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梅花的文章 ;大桥未久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梅花山赏梅

正文/钱茂松

3月初,得知南京紫金山南麓的梅花山迎来了梅花盛开。所以摄影协会里一群喜欢“和花做爱的人”耐不住寂寞,拿着长枪短枪来一趟。

从小镇到南京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当我到达目的地时,我看到各种梅花在群山和平原上相互呼应。海花似潮,云蒸,恍惚间仿佛有一种误入世外桃源的感觉。

据史料记载,南京种植李子始于六朝,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梅花山原名孙灵岗、吴王坟,三国时期东吴君主孙权曾将其葬于此。梅花山种李始于民国。1929年6月1日,在冯博士的中山陵之后,当时的陵园管理委员会决定在陵区设立梅园,以象征国父的品格。经过几次复兴,梅园面积继续扩大,品种逐年增加。到现在,当年的梅园已经成为一座梅山,占地1533亩,山上有3万多棵李树,350多个品种,当之无愧地享有中国四大梅园之首,“世界第一梅山”等美誉。

眉山梅包括“南京红胡子”等朱砂名品,以及“人面桃花”、“江南宫粉”等经典宫粉品种。另外还有很多珍稀的,当然山上最珍贵的梅子叫“别焦晚水”。据说,上世纪70年代,中国工程院院士、号称“梅花院士的陈俊宇先生来到南京梅花山,潜心研究梅花。当时他偶然发现了一种山里从未见过的梅花。这朵梅花的花瓣是淡玫瑰红的,形状像浅碗,40多层花瓣叠在一起,非常漂亮。第二次陈先生再来的时候,到处都找不到,非常懊悔。直到1993年他再次来到梅花山,才偶然发现了一株,据说是当年国内唯一的一株。

据说“别焦晚水”本来叫“蹩脚梅”,是因为花瓣不规则,花瓣凹,而金陵人常叫缺陷“蹩脚/[/k13/。后来陈先生取了它的谐音“ Biejiao ”。此外,花开得晚,被风吹破的花瓣似乎像粉红色一样流动,所以它有“晚水”的意思,这为它赢得了一个如此美妙的诗意名称。

这次在梅花山,本来想看“别交晚水”的美景。不幸的是,我找遍了整座山,却没有看到任何标识。或许是因为花太珍贵,或许是为了保护这种稀有物种,景区有意为之。然而,它们可能就在那些不经意间与我们擦肩而过的李子之中。总之,有期待也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从山脚到山顶,有一个画廊叫“冠美轩”。站在画廊里,环顾四周,整个眉山被鲜花包围,五彩缤纷。当人们走过这样一片芬芳的海洋,欣赏着梅子风景,闻着梅子香味,听着鸟鸣,心情一定非常愉快。不知道这种风景是否能与徐渭《中山梅花》中“龙蟠度假村春风梅花”的美丽写意相媲美。

潞河梅花初开时

正文/朱秀海

岭南自古繁华,有史书记载,有诗词书籍记载。三国志吴栋将军陆凯,奉命率军经大玉岭到海南,写下《赠叶凡》:“折花送给龙头人。长江以南什么都没有。来说说给个弹簧”。后来到了唐朝,张九龄挖了梅官驿道与中原相连,搬迁的官员一代代进出岭南,留下了关于岭南梅花的诗。

苏东坡当初被贬徽州,住在嘉佑寺,在宋风亭下看到梅花盛开。他连续写了三首咏梅的长诗,其中最著名的是《西江月&弥陀》;梅花:“玉骨愁雾,冰姿自有仙风。当海贤被派去探索芳香丛生的地方时,他倒挂着那只绿色的多毛的凤凰。素面往往太粉,洗完妆嘴唇也不会掉色。高人气被晓云赶走了,不是和梨花一起做梦。”黄庭坚《梅花》意淡情深:“她羞于半张半张脸看野塘。流浪风尘味少,一闻仍如故人。”又一代清官文天祥,被元军从广东带到北京,路过梅岭,悲歌豪爽。咏梅也知道自己的志向:“梅花南北路,风雨中求衣。和谁一起走出山脊?家如不归!山河古往今来都有,国家却没有。饿死是我的志向,我梦想摘欧盟。”邻居中,和梅一起革命的何香凝堪称绝唱:“中国南方有高枝,所以先有岭上梅花。迎风挺立,不怕雪和霜。”

雾灵山外确实有很多欣赏梅树的好地方。除了大禹梅岭、徽州罗浮,从化柳溪河有“柳溪香雪海”之誉,肇庆梅安美华有“禅风清韵”,“万华敢出香雪海一树。

而位于粤东的陆河不在其中。

走在潞河上,第一个惊喜和感慨就是它的风景,很像欧阳修《醉翁亭》里的描写。城市周围有山,“森林和美优”。“大美看它的人”,火山,神山,狮峰,天峰。“在山里走了六七里路,渐渐听到了水汩汩的声音,在两座山峰之间洒了出来”。白水村,一个高达200米的瀑布从天而降,落入深谷。陆江见山见水,潺潺流水声,泉水奔流,河流遍地,让人想起柳宗元的小石塘:“隔着竹子,闻着水声,如唱响。”然而,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六合著名的十里梅花廊。

我们上车出发的时候,主人告诉我们,我们来早了,六合著名的青梅,也就是白梅花,要等到严寒和微寒才会开花。十里梅花廊是一个大峡谷,刚入乡时两边还长满了青山,但山坡、斜坡、山谷、峰峦和山谷上有一些光秃秃的树枝,高低不平,生长在一片片即使在冬天鲜花依旧盛开、绿意盎然的群山中。这是李子树,没有叶子,没有花,只有树枝。越走越远,李树长得越多,越来越壮观。在北京,意思是“大海已经远去”。我突然想到,我们在潞河的每个游览点,在山河上,在村子外面,甚至在每个山野家庭的房子前面和后面,都看到过很多这样的树,只是因为它们很瘦,被周围无数的树和茂密的花覆盖着,所以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继续行军,山越深,沟越大,李树越茂盛,覆盖了山山水水,气势逼人地连接着大海和天空。当时的天、地、山、林、水、石、花、草,都笼罩在一望无际的黑色梅林之中。

此刻,我们一大群人停止了面对布满山沟、充满世界的李树。我可以想象白梅花盛开时的情景:如云,如雾,如海水奔腾,海洋泛滥,汤茫茫无际;风一吹,蝴蝶就在空中飞,直上遮天。花开花落,白浪坠入渊,银丝遍地。称之为鲁河美海也不过分。

有的人已经闻到了香味,有了就来一次又一次。甚至有人喊——在一些乍看似乎光秃秃的梅枝上,出现了第一个雪大小的新梅。连主持人都很惊讶,不相信第一朵花会开得这么早。然而,当人们仔细看时,它不是一个地方。在整个梅林面前,每一根延伸的树枝上,至少开着一朵小巧精致、洁白如雪、羞涩的梅花!

我见过许多红梅、杨梅、白梅怒放,却从未见过新梅盛开在如此辽阔的梅林之中,满山遍野,不是几朵花,而是无数朵花。这一天,在我们这一小群游客到来的那一刻,他们悄然开放,顿时满山遍野弥漫着一股花中君子特有的芬芳。

它只是动了一下。突然想起了“高启《九梅开二度》里的明朝森林下的美景”。我想静静地站在这里,和这片没有污染的净土,和这新开放的洁白如雪的梅子,和这淡淡的清香,一起。这是一次偶然的相遇,是人生中的一次奇遇,还是一次外遇——。然后再多呆一会儿,看看那注定千里相见的玉男。

也想起了潞河的好山水——没有好的山水哪里有这种新梅?没有这美丽的新梅,潞河大地上所有的美好都会黯然失色。六合怎么会没有梅子,岭南怎么会没有六合的梅子?

在牵手互送的时候,主持人说:“你一定要在梅花盛开的那一天再来,那是看梅花的最佳时间。”六合县盛产李树。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那就不仅仅是十里长廊了,整个鹿河的确可以称之为美海。我嘴上说好,心里却在想,这可能不是赏梅的最佳时机。我们已经看到了六合最美的梅花。

只有梅花是知心朋友

正文/丁贵兴

绍兴三池映月后院有几棵老树,其中腊梅树百年以上。鲁迅爱梅花。他的散文《从百草园到三池映月》里有一段话:“三池映月后面还有一个花园。虽然小,但是可以爬那里的花坛折蜡梅,在地上或者桂花树上找蝉。”三池映月的读书岁月,是他一生难忘的。也许爬树折梅花是鲁迅顽皮的童年。不如说梅花的傲娇给少年鲁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鲁迅爱梅花,是因为梅花不怕严寒。许多学者经常用梅花来形容自己,用诗歌来绘画。当他的老师寿吴京给学生讲课时,那种传统文化思想在他年轻的时候极大地影响了鲁迅。清代乾隆年间的画家佟煜,生于绍兴,字朴琰,号二如,号二蜀山人,号梅道人,号梅迟。她年轻的时候考上了中学,做了秀才,穿着布衣吃素,不去想事业,全身心投入到诗歌和绘画中。他擅长书法,在曹丽工作,擅长篆刻。他特别迷恋画梅花诗。每一幅梅花画都是必不可少的诗篇,有“万万诗”和“最好的梅花诗”之誉。他是当时的“岳重七子”之一,编纂了一卷咏梅诗集《二蜀山人写梅歌》,该书在乾隆年间印刷和雕刻。16岁的鲁迅钦佩他的同胞,热爱梅。他小心翼翼地用小楷手写了童羽的《二虎山人写梅歌》,经常拿出来唱。这是鲁迅最早的《二书山人写梅哥》的手迹残迹,收藏在绍兴鲁迅纪念馆。

大部分名家都有一些闲情雅致,鲁迅也不例外。他对各种版画、汉画像石、石碑、古钱币、珍本古籍等感兴趣。有很多书法印章,可以自己刻。少年时,鲁迅找到自己家的远亲,刻了一个印章,印章上“只有梅花是知己”,体现了他爱梅、爱梅、爱梅的崇高心境。

鲁迅与梅花有着密不可分的情结,他曾经精辟地用梅花做比喻:“中国真的和李树一样。看到它老了,腐朽成不同的形状,突然生出一两个新芽,然后又回到繁花似锦,绿叶葱郁的景象。”梅花象征着铁骨铮铮,不屈不挠,敢于与霜雪搏斗,类似鲁迅先生的“指指点点,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梅花的浩然之气,让鲁迅一生都是一个真正的勇士,他的梅花精神将永存。

我的冬雪,我的梅花

正文/马耶赞

下了一夜大雪,这个雪夜我睡得很香。就在我还沉浸在美丽的幻境里的时候,一缕阳光拍着我的脸,挠痒痒,把我弄醒了。

我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窗外。哇!多么美丽的雪景。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一夜之后小镇已经被装扮成了银色,有点像童话世界。偶尔一阵微风吹过,调皮的雪花从树干上纷纷扬扬落下,很像春天的柳絮。这种情形也让我想起岑参的名言“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刮起来,吹开了一万棵梨树的花瓣”。

小镇的雪景感动了我很久,很庆幸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安静祥和的城市。如果我不想在小镇的冰雪世界里发现一些瑕疵,恐怕只是缺少梅花。没错,就是那种“远远就知道不是雪,却带着暗香”的梅花。

透过寻梅的雪,学者和学者们自古以来就向往它。只有雪没有梅的冬天,就像一个没有合适衣服的美女,美丽却不雅。当我有点后悔的时候,我的思绪瞬间把我带到了很多年前寻梅的美好记忆,那时正在下雪,闻着香味,三五个朋友一起在雪地里散步。

那一年,我在青岛工作。美丽的海滨城市吸引了我,我只见过湖。大海,漫天飞舞的海鸥,软软的金色沙滩,轰鸣的客船,拼凑出了我向往已久的美丽海滨风光。在这个风景如画的城市,我从春天笑到秋天。但是我真的不敢恭维海边的冬天。呼啸的海风,刺骨的冰雨,仿佛将整个世界掩埋在凶猛的海浪中。我开始怀念小镇的冬天,不愉快的心情整天挂在脸上。

有一天,像往常一样,又下起了大雪。下班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起床了。一起工作的朋友们只好把我拉到一个地方,让我见识一下青岛冬天的独特魅力。“青岛冬天会很迷人?除了暴风雪还能有什么?”虽然心里有嘀咕,但觉得有点幸运,希望能看到惊喜。

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车,虽然离海边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路上的雪越来越白,让我觉得有点欣慰。下车后,给我呈现的是一排排红砖黑瓦的房子;蜿蜒的街道,覆盖着绿色的旗帜;有许多树枝茂密的老树。再加上上天穿上厚厚的“雪衣”更显神秘、安静、美丽……。真的很难想象和现代海港城市在同一个区域,感觉像是天堂。

古老的风景和韵律突然让我感觉很好。就在我弥留之际,一股淡淡的幽香若隐若现,引导我直奔源头。我们三个开始了“寻香”的旅程。

暗香越来越浓。虽然此时天空飘着巨大的雪花,但依然无法阻挡那漫溢的芬芳和我们对寻找芬芳的激情。穿过青石巷,经过吊桥,清除堵塞的树枝和杂草,我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山腹的寒冷中,有成千上万棵梅花盛开,争奇斗艳,繁花似雪,碧波荡漾,繁花似锦,蔚为壮观。

这时雪越来越大,和冷风一起打在梅花上,但是被风雪打中的梅花越来越强,有一种誓要和风雪战斗到底的架势。被梅花不屈的性格感染,我们也快乐地投入到梅花的海洋中,在其间徘徊,与寒风共歌,与雪花共舞,与梅花相恋。在头发里折一朵梅花,迎着风雪奔跑。梅花香瞬间笼罩全身。那一刻,我仿佛拥有了寒冬里上天赐予我的最美的礼物。

许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那一年我踏雪时的寻梅。那一年的冬天,寒梅傲雪的形象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在随后的几年里,我从未见过如此大雪纷飞,如此巨大的梅园,但我对梅花的喜爱并没有减少。

前几天在超市给爱人买了她最喜欢的梅子。偶然听导购介绍了梅子的来历:梅子树结果后收割,用盐水浸泡一个多月,取出晾干;干燥后用清水冲洗,然后晒干;然后用糖腌制,这么多次,可谓“十蒸九晒,几个月一梅”。酸甜口感的背后,其实经历了如此复杂的加工工艺,梅花的成熟与以雪为傲的梅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回到家,我打开字典,询问我这辈子最爱的梅花是否有更多的惊喜。突然,一行字吸引了我。“现代医学研究表明,梅芽能开胃解郁,生津化痰,活血解毒;根研能治黄疸”。原来我梅花还是一味治病救人的良药!从此我对梅花的喜爱获得了更深的意境。

这时,望着窗外的雪,我仿佛看到了千株冰冷的李子树在盛开,微风吹过,花瓣上的雪在颤抖,面对着阳光,像是在对着我微笑。

梅花落在雪里

文/光

寒冷、灰暗、灰暗一直冲击着冬天的视野,让人感到无助和悲叹。而雪花飘落,梅花盛开,应该是九个寒冬里的美景,让心情或多或少的清爽。但是在我们那里,下雪不是很常见,但是梅花却开得很频繁。在我看来,梅花的开放,如果没有白雪的衬托,缺少一种韵味,确实是一种遗憾。

突然,半夜,六边形的雪花悄悄地从天而降。顿时,大地被银装素裹,妖娆无比。多么诗意的场景。那时候我们应该是在甜睡,也许我们还在做着轻松的梦。屋外,雪花花瓣漫天飞舞,五彩缤纷,让我们错过了欣赏的精彩瞬间。只有院子里的梅花最先见证它的美丽容颜,最先感知它内心的善良与美好,因为雪花的亲亲触动了梅花心底最薄弱的情感。

如果梅花开了,就预示着春天的到来,那么所有夏天的喧嚣,所有秋天的成熟,所有冬天的寒冷,所有春天的美好,在第一片雪花落下之前,一定有我们难以察觉的东西。所以我想说梅花喜雪满天,本质上是对春天的向往。它的表现,应该是芬芳飘散,再加上雪的洁净,为春天做一个注脚。

早上起来,看到院子里一片白茫茫,心里顿时一阵喜悦。傲然看着雪中的梅花,却不低头,依旧倔强地绽放着一张晶莹的笑脸,心微微一动,像小猫的舌头舔着心。一夜飞雪之后,梅花仿佛在酝酿一首诗,或者在作一幅画,或者是一首凝固的曲子。而雪花则静静地依偎在梅花周围,为雪花铺路,表现出一种忧郁的美。我看到黄色的梅花在白雪的映衬下闪现出一种非凡的美。这种美好会让所有人震惊。在一声惊喜的叹息中,我想,这就是梅花作为冬天的主角,唱着春天的抒情歌曲!因此,任何人都可以从雪花的飞舞中读出雪的性格。任何人都可以从梅花的芳香中得知,自己为寒冷而骄傲。任何人都可以理解雪花和梅花的重叠带来的春天的躁动。

腊梅不受霜怎么香?诗中说只有冷才能让腊梅香。这种辩证关系也适用于现实生活。生活中,如果一味贪图安逸,那就只能无所作为。所以,想要有所成就,只能经得起风雨的考验,就像腊梅一样。

久久地看着雪花和梅花,我发现他们的对话总是那么有意义。不知不觉中,我觉得他们的低语凝固了空气,丰富了时空,填满了思绪。我发现这个时候,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所以我只能带着一种敬畏,一种仰望的姿态凝视梅花。突然,我想到,雪中飘落的梅花,意味着雪花在冬天的钥匙上敲响了春天的乐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