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 矢野沙纪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我们的故事穿越山海

文本/蒋易

敏感如刺猬,如果有人靠近一丝一毫,立刻折断全身的刺,咄咄逼人,针锋相对,但内心柔软得像蛤蜊的肉,用坚硬的盔甲保护自己,这就是我曾经的样子。但是故事好像开始了……

五个月前,还是炎热的夏天,烈日炎炎的时候,我来到了省会合肥,走进了合肥八中,走进了一个新的集体,带着重重的书包,灰尘和尘土,来自一个小镇的自卑感。是的,我是班上唯一一个来自小城市的人。我站在他们中间,好突兀。我就像一个笨拙的补丁,挤在光鲜的人群里,那么显眼。

我的眼神越来越陌陌,语言越来越生硬冰冷,无情地掩埋着火热的心。因为自卑,我假装冷漠,笨拙地隐藏自己,害怕和别人相处,害怕看到自己的自卑。

九月初一,我记得的那一天。

操场上紧凑的小“粒子”像是被高温加热,不断碰撞搅拌。校长拖着嗓子维持这个大一开学典礼的秩序,但是下面激动的人群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皱着眉头,无奈而疲惫地摇摇头。“耐心点。”,标准美式发音,下意识的向上看了一眼,然后倒吸一口凉气。那是一位我们从未见过的外教。出生在小城市,没见过外地人,自然很惊讶。只是他脸上凝固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眼角微微上扬,捧着一只蓝色的水晶般的眼睛,顽皮地眨着眼,就像一个白发浅皱的老顽童,挡不住青春、活力和阳光般真诚的味道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他,第一个进入我内心的人。

一见钟情,是的。只是我对这段友谊的第一印象。如果非要我描述的话,那就是我对我们之间各种事情的总结。

如果第一次相遇是偶然,那么第二次相遇一定是命运的交响乐。那是周二中午最后一节课,美国历史,是他的课。但是我一直是文科生比较差,自然对听力不感兴趣。像往常一样,我坐在座位上发呆。他好像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他悄悄地向我走来,脸上没有一丝愤怒。他还是很开心,嘴里散发着阳光的味道。“嘿,你好,小姑娘,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听着,我们都是熟人,欣赏我的表演就好。不要总是旅行,好吗?”脸上还是那种真诚调皮的笑容,我点点头,尴尬地笑了笑。下半节课我听得特别认真。过了一会,下课铃响了,我像往常一样慢慢收拾东西。全班都走了之后,我拿着卡一步一步的去食堂。这时,突然像一阵风一样,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他一路小跑着追上了我,头发还保留着被风吹动的痕迹,笑容依旧美丽。“为什么总是一个人?”他的表情很真诚。“我没有朋友。”我坦白的说。我明显看到他眉头微皱,一副伤心的样子。我静静地低下了头。“老师再见!”还默默的抬脚想走,是不是又被讨厌了?我默默的想。

“等一下,”我怔怔地回头,是他甜甜的笑。“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老师会请你吃饭。”也许没有人和我在一起太久,也许没有人和我做朋友太久,我甚至不相信。看着这个和我爸年龄差不多的金发老外“ ”,我很感动,热泪盈眶…/[/K18。

之后的每一天,他都会定时出现在教室门口,歪着头等我放学,有时候还会带几个和我同龄的邻班女生和我们一起吃饭。我知道他是在给我找朋友,他不想看到我一个人沉默,不开心。他也会尽量找时间帮我补课,因为我的英语水平有些欠缺,有时候他说的话我也听不懂。这个时候他总是不厌其烦的通过手势或者其他表情告诉我。有时候他的动作很别扭,但我从来不嘲笑他,他也孜孜不倦“表演”。每当我看到他跳舞焦虑的样子,我就觉得自己沐浴在阳光里,温暖,明亮,美丽。闲暇时,他会和我分享他的故事。我难过的时候,他总会第一个冲到我眼前安慰我,教导我,鼓励我。在他的阳光下,我渐渐长大,开始变得开朗乐观。不知不觉中,他在自己的手掌心长大,开始有了自己的朋友和圈子。慢慢地我变得温暖活泼,就像他说的,像一只小鸟,像天空中的小天使。

我不止一次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有一次他轻轻摸了摸我的头,说出了秘密: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觉得你的性格真的很像我在美国的女儿。我现在在国内工作,没时间陪她,但是你身上有她的影子。我一直把你当女儿,希望你能幸福!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渐渐成了他的女儿,他成了我的父亲。我们之间架起了一座情感的桥梁,连接着我们的心。

我们穿越了山海,只是为了相见,为了彼此,为了这份不寻常的友情和亲情。

在这个美丽的春天,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渡海,遇见你,是我一生的幸事。

独家报道,但从未被告知

正文/萧炎字

周五,贾加从实习学校回来,感觉学校还是不错的,人也好,床也好,心情也好。每个周末,不管她坐多长时间的公共汽车,她都必须回学校。在学校里,在春天蓝天和暖阳下,是一种悠闲的放空。学校有我们熟悉的人,有美好的回忆,我们可以撒娇,可以随意表现自己的不开心。就像我们在学校一样,我们怀念家的味道。

因为学习工作的需要,我们生活在外地,安逸的生活是我们向往的。人为什么会怀旧,无非是经历给你带来的特别的成长或者安慰。如果你从迷茫的生活状态转变为有抱负的生活状态,你当然会珍惜上山的经历。当你升职打下更大的视野,你当然会微笑。但当你离开舒适熟悉的地方,独自战斗时,现实中的无力感就会容易受到你熟悉的舒适的伤害,你的思绪就会爬到你的脑海里。就像考研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考研完了,考过了,洒脱突然释放的那一瞬间有点失落,失落是一种迷茫的恐怖。

我们去实习,面对实战,面对活生生的社会。实习学校分开后,立即开始对接实习。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在微笑,但每个人内心都忐忑不安。对实习,就业,读研,考研复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这些故事从来没有人讲过。

不安的背后是消费安逸的现状,害怕落入虚掩的陷阱,所以人总会给自己制造麻烦。在那段艰难困苦的日子里,我们忐忑不安,惶恐不安,但在那段安逸舒适的时光里醒来后,我们陷入了迷茫和自责。

当贾加回来告诉我们她的实习经历时,她笑着说,好像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像前两天她在朋友圈里说的那样:快乐也是真的,悲伤也是真的,所以很难和别人分享。开心不开心,我们很了解自己,但是不管怎么样,当我们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别人的时候,一开始都是笑着说的,但是说到深情,不知道怎么的,感觉有点哽咽,当别人笑着示意的时候,又意识到了,于是话转到了开头的开心频道。也许这就是我们作为社会人被赋予的身份。在这种身份下,我们应该评估情况,这样情况就不会失控,表情也不会尴尬。

不管外面的现实是什么,告诉别人就成了风景。

珍惜你身边发生的每一个故事

正文/秋阳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学习成绩被公认为全班第一,也是少年先锋队的中队长。我在左臂上戴了一个两杠臂章。这个小小的中队长袖标引起了很多同学的羡慕。然而臂章带给我的骄傲却无法平衡我内心的嫉妒和愤怒……

在一次团队日活动中,少先队女队长简批评我作为少先队队长没有正确佩戴红领巾,侮辱了少先队的尊严!会后,她屈尊给了我几个任务。

我心里不赞成她的态度——大队长是谁?我家姑娘学习成绩差远了。她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之间有十几个人!这几十个人等于“万水千山”,小姑娘有资格做我的顶头上司吗?但是,凭借着乖巧甜美的嘴巴,她终于以比我多5票的优势胜出,三棒拿下队长袖标!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个男人的耻辱。我会用我的智慧让她在我面前摔几下,以显示我真正的英雄性格……

男同学中不乏我的闺蜜,她催我给简使眼色。上课时,坐在简后面的同学小乐站起来说:“杨洋,如果你不擅长赢手,我宁愿为你做!”于是我开始默默设计恶作剧……

过了两天,班主任讲课的时候,小乐很轻松的给了简一条尾巴——,用别针把布条别在她的后裙上,垂到地上。那“尾巴”不时随着简的动作摇摆,极其滑稽,引起全班哄堂大笑!简发现自己有一条长尾巴“ ”后,趴在桌子上哭了!小把戏成功了,心里的惬意无法形容。我觉得我真的是天才……。然而,令我惊讶的是,恶作剧的结局很糟糕。在班主任的训斥下,小乐那宝终于成了“叛徒”,把事情处理好了。我的主谋光天化日之下暴露了!班主任不仅严厉批评了我,还“勒令”我向简道歉……

结局很糟糕。自作自受……

事发一周后,放学后那天简找到了我。简把我拉到操场角落的垂柳下,脸上带着微笑对我说:“杨洋,你还有关于我的问题吗?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有意见……其实我很喜欢你……”

简说了很多,我心里笑了:算了,队长,我不会向你投降……

高中毕业后,我和简同时考上了县一中。高中毕业,回老家当民办小学老师。简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参加高考。我和简分开了,彼此成了陌生人。

次年夏天的一天,我突然收到简的一封信。这封信很短。最后说:“杨洋,我请你来我家。我有话要对你说。……看着信笺,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简真诚的邀请。我很感激,也很感动,但当时真的走不开。我一个人在教三年级复课,周日还要去参加乡中心校组织的集中学习。于是,我给她回了信,告诉她暑假一定会去看她……

时光飞逝。暑假第二天,我几乎一路小跑着去了简的家!但是我还是迟到了。——简半个月前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两眼泪夺眶而出,独自来到一个小峡谷,面对着杂草中的一个小土堆,久久地下沉。

微风吹过,野草摇曳,坟墓寂静……

那些年,简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我有话要对你说……”

有一次在镇上上班,偶然遇到了同学小乐。没等我说什么,小乐就扫了我一眼,说:“你太没意思了!简邀请她的同学去她家,但你没有出现。简很难过!”

“我去了,但是去晚了。……”我哭丧着脸说,“简对我说的话成了永远无法解开的谜。…/[//。

小乐带着受伤的表情说:“其实简给几个同学写过信,每封信都是那样写的—‘我有话要对你说’……/[/K18。

我惊讶地看着小乐,急切地问:“所以简想说的不再是谜‘ ’。快告诉我,简说了什么?”

小乐哭丧着脸告诉我,简得了不治之症,她知道自己在世上的日子屈指可数了。所以她特别珍惜和任何人在短短18年里发生的事,开心不开心,甚至嫉妒。她说人之所以有缘有情,是因为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什么都没发生。“命运”从何而来?为什么会有“感情”?

我浑身颤抖着,眼里噙满了泪水。我后悔——。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不懂,但是我麻木不仁……

简已经离开我们20多年了。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把简留给同学的话刻在心里。我永远珍惜我和任何人之间发生的一切:开心与不开心,亲情与仇恨,爱情与怨恨。他们磨砺我,同时规范我,塑造我,像一面忠实的镜子一样清晰地反映我的形象和灵魂…/。

腊梅,新年,旧故事

文字/农夫老铁

冬天总是不太愉快,因为在这个季节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树叶飘落,树木和田野都是光秃秃的,虽然光秃秃的田野更开阔,但没有绿色树枝、绿叶、鲜花和水果的点缀,一切都有点寂寞。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一切都会过去,但是当寒流真正到来的时候,人们心中难免有些惆怅。

我知道冬天应该会有事情发生,比如寒流。

我搬了把椅子坐在阳台上,打开半扇窗户,听见风在扯着楼角和树梢上的哨子,寒冷从打开的窗户进来,熟悉又陌生。

有人说风是看不见的,但可以感知。还有人说有一个叫费廉的神控制着他们,一切都是出于他的意志!传说上帝总是带着装满各种风的口袋。他根据一些我们无法猜测的原因,在不同的时间把那些风吹到不同的地方。有时候他那么大,像暴君一样摇山拔树;有时候扛着灰尘包着沙子就像一个鲁莽的人;有时候很温柔很温柔,像女生或者绿茶。我猜,管风的神有时候会缩紧口袋什么都不做。让我和你一起享受安静的一天。

其实我知道总会有风,不管有没有这样的神。

我深深地回忆了一下。人生第一次刮风是什么时候?却发现是无尽的虚空。不管过去了多少年,风的记忆总是从记忆的更远的一边吹来。甚至在我可以查询和阅读的时候,风也会从更遥远的历史和传说的更远的一侧吹来,这有时会让我困惑,因为虽然它很古老,但我经常从风中闻到或感受到很多新鲜。

窗外的风是在讲一个悲伤的故事吗?听起来很悲伤。

也许恰恰相反,它在表现某种幸福?因为听起来音调很高,很自然,像是奔跑逃跑,闪烁中有一丝调皮。

其实悲伤或者快乐只是风景。

只是这个时候是腊月,腊月的风让人有点冷。

我记得成都是一个风不大的城市。往年的这个时候,街上有很多人在捆绑卖梅花枝。他们在街角摆了一个临时摊位,或者在自行车的后车架上挂了两个篮子。梅花插在篮子里,挤在一起,又亮又香。卖花的好像开了很长一段路,有些累,有些木讷,看花的时候眼神有些散乱。人们经常给卖花的人打电话,他们的喊声和眼神里有喜悦和喜悦。一般来说,我们不谈价格,而是要挑挑拣拣,然后买一两个分店或者三五个分店。一旦交易达成,被选中的李子树枝就像陡峭的树枝一样升值,并由新主人小心翼翼地持有。

我曾经买过一小堆,五七个?养在水瓶里。忙的时候不太注意,但有时候还是会盯着他们看一会。心情好的时候,感觉那些小花看起来像微笑的眼睛。在味道上,他们似乎是带着淡淡的花香在和我聊天。闻着梅花特有的香味,我的心里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看,那种感觉很好。我是一个不会养花的人,经常忘了换水,但是花顽强不败,好像没有明显萎蔫,开了很久。

我想不出在寒冷的腊月里是什么样的旅馆让它开门的。

当腊梅开花时,春天就要到了。

窗外的风起起落落,风也来来去去。天气晴朗。冬天正午的阳光让窗外的一切都闪闪发光,但也不容忽视。我无端猜测,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风中哭泣,当泪水顺着脸颊流下的时候,会有一种飘忽的凉意,趁它还在的时候渗透到心里。在它流动的地方,皮肤完好无损,但它在记忆中留下了一个不流血的伤口。

顿时觉得大为无聊,谁会呢?哪怕眼泪也不必那么冰冷浪漫!再说了,此刻在外面风中行走的,应该是能忍受寒冷的人。他们不会哭。

腊梅花开,冬去春来。冬春交替的地方,有一天叫“ Year ”。

现在那一天来了,人们都在忙着准备过年。

在我看来,年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那个故事真的很老很老,很难讲出新意,但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能不能避免都无所谓。

其实我知道每个人都想不一样。

但是大家都喜欢听故事然后不知不觉就走进去。

比如我自己,冬天有寒流大风天气很正常,但是又忍不住想了很多。你看,风不是在逐渐减弱吗?寒流过的很快,冬天的日子不会太长。是时候为明年做计划了。我想通了,用不了多久,新的茶叶就会上市。

我喜欢新鲜的绿茶,因为喝茶的时候有一种无言的回味,读来读去的人和事。口感绵软绵长……

故事的另一半

正文/薛河南油田

院子里的风,忙着清理冬天的痕迹,转来转去。

是的,是的,现在是春天。

三月的春天,是一张随风飘荡的地毯。金色的阳光散落在树梢和村庄里,矮墙上的老人越来越多,沉浸在青春的回忆和唠叨中。阳光下的狗,被老人的唠叨包围着,躺在地上,半眯着眼;眯着眼眼皮,半开半闪的不时,耳朵好像不耐烦了,好像听懂了半句话。

一切似乎都是这样,但有一个半个故事。狗兴奋起来,看着村口的路边,那个痴呆的自言自语的疯子;一切似乎都是这样,但有一个半个故事。墙上唠叨的记忆快乐而响亮,眼睛眯着看疯子对自己说的半个故事。

院子里的风,忙着清理冬天的痕迹,转来转去。

扫地,扫!扫除那些不幸的预兆,不要让春天的阳光看到。转过来的风,看到的狗,还有对流言蜚语的记忆,似乎陷入了一个自言自语的不幸故事的一半。

唉!自言自语的故事说了什么?

隐约听到,那个精神错乱的疯子在说话,在说字迹模糊的字,在说故事的另一半。

仔细听,故事的一半真的是一半。他在说:

在村子的庙里,死人的眼睛还活着,他能听见。

唉!真是个自言自语的疯子。他补充道:

在村里的庙里,庙里的眼睛被黑遮住了,黑势力突出,他能看见。

啊!这是一个真正的疯子,疯狂到了极点,一个精神错乱的疯子。他还说:

黑势力隐藏的眼睛还活着。他们是两个人。一个是写在纸上的诗人,一个是说哲学话的人,一个是头顶良心闪光自言自语的人。

啊!说这个。在村里寺庙前的台阶上,我知道这个半残的故事的另一半,我将是这个疯子的另一半;院子前面的风,打着旋,不祥,不祥。

我要死在黑地毯上,看着那些还在的死人的眼睛。

你想听这样的故事吗

文本/塞萨尔

听了太多青春的故事,却感觉不到任何情感。我常常想,如果我的人生像电影一样跌宕起伏,让青春燃烧成指尖耀眼的烟火,哪怕刺痛,但有一段没有遗憾的过去,那我会是什么样子?还是像现在这样简单忙碌,偶尔搅几块冰像一杯温水,为几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发愁?我想问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幸福,但是我改变不了什么。也许正常的生活状态就是随波逐流,逐渐淹没在人群中,从而实现对世界的包容和接纳。

长大后,我听着同伴们谈论他们的过去,也为谁安慰他们的眼泪。好像习惯了做一个倾听者和承担者,听不属于我的故事,背负不属于我的悲伤。有的时候,在寂静无人的时候,人们会坐在空荡荡的教室的最后一排,单曲循环着一首歌,听到深处会不自觉地湿润眼睛。也许我有这样一个激情的青春,但我选择在遗憾中忘记。

在我的生命中,似乎有一个人陪伴着我成长。起初,他像光一样照耀在我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驱散我的未知和困惑。在一个无知脆弱的年代,这样一个普通人能带来方向。虽然年轻,但没有悲伤的对手。我喜欢戴着耳机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有一天,有人拍了拍你的肩膀,带着温暖的阳光微笑,洒下细密的光。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看来,光和热恰当地出现在他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让我的目光聚在一起,定格,从此再无他人。我总想拿起笔,在脑海里画出那个年轻张扬的人,让他的笑脸永远停留在无忧无虑的岁月里。但是当我举起笔的时候,我发现那个一举一动都刻在我脑海里的人的轮廓变得模糊了,我无法在脑海里画出最生动的那个。

最长的陪伴是我以朋友的身份出现在他身边。看着他身边来来往往的人,或者轻描淡写不留痕迹,或者为他增色不少,而他在我身边,我想,只要他在我身边。

我把这些压抑的情绪隐藏得如此之深,以至于即使是他也不知道有一个人会珍惜他们平淡的过去。现在,他像一个影子,悄悄地渗透到我的生活中。他不知道有人会为他简单的问候而欣喜若狂,为他安静的拜访而不知所措,为他的离开而悲伤。

我想和他分享我的日常生活。衣柜里放满了他最喜欢的香皂香味。想问问他最近怎么样,删减了几句就很失望。经常有人说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这对我来说不像爱情,是一种无法诉说的执念,是我迷茫时的向往。

谁也忘不了谁,我也在努力没有他的生活。我开始和不同的人谈笑风生,一个人坐在电影院中央。灯亮了,我才发现眼泪湿了脸。我想把我们的故事告诉别人,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个故事太长了,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结束。

忘不了永无止境的青春。

祖母的故事

正文/周克佳

家乡的夏夜,寂寞而通透,常常有璀璨的星星,皎洁的月光。人吃完饭,炊烟没了,倦鸟归巢,是大家乘凉休息,抽烟喝茶,和家人聊天的时候,也是我们听那段时期外婆讲故事的时候。

老房子的打谷场清理的很早,泼水,降温除尘。有的人早早就在打谷场上搭起了竹椅、长椅、睡椅、竹床。在打谷场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绑着干艾草驱赶昆虫的稻草把手被点燃了。姐姐带头挪到小板凳上坐在打谷场上,弟弟坐在摇篮里。我坐在竹椅上,看着星星,摇着蒲扇。过了一会儿,奶奶从厨房门出来了。她解开围裙,抖掉身上的灰尘,拿了一把竹椅,来到哥哥的摇篮前。她坐下来看着我们。她习惯性地用蒲扇扇着哥哥的摇篮,看着远方,看着天空,仿佛在寻找失去的记忆,找回储存的思绪。我们知道我奶奶又要给我们讲故事了。

外婆的故事老了,过时了,往往是才子佳人,神仙鬼怪。她告诉我们最多的:“梁山伯·祝英台”,“白蛇传”,“牛郎织女/[/K13]

祖母的故事深情而沧桑。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故事,总像是泡在泥里,淋在雨里,泡在汗里,染在眼泪里,甚至泡在心里很久,那么苦,那么酸,那么热,那么重。

外婆的故事有时候是零散的,断断续续的,重复的,省略的,仿佛有些是在山里丢的,在田野里忘的,在荒野里丢的,要一点一点记住,到处捡。

外婆的故事,悠远而深沉,漫长而悲凉。她的故事仿佛和她一起经历了风雨,被霜冻,被饿,被冻,和奶奶走了很长一段路,呆在寒冷的夜里,无数次被奶奶咀嚼,品尝,甚至吞咽,充饥,御寒,解忧。经常觉得她和故事同甘共苦,互相欣赏,甚至和故事同甘苦相依为命。有时候她说话的时候,会忍不住走进故事里,和故事里的人物一起呼吸,一起分享命运,而我们却常常听到她的心在颤抖,眼里噙满泪水。

祖母的故事往往包含各种人物和角色,如财主、员、圣母、贤者、夫人、相公、书生、夫人、丫鬟、长工、仆、妹、嫂、仙、怪等。故事中有很多场景和情节:生死相依,忠贞不渝,穷到不爱富人,努力工作,知恩图报,历尽艰辛,因缘际会,度过一个满月。故事里充满了外婆鲜明的爱恨情仇和真挚的感情,充满了对善与美的深情和同情,对丑的深深的憎恨和排斥。每次说到感情的情况,外婆的眼睛里都会噙满泪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我们常常会深深沉浸在外婆的故事里,忘记了炎热、蚊子和星空。

在家乡老房子满是月光的夏夜打谷场上,在微风、青蛙、昆虫中,祖母的故事在艾烟的陪伴下,缓缓升起,逐渐扩散,在我心中流淌,飘向远方,给我们无限遐想… …

那时候我奶奶不仅给我们讲故事,还为我们酝酿制作了很多故事。小时候在老家,奶奶经常带我们上山砍柴,挑山茶花,挑野颗粒,拔竹笋,挑蘑菇,挑野果。每次上山,不仅有收获的喜悦,还经常在当时的山上遇到野鸡、兔子和各种珍奇的花果,总会有很多惊喜。奶奶经常带我们在花园种菜,在田里捡稻穗,挖红薯,挖野菜,在田里拔猪草;带我们去小溪和水边抓鱼,摸蜗牛;带我们去河边枣园采枣,经常带我们去县城市场,带我们出去走亲访友。在艰难困苦的日子里,他们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乐趣和欢乐,收获了很多难忘的故事,留下了很多甜蜜的回忆。

当时普遍比较穷,但是我奶奶勤劳能干。我们家喂过猪、狗、鸡,也种过小菜园。那时候我们家盛产水果,鸡飞狗跳,生机勃勃。那些年,我奶奶也喂过兔子。白色可爱活泼的兔子给我们增添了不少乐趣,尤其是在我们不经意感冒的时候,家里的睡柜当时也大了。可以当床睡。突然,几只白色毛茸茸的小白兔来到房子中央,睁着红色的圆眼睛怯生生地看着我们。那个神奇的时刻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惊喜,让我们开心和激动。

我记得在那段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奶奶想尽一切办法改善我们的生活,给我们做各种好吃的。她经常给我们做艾蒿、高粱、米豆腐、米粉、地瓜粉、羊齿粉、葛粉、凉粉、地瓜片、米片、炖地瓜。偶尔有虾,有鱼,有泥鳅,有螺蛳头,都是我们当时的美食和快乐餐。现在想起他们,他们还垂涎三尺。

小时候在老家的时候,虽然那时候我很穷很辛苦,有一段外婆的故事,一段外婆的日子,但是我们也过得很开心,一家人过得很幸福,很有希望。

好像我奶奶的故事可以发芽,可以生根,可以开花,可以结果。时至今日,我的心里依然长着当时奶奶种下的绿叶,绿枝,清香,甘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