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冬天的散文 ,上原结衣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冬天下雪了

文字/荷叶

冬天,下雪了。

灰色的天空矗立在墙上。人们穿着冬装,厚厚的棉袄,胖乎乎的棉裤,穿着胶靴走在小桥村白雪皑皑的路上,脚下会发出响声,走路像摇摇晃晃的鸭子,悠闲自在。

乡下人喜欢在下雪天围着火盆取暖。

乡下人用的火盆是最便宜的瓦盆,又矮又胖。即使是最便宜的瓦碗,家里的男人也会用铁丝圈起来,期待用久了。有的人直接用锅底的漏锅当火盆。锅是锥形的,使火盆底部不稳定,摇摆不定。但是,这并不影响使用。一盆火被点燃,你的手掌正对着汹涌的火焰。

我妈总是等到火旺了,才会喊邻居阿姨:“周姐姐,过来生火。”烤火,声音加长,像唱歌一样动听温柔亲切。

成年人紧挨着,肩并肩,皱纹藏在笑容背后。男人们坐在火盆旁搓着绳子,但他们的嘴并没有闲着,到处聊天。妇女和儿童在他们精彩的故事中咯咯地笑。女人们坐在一起放飞针线。他们抓着鞋底,织着毛衣。农家乐的日子,临近冬天,也有一种寒冷而快乐的心情。

当时,父亲在房梁下放置年轮,年轮下挂着铁钩子,铁钩子上挂着一个煮锅。不要低估这个烹饪锅。冬天,全家人的茶和水都是在煮锅的歌声中完成的。白雾蒸腾,氤氲着一种亲密的气息。

而且,雪,一直在下,汾阳而从容。皱折、树梢、一半的废墟、井边的平台、角落里的枯叶、电线杆上的老式大喇叭、被建筑物连接的村庄、那片袁野、无数的屋顶,都落满了雪。

我和哥哥总是喜欢看雪。打开门缝,北风吹了进来,让人颤抖。妈妈说:“快关门,天冷。”

我们不在乎,我们还是看雪。看麻雀在树枝间跳跃。当妈妈说关门的时候,我们溜了出去,世界干净了,我们找了一个积雪很厚的地方,扑倒了。我们把自己埋在雪里,然后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印在雪里。真的很有趣。

妈妈又开始给我们打电话。不过这次她说:“来,我们烤着吃。”

我们忍不住相视一笑,并以一种心照不宣的方式掩饰着小欢喜。

我弟弟总是很匆忙。他喜欢用火剪捡起砂锅,用明火烤。谷壳很快膨胀起来,上面有许多小黑点和痱子。糍粑充满糯米香,拖着无限美景,在屋角徘徊。

好日子总是很快。直到卞老头的响亮的叫卖声“卖豆腐哟,卖豆腐哟”在他耳边响起,我们才知道,总有一天也会走的。

很多时候,我妈会给我几毛钱,说:“走,走,买块豆腐。今天我们炖豆腐。”

我拿起钱跑了,嘴里喊着:“买豆腐……”温柔的声音里有满足和幸福。

还在下雪。谁家的屋顶已经被浓烟填满,有人在院子里扫雪,风吹着泥墙旁边草堆上的雪粒。

买了豆腐回来,就坐在灶膛前,用手呼吸。大锅里,热气已经出来,升腾在母亲的脸颊上,只觉得日子漫长,岁月绚烂。

冬天腌制辣椒

文/琴儿

不知道最早成熟的牵牛花种子是什么时候跳进土里,秋天后发芽的。很快,三片新叶被留在茎上,它们长到了一定的高度。最后,他们受不了秋天的凉爽,他们在变老之前变得驼背。最后,他们爬进了花盆。

夏天长满了牵牛花,到了秋天,就腌制一罐红辣椒。遵守节气,折腾萧,造福他人,取悦自己,又对得起时间。

腌制是我妈妈遗传的。

那时,秋天来了,花园里的各种蔬菜都由母亲放在一起。大白菜去皮切块,放在簸箕里,放在秋日阳光下晒;从菜园里割下的最后一根韭菜,摘干净,用湿毛巾一根一根地擦,放在秋日的阳光下;把从地里挖出来的怪姜放在秋日的阳光下晒;长长的红绿辣椒,摘了一个笼子,放在秋日的阳光下。乡村的秋日阳光好看,晒着秋天的瓜果蔬菜给妈妈腌制。

妈妈把白菜梆子一层一层地放在小罐子里,用调料浸泡,把韭菜切碎,切一些碎红辣椒放进去,和盐混合,放在小瓷罐里,用从河滩上捡回来的绿石头压一压,封好盐;将生姜切成细条,与红辣椒丝、白洋葱丝混合,同样的做法,放在另一个小罐子里保存。咸菜用的醋是我妈酿的,花椒粒是我妈从树上摘下来晒干的,大蒜是我妈菜园一季的收成。勤劳智慧的母亲是自给自足的,总有办法让全家人吃饱,满足他们的渴望。

我腌制的蔬菜比我妈妈高得多。蔬菜大棚里盖的辣椒绝对没用。每天都喷农药,秋天没有阳光。腌制一定不好。酱油、醋、八角调料都是超市里最好吃的,大蒜是蒜瓣肥、蒜肉实的那种。红辣椒是我妻子的嫂子从她自己的花园里摘的,在秋日的阳光下晒干。鲜麻味打开时蹿到鼻子里的红辣椒粒,是我老婆嫂子从老家的辣椒树上摘下来给我晒干的。腌制的技巧,不仅要参考妈妈的经验,还要向厨师请教一些秘诀。

我把红辣椒一个个清洗干净,用花梗放入坛中,撒上一些盐和糖,拌匀,再加入几朵八角花和一把辣椒粒,压成瓷。之后,我得到了一小碗蒜泥,上面淋了热油。醋和酱油按照比例分开煮。淋了热油的蒜泥,蒜香四溢,醋的蒸汽酸溜溜地渗透进鼻孔,好闻。它们被搁置了一个晚上,然后被添加到被盐、糖、胡椒和八角依偎了一个晚上的红辣椒和绿辣椒中。曾几何时,软软的辣椒就像淳朴的村姑,换上了新的婚纱,旧貌换新颜。香料渴望尝试,让人贪婪。盖上坛口,一个多月后就可以吃了。到时候,热腾腾的大白馒头会搭配一个腌制的红辣椒一起吃,想想就很刺激。

在腌制辣椒的整个过程中,一个快乐的人,一颗专注的心,屋内凉爽的天气,窗外的小雨,还有安静的时光。

母亲忙碌的秋天是为了家庭的充分温暖,她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做。我把泡菜当成乐趣,玩得很开心。用笑声和笑声挑起一颗心,就像母亲一样简单明了。

地球上的植被说,我小时候很爱甜。后来,除了甜蜜,我什么都喜欢。后来,我会再次爱上甜蜜;小时候,我喜欢柔软。后来觉得自己很软,没有个性。后来,我又回到了柔软;小时候爱自己的角落,然后向往遥远的未来,然后爱那个小角落。

这是一个美好的一天,能够保持甜蜜,柔软和小角落。是个好日子!

冬天的音符

文字/古琴_古琴

天气越来越冷,不知道广州冬天真的成功了吗?夏天过够了,总盼着冬天的到来,可是当冷空气真的来了,却是摇的不知所措。

走在街上,各种颜色的行人匆匆而过,汽车来来往往,像跳动的旋律和音符,谱写着萧瑟的冬天,叙述着即将到来的寒潮。而我,穿过无数的行人和车辆,去上班吃饭,一切都按部就班。没有惊喜,没有拥抱。

但是,这样平静平淡的生活很适合现在的我。只有通过冥想,我才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一年多来,工作换了三个地方,从设计院到规划局再到城市规划院。每一次改变都是一次成长。我们的工作重点逐渐转移到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上。或许,继续朝这个方向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每次去一个新的地方,都会遇到新的人。生活在我身边的都是有自己特点的朋友,可以一起聊天,一起欢笑。虽然我不能和人交流,但可能是因为内向或者性格。我在林的工作室已经几个星期了。虽然这里人少,但是环境很好,我可以安静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听林局讲他走过的路,经历的艰辛,收获的果实。和爷爷一样,他是一个平和的老人,也是一个硕果累累的建筑师。虽然我的知识很少,但有这样的机会慢慢向他学习,是一种不断的成长。

市医院的生活也很轻松,自助餐很好吃,同事也很好。在我的影响下,隔壁的大姐也开始养猫。我们经常谈论我们的猫的戏弄行为,讨论买什么样的猫粮和猫砂。现在,在我的生活中,猫是晚饭后的主要话题。自从我养了一只猫,我所有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住了。像孩子一样,她需要陪伴和感动。每天早上,她都会准时叫醒我,和我一起玩。

然而,即使我的生活和工作平静而美好,我也很难忘记过去的岁月。那些年,有激情,有依赖,有羞涩,有悲伤。就像夏天五颜六色的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枯萎凋零。然而,如今的它,更加冷静、思考,时而独立,时而深沉、悲凉。就像脸上岁月的痕迹,越在意,越看越清晰。

多愁善感的时光,就像冬天的寒风,带走了我身上所有的温暖。但是,越是压抑,就越能知道,力量正在我心中慢慢生根发芽,那些新长出的绿叶,也将和我的心一样,继续跳跃,唱出未来的声音。

喜欢的音乐,慢慢翻过来,倾注一点温柔,在冬天……

冬季景色

正文/春天在黎明

走进深山,看到一片片枯叶散落一地,也有绿有绿,心里有一些暖暖的感觉。

一片片菜地纵横交错,没有规律的排列,因为土地几年前就卖了,以前的农民在家不远的地方看着土地,没有快速发展,引起了同情。虽然土地被推得乱七八糟,垃圾堆积如山,但以前拥有土地的人喜欢种植各种作物。曾经的田野充满欢笑和欢笑,现在却参差不齐,只有偶尔有人摇头。那天雨停了,大龄叔叔阿姨们三三两两来到原来的一亩三分地上拾草、种莴笋苗,或者在棉田里松土、种小油菜,都是想赚外快。

那位七十多岁满脸沧桑的大叔告诉我,他家有六七口人是七十年代末分到这块地的,平均每人六分。与北方不同的是,江南乡村土地辽阔,但江南山脉不高不矮却相互连接,这在北方是罕见的景象。生活在南方丘陵地区的人们,通常会在农闲时节天气适宜的时候,选择到城里购物买一些生活用品,或者聚集在村里最热闹的地方打麻将、打扑克聊天看热闹,或者携带准备好的农药水到油菜田里喷洒。

熟悉的乡村生活世代相传。有多少农民曾经想成为城市居民,有一天很快成为现实,但他们觉得无法接受。城市人的八小时工作制和遵守企业或单位的规章制度都那么严谨,但还不如做农民。他们想什么时候去田里,或者想种什么,没有人能阻止他们。很久以后,农村人的自由开始传播。渐渐地,因为观念过时,他们入不敷出,开始在城市贫瘠的田地里打工或做起副业。

有些农民,当面临户口转为非农业的问题时,几代人熟悉的环境会发生变化,难以接受,于是纠纷来了,各方利益开始僵持。

商人在城市里找不到可以开发利用的资源,于是在城市扩张后把目光投向城市周围的山川河流。

当我走近这座山,接触到这座山的土壤时,我发现以前的农民和过去一样,用大小不一的砖块和石头筑起简单的矮墙,将别人的菜地隔开并做上标记,以免误入对方的行列或赔钱。那些已经更换身份的农民的担忧不会因为土地被卖掉而消失。

薛华阿姨今天没有出现。八天前,我偶尔路过这座山,看到茂密的栗叶金黄。当风有力量时,它像雨滴一样飘动落下。当时我拍了几张照片,正好赶上太阳。照片很棒。不幸的是,存储卡已满,但没有提示。当我把它放在电脑上欣赏的时候,心情很好,很失落。

难得遇到30多片栗叶,叶子都掉得到处都是。随着秋冬的喜悦来临,我立刻勾上了灵魂。多么立体,多么张扬,与枫树和杏树相比,它高大、果断、坚定。几场雨过后,它转身离去,让世界五彩缤纷。

雪花告诉我,这些栗树曾经是各种各样的。自从山被商人拿下后,每年8月果实采收时,路人或游客经常来打栗子。

我试着沿着杂草丛生的小道向山外看的时候没有成功,因为这几天雨水把山都淋透了,水不仅渗到了泥里,还把竹叶、松叶等植物都淋湿了。

我记得以前路过几次,我几乎放慢了速度,因为远处的山腰上总是有一点烟。我被朦胧的乡村景色所感动。有一天我进了农民家,她正在烙玉米饼,我只好去尝尝。看着她简单陈旧的遗物和堆放在角落里的各种农具,我说:“买吧,能付一块钱吗?”她看着我:为什么我需要一块钱?地里种玉米,山上砍柴火,不值钱。我尝过了。它是咸的,里面装满了馅料,是咸菜。她笑了:农村人要下地干活,吃咸的。时间长了就不咸了。

继续前进。前面是人家的房子。清晰的白墙和灰色的瓦顶依然如故。村民的农民身份虽然变了,但房子没变,山是福地。

许多天后,当我再次来参观这座山时,我迷路了,因为栗树的叶子在金色的秋天褪色了,带来了萧瑟。冬天将有刺骨的寒风。据食堂老人说,今天半夜会有零度天气。

至此,思想的浪潮开始降温,波动逐渐减小。我想在文字里游走,我想在文字里过神仙瘾,一点点,但不总是。

当太阳减弱时,那些飘忽不定的云带着淡淡的薄雾,又恢复了它们的本来面目。我以为今天的太阳会快乐奔放,或者抵挡不住季节的变换。我想做很久的梦。那些强奸案很年轻,但是很年轻,很有活力。

冬天的一场大火

文/唐飞

当我唱“我在一个一年四季都是春天的宽敞空调房”时,我很自然地加上了这样一句话:“你在阳光明媚的南方很冷”。这个“你”既不是恋人,也不是死对头,而是另一个年轻的我——。

我的家乡在一个偏远的山村,有山有水有森林,当然也有寒冷的冬天。床内外两个世界的界限是如此的清晰,即使我没有睡觉,我也愿意呆在床上,让爷爷奶奶一遍又一遍地督促我,让我的胃一遍又一遍地唱空把戏。装不下时,我从床上探出头对爷爷说,“生火”。

烤火是附近村民冬天取暖的主要方式。一场大火的周围,有奶奶,有叔叔阿姨,有兄弟姐妹,大人们闲着没事干,心胸宽广。他们谈论所有重要的国家大事,今年秋天的收获,世界的方式,以及其他家庭的长度。它只是一个新闻交流机构。

我们小孩子经常进不去嘴,只好自己玩。或者扮成厨师,拿着火刨棍专注地上火,拨了几下,不时加一把干柴,但爆裂的火粒很容易跳到别人的衣服上,留下“光顾这里”的痕迹,酿成大祸。或者把一根长树枝拿到火上烧掉。把地面当成练习本,写字或画画。有时候“墨水”用完了,反复烧。或者抓一把霜湿的土,小心翼翼地捏成似是而非的玩偶,小心翼翼地放进火里。试想像景德镇的窑工一样烧名品,却一次都没有成功。

最实用最常见的活动是烤红薯。自从它被埋在炭灰里,我朋友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渐渐地,香气夹杂着温暖,让人咽下口水。刚想挖出来,前辈说“还没熟”。如果这个等待可以计算的话,我想是一万年。然而,在她开始向我们走来之前,我们喊了一千遍,催促了一千遍,一个黑乎乎的红薯,外面的皮剥掉了,里面的肉是金色的,又热又硬。味道可以和满汉全席相比。

如果谁家有个还在襁褓中的宝宝,大多会用瓷杯取适量的米和水,放上腊肉颗粒和调味料,坐在火边,慢慢熬成浓稠香浓的腊肉粥,用勺子喂给孩子。人们迫不及待地想要穿越回去,再次享受它。

去年回家的时候,还是一团温暖的火。但是,周围坐着的人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有的人离家出走,好久不见,有的人脸色变得苍白,满脸皱纹,有的人变得不善言谈,有的人永远不在了……

火堆周围的人稀稀拉拉地坐着,像老人的牙齿,淡淡地聊着天。那些长大的孩子更容易盯着手机聊天上网看电视,很少参与话题。即使大家都同时笑,原因也不一样:长辈笑是因为聊到儿孙给自己买的礼物,年轻人笑只是因为看笑话。这是两个相互面对的不同世界。

过去冬天的大火,像古代的编年史方法一样,映照着每个人的脸庞,记录着乡村温暖的时光。不管你在哪里,有多难,火,家和那些人都藏在心底温暖自己。

进城后,我看到街上有小贩在卖烤红薯,我的嘴角总是上扬,我满意地回味着:我吃过比这更香的烤红薯。

我曾经热烈地热爱冬天

文/刀做了一把刀

我出生在冬天,元旦之前。当我们着陆时,美国人民正在庆祝新年。

从我记事起,一直到小学六年级左右,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的季节是什么。我百分百回答了winter。在整个冬天的记忆中,最清晰的两个节点是我的生日和新年。

当时孩子过生日的时候,基本都是叫亲戚朋友在家吃饭,晚上晚些时候就搭起架子烧烤。然而,过生日的孩子们忍不住拿出了厦门蛋糕店“ ”生产的奶油蛋糕,这个蛋糕在县城已经存在了几年。只需等大人解决了“切蛋糕”的杂事,再开摊吃烧烤或者打麻将。当时不知道生日可以用蛋糕擦脸,实在忍不了。

如今,蛋糕有很多种。除了冰淇淋,蛋糕底部的颜色可以称之为七彩虹色的龙。据我所知,当时只有几种风格的奶油蛋糕。浅黄色的软饼底面覆盖着硬白的奶油,上面覆盖着很多极其“塑料粉”的玫瑰,一大块红色的透明“果酱”上面写着“生日快乐“现在想想,这个蛋糕真的很难吃,因为生日在冬天,奶油很容易形成硬块。太油腻,咽不下去,长时间在舌根上也不会融化。扔掉很可惜,只能慢慢咽下去。尽管蛋糕令人印象深刻,我仍然记得这几个快乐的生日。其实帮我庆祝的人并不多,因为家里穷,妈妈很乐意让我订蛋糕。再过几年,我小的时候,我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我妈就让它过去了。我经常觉得今年少了点什么。

最盛大的生日是六年级。大概是心智逐渐长大了,小女孩一直想找一些证据证明自己“很重要”所以就哭着过生日。表哥和我同年级,被认为是今年的坏领导。找到他的一群兄弟,送我很多礼物,毛绒玩具,演唱会等等,还有一束假花,真好。那天晚上,我学校文艺队的很多女同学也来了。他们是第一批关系好的朋友。他们的到来让我觉得“真的很重要很开心”。可惜他们在收到一堆礼物和祝福后,连一口蛋糕都没吃就走了。因为我的家人不想为我而活。

即使有很多意外和损失,我还是莫名其妙地期待冬天。冬天来了,我可以庆祝我的生日。就好像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在那一天等着我。

那时候,我对冬天是那么的热情。

高中毕业后,我开始了漫长的留学之旅。因为身体不好,我经常晕车。即使是每个学年,我也只在寒暑假回家度假。16岁的我,情绪敏感,自卑,不懂得和别人交朋友。即使我和室友走得更近,我也会害怕。当时有喜欢的男生,但还是自卑不敢迈出那一步,硬生生浪费了我美好的初恋年龄。

话说回来,冬天让我有什么感觉?我有点害怕期待冬天的到来。我不想穿几件薄薄的秋装。他们很胖,看起来又冷又破。我也怕叔叔阿姨请我去他们家吃饭过生日。我不擅长和不熟悉的亲戚交流。他们为我准备的一切都会让我感到不知所措。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不懂得感恩。后来才发现,这是第一次有人抛出这么漂亮的橄榄枝,这是一种躲躲闪闪的反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高考的冬天,恰巧有一场50年一遇的暴风雪,湖南的高速公路堵了好几天。每天都有新闻报道,高速公路周围的村民每天给公交车司机、货车司机和乘客送方便面和煮面包。学校这边,热水供不应求,每天晚上没有热水泡我几乎睡不着。生日那天,我去其他宿舍给叔叔阿姨弄了点吃的,这也导致我回家晚了,还得洗冷水澡。天知道有多冷。

不过那时候晚上学习完了,热水泡脚,买个烤贡丸吃,最美。女生宿舍区排起了长队。我们先去了附近的小卖部,花了5毛钱买了一颗甜甜的贡丸,让我们误以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贡丸,然后我们就在排队后面迈了一大步。轮到我们打水的时候,宫湾刚吃完。

香菇肉丸和猪肉丸是食堂里唯一的肉丸品种。大蘑菇被猪肉泥包成一团,烤箱稍微烤一下肉泥,香味就从这里来了。贡万一如既往地紧咬牙关,不敢咬得太大,嚼得越久越甜。他的牙齿周围还裹着一点烧焦的肉汁,所以我们用竹签慢慢啃了整整一个冬天。刚来南宁的时候,遇到一个单身的人,在市中心商场楼下小卖部买贡丸,一元两个,爆浆一个,但是没有当时好吃。如今在便利店,一粒贡丸要3块钱,又大又肥又香。但我再也没吃过。

大概从高中开始,我就没特意过生日。那天只能多给自己一份肉,然后回宿舍睡觉,告诉自己这么多人都没过生日,我要做这么酷的人。

当年的冬天就是这样,让我害怕又心疼。

我一个人住了两年多。从四年前离开校园开始,我的防寒措施就越来越丰富,从在一个“有两个加热管的鸟笼里取暖”到使用稍微先进的加热器配合空调和电热毯。况且我也淡化了生日。但是我厌倦了冬天。

大学和前两年胖的时候,我也可以用“来支持我喜欢冬天的宣言,冬天看不到胖和瘦”。但渐渐地,在我看来,冬天不仅象征着寒冷,也象征着“孤独”,“饥饿”,“无家可归”,/[/k12/。

有一次,我的一个女同事问我为什么总是呆在办公室。我说办公室暖和,有空调,还得加班。结果,她说,这个家庭多好啊。这个家庭充满活力和温暖。更何况我这么多年习惯的冷房子,其实冷只是因为没有人气。

我在没有任何支持证据的情况下相信了这个论点。因为记得初中的时候,我去表哥家玩,但是他们家明明很暖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嫂子、叔叔和表弟仍然是一个温暖的三口之家。房子不大,但是摆满了最适合冬天吃的零食,给孩子准备的娃娃,还有沙发上看电视必备的毯子。有时候,当你忘记把食物放在冰箱里时,它们会留在餐桌上。而且整个房子都因为美妙的食物味道而温暖温暖。后来我高三的时候,阿姨出了车祸。我叔叔和表弟一起搬到百色,又买了一套房产。上大学去他们家的时候,只有一个房间有凉凉的瓷砖味,我不得不日夜裹着外套在房间里走。从那以后,我表哥离家很久,直到她几乎再也没有回来。

此刻,我打开空调,感觉空气干燥,所以我关掉它,然后它变冷,然后再打开它。这个反复的过程,无疑证明了我生活在一个无法取暖的房间里。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冬天很容易让人变得贪婪,尤其是现在他们有了一些小钱。从早上睁开眼睛开始,胃里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天的食物清单。无论是火锅、烧烤,甚至是点餐,一个人都很难吃完丰盛的宴席。幸运的是,我有一个长期的晚餐朋友,一个总是加班的设计师。有了她的祝福,我可以一次又一次实现我的大餐梦。但是,她的临时休假真的打破了我看似美好而平静的生活,因为,在这一周,我不得不自己吃饭,我现在想吃的可能都吃不下了。

在这九天里,我想了五天披萨。从10月份开始,我疯狂地爱上了披萨,一种高热量、难消化的外国食物。它又薄又软又韧的外皮让我垂涎,而奶酪从烤箱里出来时摇曳的样子让我疯狂,嘴里几种食材的交汇融合让我崩溃。从冬天开始,我就保持着每个月必须吃一片披萨的记录。甜食是抚慰孤独味蕾的最佳方式。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最喜欢的披萨在一家名为“ Ocean Main Map ”的餐厅开张,这家餐厅只生产榴莲披萨。它的美食令人困惑,但它不能阻止我对披萨的热爱。可能是把全血倒进去加了奶酪。除了又薄又硬的外壳,披萨的榴莲和奶酪部分都太棒了。虽然看不出榴莲是不是原料做的,但是足够湿,足够甜,足够香,一口就把水吸进嘴里。奶酪够厚,微焦,黏黏的,嚼起来很软,嚼着就停不下来。它与干面包皮形成三种不同的味道。

但是,一个披萨不能一个人吃,时间长了味道也不好。我也不能支持披萨。

所以,我不再喜欢冬天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