母亲,与他一起,帮助祝福我的齐飞飞子,在年复一年的香火中为我睿智的父亲祈祷。

我只希望岁月漫长,一年又一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