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秋天 ,写文: 仇晓毓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秋天的柿子结霜了,光照在树枝上。我突然摔倒,摔断了肚子。

它的肚子里装满了红色。

还有一肚子的乡愁。

口生津,思绪落入秋柿的记忆。

七岁时,初秋,柿子树仍未结果。只出现了一点绿芽。半驯化野生柿子树,外形低矮,细长如杆。细来细去,树枝表面凹凸不平,带有浓厚的性格。我奶奶看了一本书,指着树顶,告诉我以后要像它一样。我不在乎未来,只想着上次结出果实时的那种愉悦的味道。

深秋,我的渴望终于没有落空。细长的树枝后面是一串水果,像一个瘦弱的孕妇。在北方,深秋会下雪。在早期,炉子被用来用木炭燃烧一些热量。奶奶揭开绿色的盖子,指甲夹起蝉蜕般薄的皮的一端,顺利滑落,然后整个剥掉。我走进被雪和雪包裹的房子,面对着温暖的风和入口融化的新鲜柿子。

这让人无欲无求,仿佛这辈子尘埃都能落定。

奶奶笑了。我想她年轻时一定是个漂亮的女孩。因为她太老了,拿不走,她的眼睛是清澈的,有些星子落在里面。是柿子太甜还是暖气太暖?她的眼神像王春水一样迂回,和谐地包裹着我。她的眼里有一个小小的我,那个小小的我眼里有一个更小的我。

四季,去散步。如今,没有人会熬一个小火炉,直到他们晚上回家。人走了,秋还在,秋柿还在。人总是要往前走的,偶尔停下来休息一下,也要看着一棵树,把思绪埋在秋天。

从那以后我就对柿子树情有独钟。以前觉得细长难看,现在觉得柔软僵硬,匀称。像一个居士,一个老美人。那分叉的树枝是一个满脸皱纹的女人的手。

当我现在看着这棵树时,我觉得我在透过它看着某人。只是,老人在远处,几个黄土,她在里面,我在外面。世界只旋转了一百年,从那以后她一直在我所有的秋思里。

离墓碑几尺,意味着生与死,春夏秋冬。

别人希望我心里有一个世界,所以世界和我的心一样大。但我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我只想在小小的心里种一棵柿子树。当我在即将到来的秋天抱着这棵树时,我会把这个想法送到她的心里。

一如既往,在我心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