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家乡的三天 ,创作人: 刘云256

  • A+
所属分类:创业故事

东北庄是杂技的发源地。听说每个娃娃从小就练杂技。爸爸妈妈是老师,日常生活是舞台。很早就有了去东北庄看看的想法。星期天早上,我和家乐涛把相机背在背上,准备去参观东北庄的原始杂技。我们也许可以捕捉一些无辜的杂技娃娃。到车站前,法晓打来电话,法晓妈妈开车往西。我和家乐涛赶去老家给法晓妈妈送行,做最后一程。

小妈妈不是单纯的妈妈,而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女人。用现在的话说,她是个女汉子。法肖马第一次婚姻不幸福。婆婆老公不喜欢她不生孩子,法小妈在田里辛苦了回家也没好脸色。小妈妈不愿意这样生活,说没有孩子不是我的错。我们离婚吧,你可以找个有孩子的。小妈妈第一次结婚就是这么说的。结束了。其实我的小妈妈是憋着气的。接下来,小妈妈的行为更让人吃惊。小妈妈悄悄对媒人说,我哪儿都不嫁就嫁给我第一任老公的村子。离第一任老公家越近越好。家人说小妈妈生气了。小妈妈说,我没有生气,我是想让他们知道,没有孩子的女人,还是可以过得很好的。从古至今,有多少女人被生育之山碾压,有多少恩爱夫妻经不起生育的考验,形同陌路。她想挑战自己的命运。小妈妈真的嫁到了第一任丈夫的村子里,第一任丈夫的家在村子的南边,她嫁的第二任丈夫在村子的北边。法晓妈妈踏进新家,全村人都惊呆了,洞房里闹事的人都惊呼是你!

天道不会输强者,但是小妈妈二婚幸福,老公聪明勤奋,处处照顾她。说来也巧,一个没有宝宝的妈妈竟然连续生了一个男娃娃和三个女娃娃。法晓帕后来去郑州工作,法晓玛带着孩子在家种地。田里负责的田井有条,孩子管得好。村民们都说法小妈有本事,但是本事的背后,当然是法小妈的辛苦。10年前,法肖马脑血栓,半身不遂。法晓帕把她从老家带到郑州。法晓帕说,郑州医疗条件好,就医方便。就这样,小妈妈一直被老公照顾着,爱幸福。她妈妈发小说的时候很安详,面带微笑。

发小母亲的灵堂设在街上,发小说的棺材抬不进门。父亲法孝坐在灵堂前,没有人会劝他休息。我佩服我的小爸爸,佩服他对伴侣一贯的爱和照顾,佩服他娶小妈妈的勇气和气度。我的小爸爸是个真正的男人。小时候,我和法晓调皮地问法晓爸爸。你怎么敢娶法晓妈妈?叔叔说你阿姨善良勇敢,我很佩服这样的女人。我说,你就不怕有个小妈妈不生孩子吗?爸爸没有直接回答我们,说,孩子,你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快点学习。年轻父亲择偶的标准是女性善良勇敢。为什么这不是现代人择偶的标准?善良是一个人的品质,勇敢是一个人的人生态度。生活中有了这两样东西,你还能怕什么困难?我们家每个人都是善良勇敢的,那我们家为什么不兴旺发达呢?

我和嘉乐涛要留下来,为小妈妈的丧服服务,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走进老家的房子,打开生锈的门锁,踩着满是青草的软院子,晒着老祖宗留下的被褥,仿佛回到了童年。我们的童年并不需要父母过多的打扰。和现在的孩子相比,虽然小时候没有学到多少书本知识,但是无忧无虑,也不担心谁的成绩更好或者交不起学费。当时学生在排名中没有排名,学校也不收费。学校有勤工俭学基地,师生利用星期天工作。基地的收入全部用于学校的日常开支。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学锄头。我不能掌握锄地的要领。我连续在基地种了几棵玉米苗。老师很心疼。老师用朝阳沟螺栓保护的语气批评我们。快看!快看!我教你判他死刑。老师手拉手教我们,不停地告诉我们,要像朝阳沟保护教育的银环一样锄头,弓着前腿,蹬着后腿,保持双脚平稳。在老师愉快的教学中,我们很快学会了锄头。看到女孩笨拙的锄头,我会唱小时候的歌。前腿弓,后推,眼睛固定,力量均匀,看看!我要求你判它死刑。和我和法晓的主唱在一起,勤工俭学基地很和谐,然后就是女生追我和法晓的吵闹声。小时候,我们的父母不用开家长会,也没有没完没了的作业。他们记得玩的最多。放学后,他们在南坑抓鱼虾,蒙住树和柳树上的猴子,在蓖麻地里玩捉迷藏。当然,每天放学后,他们都会为他们的小山羊和小绵羊拔草。假期里,爸爸妈妈不用担心我们。学校将成立一个青年警卫队、一个学校警卫队和一个小麦采摘队,都由每个班的老师带领。课间老师教唱歌,讲三国故事讲水浒故事。我们班每个同学都会讲吴淞打虎的故事。生产队还会送我们任丹和糖精水防暑。任丹的小药丸麻凉在口,很好吃。用井水搅拌的糖精水,香甜清凉,味道鲜美。我和童年还自制了可口可乐,一包任丹,两三粒糖精,适量的井水,使劲搅拌,直到任丹药丸融化,味道简直就是可口可乐。后来同学们都模仿我们自制的可口可乐,但是他们做的可口可乐味道赶不上我们的。就像广告里说的,我们的可乐天天被模仿,从来没有被超越过。关键的秘密是他们从来没有掌握好适量的井水。其实适量的井水是用我祖先种的葫芦锯成的水瓢。没有精确的量,只有满满一勺的水。这是我和可口可乐之间的秘密。

第二天,我给小妈妈选了块地。村里的风水师拿着指南针走来走去,最后选定了一个高地。风水大师说,这块宝地后面有太行山作为屏障,前面有黄河作为玉带。这叫蹬黄河,头枕太高,老朋友睡这里。出版小说的土地很高很有气势,很符合我妈的性格。我妈在这里休息应该会很满足。村民说你妈妈辛苦了一辈子,就让她去吧。然后是礼炮,社火,拨浪鼓队。礼炮不停地打,黑管队使劲吹唢呐。累了就换成豫剧,这是秦雪梅哀孝悲的调调。我发小说,我妈不喜欢那种哀怨的语气,喜欢那种欢快的。唱欢快的,像李双双洼地里的好庄稼,朝阳沟里的公婆。于是唢呐改成了百鸟对凤,豫剧的唱腔改成了李双双和朝阳沟的选段。村民们说,法晓是个细心的孩子,知道妈妈的心思。

第三天是小妈妈出门的日子。凌晨五点,三声敬礼惊醒沉睡的村庄,紧接着是唢呐声。五月的农村,树木花草丛生,田里的小麦长满了麦穗,生机盎然。雾天过去了,蓝天上飘着细细的云。这是一个蓝天“藏日”,太阳暖暖的,树上的鸟儿在惊喜的敬礼中飞来飞去。早上九点,小妈妈正式出门了。我和加勒托帮她长大,小心翼翼避开麦田,领着送葬队伍出发了。我的小泪已经干了,眼睛红肿,眼睛无色,步履蹒跚。加勒托说你年轻的时候不是软骨头。我也悄悄提醒法晓,你要坚持。你是男人,是爸爸妈妈的支柱。发小紧紧地握着我颤抖的手,冰冷,有力。送葬队伍里传来了“大萧条时期的好庄稼”法晓最喜欢的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