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霞山的早晨 ,笔者: 大兴安岭天风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栖霞,顾名思义,就是彩霞栖息的地方。

这让我想到了“彩云之南”的优雅称号。

我在云南过春节,云南。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迷人的地方,在那里不仅四季像春天,而且在北方寒冷的冬天,到处都可以看到花。花儿就像田野丘陵、湖滨溪流中美丽的少女,有着无尽的诱人魅力。

我曾经欣赏过翠湖公园娇艳的樱花,一朵朵,一朵朵,有白有粉,有美却不妖娆,有艳却不妩媚,有鲜却不柔美,给人一种端庄、淳朴、清纯的感觉。

我曾经在滇池岸边见证过紫藤的美丽。我最初是在书里度过宗璞写的紫藤瀑布的。没想到,来到云南,这些紫藤装饰了我的眼睛!小小的紫色花蕾,不开放的时候,就像一串串历经生活磨难的紫葡萄。一旦它们开放,它们就像紫色的蝴蝶聚集在卢希安花蜜的树枝和藤蔓上,亲密无间。

在大观园里,我看到曼陀罗,很多人想看却很难看到。这种花不常见。虽然被称为“香港四大毒草之一”,但在我看来,“虽然从远处就能看到,但不能轻视”,那直立的茎就像

另一方面,栖霞山是我回到家乡后来到北国一个小县城的植物园。

暮春时节,栖霞山在这个小县城稍作停留,便不顾一切地吮吸着自己丰富的乳汁,为它的快速生长储存能量。

沿着爬梯,我们三个边走边用相机和手机收集早春不愿寂寞的植物。这些植物中,有嘴嫩黄、整个冬天都容易抖落污垢的普通草,也有嘴唇微张的害羞杜鹃。

当我们一路不停地拍摄到山顶,气喘吁吁,努力坐下来休息的时候,东方广阔的天空中充满了五颜六色的阳光,犹如钱塘涌水,以“轰隆隆”的气势奔涌而来,迅速从东方浸染了满山的枝叶树木,整个栖霞山都成了她的盘中餐。

树木、树枝和树叶中的夏颖以一种多彩的方式啃咬着所有看得见的东西。她锋利的牙齿一点母性的温柔都没有,就像传说中的饕餮恶魔,用嘴吞噬,猛烈撕咬,疯狂吞噬。小草、高大的树木、笔直的建筑和几个早期的游客都被塞进她的嘴里咀嚼着鲜艳的颜色。

原本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们,被突如其来的五颜六色的景色所敬畏,被与他截然不同的晨光所吸引。

虽然只有“宋风剩余夏锦旗卷”,但没有“沂水细浪尺度”。没有水的山似乎失去了一些美。但是栖霞山似乎没有这个缺点。当初夏弥漫在整座山的沟壑峡谷中,那是五彩缤纷的。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你能看出无水山韵缺少新鲜的浪漫吗?

栖霞山之美,正如南宋道教金丹派南五祖之一的白玉蟾所说“峰顶就餐处美,夏朝外天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