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亲戚 ,网络写手: 王培静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多年前的一天,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站在破旧的土房前发呆,小孙子在她面前跑来跑去。她穿着洗得有点褪色的粗布衣服和裤子,头上戴着当地妇女过去常戴的蓝色围巾。这时,村主任领着几个外国人过来,村主任用当地方言对她说:“他们是电视台的,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她给孩子们打完电话后,不冷不热地让人进屋。

“阿姨,你叫什么名字?”电视台的一位女记者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村主任又用当地方言翻译了一遍。

她的大脑似乎短路了。这么多年,很少有人提到她的名字,她也想不起来了。她试图在记忆中搜寻她的名字。见她还没回答,村主任着急地说:“你不是华吗?”

被村主任提醒后,她突然想到自己应该叫华,尴尬地冲大家笑了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女记者说:“阿姨,你还记得小时候吗?好好想想。你小时候有人叫你颖儿吗?你还记得你的家乡在哪里吗?你今年多大了?”

村主任成了他们之间对话的翻译。

老奶奶想了一下,用当地方言问村主任:“她为什么问这些问题?”

村主任说:“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了一条线索,一位80多岁的女红军战士让他们帮忙寻找长征途中走失的侄女。她叫李晓英,今年应该70岁了。”

“阿姨,听说你也是陕西汉中人。看这些照片。你对这个人有印象吗?”

看着眼前照片中身着红军服装的年轻女战士,我的思绪把这位农村的老太太带回了1935年4月。西山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一小群女人大多停在四川图们的破庙前。当领导问寺庙能不能住人时,他决定晚上在这里扎营。这时,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从一个小女兵的肩膀上滑了下来,小女兵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力气举手擦脸上的汗。小女孩一定是脱肛了,肠子发炎,出血流脓。起初,两个叔叔和三个叔叔轮流背着她。后来,他们加入了她父亲的战斗部队,向西行驶。她的母亲和姑姑相继患伤寒而落在后面。后来照顾她的阿姨都去世了。就这样,一路走来走去,照顾她的重担,全部落在了16岁的女战士身上,那就是她的嫂子。

晚上我接到通知,部队将于第二天西进。经过茂县和力帆后,他们立即进入草地。几顿晚饭后,小女兵哄着她说,“英子,我带你去一个能吃饱的地方。”小女兵把她领到街上。当她看到一个小茶摊在门外时,她走了进去,对一个看门的老妇人说:“把这个小女孩给你。”刚开始人们以为是生病的孩子,拒绝带走。小女兵恳求人们说:“老婆婆,请你好心给她两顿饱饭。等我找到大人我会回来接她。”设法说服老妇人勉强接受了小女孩。

半夜,小女孩哭着跑回寺庙。她找到小女兵说:“嫂子,别离开我,我不会再饿哭了,我自己去,我不会让你背她……”。但是最后小女孩被送回来了

老奶奶一边看着照片,一边回忆着过去,心想自己再也回不了老家,再也见不到亲人了。老奶奶哽咽着说,“这是我嫂子。她还活着吗?”

不久之后,在北京一个普通的养老院里,年轻的女战士和小女孩相遇了,一对失散多年的亲人终于见面了。这一刻,真的是又悲又喜。她家有六个人在长征中牺牲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