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匆匆而过的“岁月” 撰稿人: 马西良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水暖枝舒适,春风柳又一年。依偎着冬日温暖的阳光,老人悄然离去,当人们还没来得及感叹,新年又来了!过年的时候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回忆,似乎总在提醒我应该做什么,所以想把它记录下来,让童年的记忆沉淀下来。

一个

文化大革命期间,2008年是在严重的紧张中度过的。思绪飘回童年,童年记忆重现。当时我破了老四做了四个新的。我不被允许探亲或拜年。3、9月份抗冷后,各村都建了大寨田,3月份没有放假,第二天继续上班。村东的土拉到村西填河,村南的淤泥挖到村北压麦施肥。每个村都有文艺宣传队,晚上组织青年排练节目。三句半,快板和合唱各显风采,人人都可以当演员。有钱人和坏人对着干,阶级斗争一天都不能放松,起来打扫卫生。每个村子都站岗,谁发现自己有亲戚朋友的馒头和蛋糕,就没收。我记得当时探亲的时候,分造反派和保皇派,但不是一派的就送到革命委员会审查。探亲时,老人特别交代。红卫兵问什么派系,他们说:“保护青苗,粉碎凯拉。”只是时间的概念。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新年是最繁忙的。我一进入腊月,爸爸总是一大早就起床,全家人都行动起来打扫卫生。院子内外的烂砖头和石头都被搬走了。然后我拉了一车细沙到河里,用金黄色铺了庭院街道。从地窖里挑选萝卜,洗萝卜,洗衣服和被褥。几个小组联合杀了一头猪,提炼肥肉,剁了五花肉,留着瘦肉待客。去集合地看热闹,买块布做件新夹克,大家都会换上新衣服。每天都有无尽的工作和事情要做。我们一直忙到除夕,熬了一夜,直到清晨东方普照。妈妈给我们每个兄弟几毛钱压腰,然后大人领着他们挨家挨户拜年。大布袋里装着花生、糖果和瓜子。

上世纪80年代,我感受到了过年的兴奋。生活越来越好,物质生活丰富,身边的年味也越来越浓。年货堆积在商家的门前和院子里。微笑着迎接客人的服务员给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看到满脸笑容的笑脸,我花了很多钱购物。元旦是增加大块,让它们变得富有的时候。鸡、鱼、肉、蛋、零食、糖果和水果都买了。大人小孩要换新衣服,亲戚朋友要逛街,家里成了仓库,过年买的东西差不多够吃半年。你今天请我喝酒,明天请我吃饭,但是你几乎没有时间看电视。过年亲戚聚,朋友聚,多年不见的同学聚。酒场里的人,天天醉。

如今材料丰富,过年也简化了。生活水平提高了,每天都像过年一样。这些衣服都是新的,你买的时候就穿了。那个人几乎没有身体。难怪人们感叹:“如今,年味越来越淡”。我的妻子每年都很忙,她并不着急。她有各种各样的空调冰箱电脑,再买就没地方放了。超市可以一次买下所有的食物、水果和蛋糕。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几个亲戚对着餐厅喊了一声,后来坐了下来。他们没有购物和做饭的麻烦,所以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洗碗。但是,随着时间的临近,频繁的电话、短信和鞭炮声不时响起,新年的味道越来越浓。其实所谓过年的味道,是指家人团聚,亲情亲情的味道。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乡愁就是带着这种味道孕育出来的。

回忆童年的美好,品味过年的兴奋,享受家庭的温暖,过年是我们心中永不消失的情结,是幸福的隐喻,每一个过年,心中都会有无尽的情怀和留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