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酸枣一样生活 ,网络写手: 王新芳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一个

在我的家乡,田野里长满了一丛丛酸枣树。它非常普通和高贵。

也许是一颗种子不小心从鸟嘴里滑了下来。一把贫瘠的土地养育了它,它生根发芽,长叶开花……在这里定居。

酸枣树不到尺高,长满了硬刺,却还在努力生长,明知道士不可能是高树。它默默地站着,从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和呵护,靠着自己的力量成为一束生命的怒放。六月,枣树像小米一样开花,黄色,绿色,像夜空中的星星,带着苦涩的香味随风蔓延。然后,在日渐落寞的景色中,枝叶由绿变黄,树上结出一颗颗鲜亮的小酸枣,红彤彤的,像珍珠和龙舌兰。至此,酸枣成了村民眼中的珍宝。

酸枣朴实无华,但价值很高。叶酸酮可以从叶子中提取,对冠心病有很好的疗效。核壳可用作活性炭和木柴。果肉可用于制作枣粉、酒和醋,具有健胃助消化的作用。特别是加工后的酸枣仁,是珍贵的中药材,能养肝安神,宁心收汁。主治神经衰弱、失眠多梦、心悸盗汗。酸枣就像一盏灯,给村民的苦日子带来了希望。

石河子,作为一个词,郁郁葱葱,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抬起了山丘的头,在溪流中摇曳着动人的传说。它足够丰富,美丽的想象力可以停留在村庄的任何地方。

我们村小,不到300户,但却是中国著名的医药小镇。这里加工生产的枣核个头大,核饱满,色泽红亮,享誉中国乃至世界。一个漫长的冬天,这个小村庄躁动不安,生机勃勃。它像一个巨人,张大了嘴巴,吞下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酸枣。我躺在老家的木床上,风吹着窗户,睡不好觉。整个晚上,我听到一辆大型公共汽车“呜咽着”进入村庄。隔壁房间里年迈的父母小声说,谁又把酸枣带回来了?

全国各地生产酸枣的地方很多,但能加工酸枣的地方很少。这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加工技术。

历史上有一天,一个外国女孩嫁到了石河村。她身材矮小,脸色蜡黄,甚至有几个隐约可见的痘印。当红色头巾揭开面纱时,她的丈夫不禁叹了口气。但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小媳妇,把致富的秘籍带到了婆家。在紧闭的门内,她指示丈夫和父亲将酸枣放入大锅中浸泡至表皮腐烂,然后捞出,与米糠混合,放在石磨上去皮。然后,用清水将枣核上残留的皮洗干净,在屋顶上晾干,然后烧掉。然后把枣核放在石磨上推,枣核一个接一个碎了,露出鲜红的枣核。然后用黄荆编织的筛子筛几遍。当然,粗筛眼和细筛眼是不一样的,枣核光滑,从筛眼漏出;枣核壳干,人工掐掉。这样,枣仁就加工好了。

很快,一家人的生活变得引人注目,买骡马,买房子和土地。当然,起初他们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财富秘密,但一个接一个,嫉妒的穷亲戚走进了这个神秘的家,透露着他们的亲情,感动着他们的荣誉感,最终这个秘密不再是秘密。当亲戚们走出门时,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感激。

如今,枣核加工技术已经公开。随着人们对枣核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枣核的加工工艺也越来越精细。严格来说,需要四道工序:第一步是去皮,即将酸枣去皮,只留下枣核。最冷的天气,用石磨把酸枣磨开嘴,晾干到“焦”的程度,再用石磨磨出皮渣。目前这一步逐渐被“洗涤”所取代。在洗枣厂,有一台专门的洗枣机来剥枣。第二步叫粉。也就是说,将枣核粉碎后取出是最关键的技术。如果核壳破裂,大粒时枣核不能取出,小粒时枣核会受损。如今,红枣的表面完好无损,红彤彤的,鲜艳夺目。第三步是筛选,也就是筛选枣核,这是最难的过程。压碎的枣核混合在一起,不能用水沉淀分离。当枣核遇到水时,就会出现皱纹。在阳光下晒干后,光亮的皮肤脱落了。只有用牡荆做了三个特殊的筛子后,枣核和枣壳才会被清晰地分开。第四步是烘干,也就是把枣核烘干,这也是一个比较难的时间。如果阳光不好,会影响枣核的质量。为了保持枣核的天然水分,村民们不会先晒枣核,晒枣核也不会破坏枣核的光滑度。他们凭着多年的经验,抓起一把枣核,摇一摇,听着枣核在枣核里旋转的声音,就知道了其中的水分。

乡亲们,农民正处于农忙季节,商人正处于农闲季节。因此,他们有一个最恰当的名字,叫药香农商。

世界是一张薄薄的纸,它变成了自然,反过来又变成了生命。

父亲衰老得很厉害,胃炎和肺气肿最困扰他。当我刚刚60岁的时候,我不能再做体力劳动了。即使他把空推车推到花园,他也气喘吁吁,呼吸困难。如果感冒了,爸爸会整夜坐在床上的枕头上,咳嗽,睡不着。我爸爸吃不饱,吃的很少,一次也勉强吃一个馒头。农活欺负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不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我给他吃了很多药,但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因为,我父亲悲伤的胃和肺是他年轻时体力严重衰竭的后果。

冬天,黎明前,父亲骑着一辆破自行车,穿上两个用粗布做的细长口袋,在寒风中出发了。他让一些人偷偷出城去买枣。北距临城100公里,南有赞皇,南有邢台、沙河的村庄,都留下了父亲的足迹。几毛钱一斤的红枣和几十元一斤的红枣,加工后的利润不低于20%,赚的钱相当于生产队的10倍。可观的利润让我父亲铤而走险。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餐馆很少,即使有,我父亲也不愿意进去。他带着干粮出去,午饭时,他父亲往往会有一个干燥的胃。遇到河流,破冰喝冰水。可怜的食物侵入了我父亲的胃。但酸枣多产于山区,总是一个几里长的大坡。父亲身高1.8米,但体重只有100斤,竹竿像风一样脆弱。买枣的时候,爸爸经常忘记自己不强壮,所以能买多少就买多少,能装多少就装多少。不知道他是怎么把200多公斤的大枣推上山的。他一定已经尽力了。在推上山的一瞬间,父亲瘫倒在地,急促的呼吸狠狠地摧毁了父亲的肺。

我父亲喘着气,没有感到疼痛。他一定记得我手腕上的手表。在月星稀少的打谷场上,父亲用笔在我瘦弱的手腕上画了一块手表,笃定地说,你以后要过城里人的生活。小编我很怀疑,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农民的父亲这么肯定。但是我知道我的父亲是一个聪明开朗的人。尽管他经常担心自己的生活,但他心里总是有一个光明的希望。

父亲和红枣加工相互依赖,工作了一辈子。真正的退休应该从枣核的干燥开始。

当时我父亲在村南的路上晒枣核,那是一个陡坡带陡坡,一半是晒枣核,另一半是上等的。谁知道,天空并不美丽,却恰好遇上连续的雨天,也就是一次10天。有时下大雨,有时下小雨,从来不放晴。父亲整天在路边长大,白天打着伞,天又冷又冷,让父亲感冒了。晚上,我父亲住在路边的一个小屋里。小屋漏雨,我父亲的被褥也湿了。碰巧一个新死去的村民被埋在附近。他父亲胆小,总是多疑。那时候父亲心情很不好,总是对母亲发脾气,抠鼻子,爱挑剔。我父亲仍然抱怨自己。还不如死了,因为他年纪这么大了,还受着这罪。

就是那一次,我看到了红枣,这让我妈下定决心阻止我爸做红枣加工生意。妈妈说钱花多了,花少了,不值得为了赚两个钱而把一生都投入进去。父亲从事业上退休了,每天无所事事地坐在墙下,不时地咳嗽、喘气。有时候,他羡慕别人生意兴隆,大胆地说过几天要拉一车酸枣,妈妈立马打断了他。你忘了那一年枣子的晾晒吗?我妈一暴露缺点,我爸就再也不敢说话了。

随着机器的轰鸣,我心中有一片祈祷的天空。我听到了罗伯特的声音。博来贴着我的耳朵说,“穷听风就好。”

因为枣核的加工,村民们变得富有了。村子在悄悄北移,那些枣核加工者在村子北边盖了新房,全是红砖青瓦,满地都是水泥。家里装了电话,买了拖拉机,日子蒸蒸日上,让人眼气。

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人们的思想认识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形成了尊商轻农的风气。谁是枣核处理器,谁就是能处理人的代名词;谁还老老实实种地,谁的能力就有问题。村里有一个叫“秋”的人。他不认识什么大人物。他是村里的大枣核加工者。两个儿子,初中文化,长相普通,都很早就做了父母。媳妇是村干部的女儿,小媳妇长得如花似玉。相比“秋”的尊重,我的小哥哥渐渐被人看不起,因为他还在坚守着一方土地。这伤不起我的脸,这让我弟弟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我弟弟是村里的文化人。他读书很多,下棋下得好,看风水,拆八字,了解国家大事,对乡村民歌也相当了解。然而,他像蜗牛一样,不得不在石河村筑巢,生活相当憋屈。有时候,当我读姚橹的话时,我会想到孙少平和高加林,然后我会把我弟弟的影子叠加在他们身上。弟弟的悲伤内化在精神层面,让他看起来有些忧郁。

我的小弟弟年轻,灵活,缺乏经验和资本。妈妈一直唠叨,让爸爸拉我小弟弟。弟弟要供两个孩子上学,儿媳常年生病,生活很艰难。于是,父亲和弟弟一起创业,这种合作关系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父亲带着弟弟走遍全国,买枣卖货,去了很多地方,认识了很多朋友。渐渐地,小哥哥能够负责自己的工作,他们的分工也发生了变化。小哥负责买枣卖货,父亲在家负责加工。每次弟弟出门,妈妈总是把我的时间花在玩上,但我偶尔会潇洒地瞟一眼眼睛,发现妈妈把一大堆现金塞进丝袜里,郑重地系在弟弟的腰上。“ rich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当你带着很多现金出门时,你的家人总是会照顾它。村里装了好几部电话,我要等到有一天,小哥哥给那些家庭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我妈会念“阿弥陀佛”把心放在肚子里。小弟弟去过很多地方。购买日期时,他去过东北的青龙、朝阳、建昌,山西的长治、沁县、榆次,河南的临县、三门峡,山东的泰安。相对来说,卖货的地方是固定的,但是左边是安国和亳州。几天后,我的小弟弟开着一辆能拉4—5吨的卡车进了村子。我父亲一大早就找到了卸卡车的人,那人顶住他的肩膀,把枣带回家。

我的小弟弟年轻又好斗,所以他敢于独自穿越这个国家。但是,读过书的小哥哥自尊心很强。在加工干枣核的这些年里,他更多地了解了人情的温暖和温暖,以及世间的喜怒哀乐。当时拉一车枣子就几千元,最多一万元。很多时候,父亲和弟弟都很难做到,因为资本不容易凑。当时贷款不多,只好拉遍亲戚家的门,琢磨谁有钱,然后向谁要钱。

有一年,正是拔枣的季节,小哥哥突然想起了一个远房表亲,他家有砖厂,应该有实力借钱。弟弟从店里买了一些礼物去探亲,表哥也很热情。听了弟弟的解释,他爽快地答应借几千元。我的小弟弟安心地出去了。当他找到货源,让表哥付款时,表哥说儿子前几天去邢台了,把钱花了。弟弟在异乡想哭,后来爸爸想寄钱,然后弟弟把货带回来。这样的亲戚不用担心。你回来的时候,我弟弟和我表哥断了联系。

据说表哥很后悔同意借钱给弟弟,因为他知道弟弟穷,怕自己还不起。狗眼看人低,亲戚有时候比陌生人还不如。

美好的时光被撕咬和撕碎。

枣仁的市场不稳定,他赚一年陪他。前几年市场乐观,村里很多人都赚钱了。据说一个男生一趟就赚了10万。赚钱的农民骄傲了,买了车,等离子电视,苹果手机,突然流行开派对。是小学同学,聚会;同龄,聚会。他们在县城最好的照相馆合影,在最好的餐厅吃饭,友谊加深。每个人都怀念过去郁郁葱葱的岁月,他们不知道如何花钱才能看起来壮丽。

有时候市场不好。按照通常的经验,有些人不喜欢冬天的低行情,说应该备货,在春天到来之前及时以好价格卖出。然而第二年春天,价格一降再降,成本已经到了240元一公斤,瞬间只能卖到104元一公斤。不卖?这枣核夏天看不到,夏天会生虫,可能报废;卖?你会失去你的生命。据说“秋季”顺利进行了好几年。有一次,我想做一件大事,存了很多货。听说要交20万。前阵子他让我去县城找房子,最近没有消息。

虽然有得有失,但总的来说,我的家乡变得富裕了。连同周边东石河、南庄、北里庄、刘家庄、李角台、樊角台等19个村,每年加工酸枣3万吨、枣仁2000吨,产值近亿元,占全国市场份额的90%。是中国最大的枣仁生产基地。

又是一年,枣花芬芳,枣花似粟,黄、绿、绿,村里弥漫着动人的药香。一只斑鸠在唱歌,它的歌声立刻压制住了风。过不了多久,鲜红的枣树会被树枝覆盖,村民们又会摩拳擦掌,准备大打一场。虽然枣仁加工的过程苦不堪言,催人泪下,但毕竟枣仁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所以他们心存感激。

生命就像野草一样,生老病死。读每一片草叶黄,昨天和今天总是一样,七天抄,七天模仿。人必须像酸枣一样生活。在黑暗中等待,在暴风雨中等待,哪怕只有一点阳光,也要努力向着光明生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