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飞行的大雁 |笔者: 韦秀琴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云没了,秋高气爽。

想起夏天,天空总是被填满,让人觉得头顶的天空特别沉重。乌云一片一片,像一块大黑布,深深地照在你的头上,似乎铺天盖地。一场接一场的雨“哗啦啦”地下着,整个天空就像一个大筛子,不停地筛着豆大的雨滴。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一把阳光从天而降,让你睁不开眼睛。

刺骨的秋风来了,无情地吹走了这些。云变得越来越轻;雨越下越小。连傲慢的阳光都是柔和的,只是轻轻的闪耀。

空旷的天空很孤独,闪烁的声音很大。

“Gaga——”几声清脆的鸣叫落在广阔的天空中,让寂寥的天空活灵活现。冷漠的心,微微的波纹。于是我就忍不住去寻找声音来源的地方,去思考谁敢对抗寒冷的秋风。

蓝天上,一排排的大雁整齐的飞着,没有那么拥挤,而是隔着一定的距离,像一个逗号,点在“人”中间,随意的标在天空的纯蓝色纸上,让热爱秋天的人可以尽情的阅读。

“鹅叫,到了秋天”整个春夏一直欣欣向荣的一切渐渐沉寂:茂密的绿树渐渐变黄,在秋风的带动下,片片飘落。“叽叽喳喳的鸟儿”不知道躲在哪里。黄澄澄的果实被树枝覆盖,这表明生命短暂。没有生命可以一直燃烧。有静有动,有快有慢,有作息。

秋收冬收。秋天收获到心满意足:在滚滚稻浪的田里,慢慢收割到空,留下一堆堆高的干草堆。秋天能种的东西不多,就一些耐寒的蔬菜。田野里出现的身影越来越少,没有一个人在鹅的叫声中感受不到秋天的威严。

生命用逗号标注,各种动物收起生命的张扬,悄悄积累。

有的跑到深坑里日夜睡觉,不吃不喝,忘记了秋冬季节。不会冬眠的也是慢慢的,不敢在野外乱来。

屋檐下串着一串饱满的玉米棒子,衬着长长的红辣椒,像高挂的对联。房间很暖和。听到鹅的声音,母亲们拥抱着一团团的羊毛,银针闪闪发光,羊毛在手中飞舞。他们正在为家人编织冬季毛衣。即使现在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毛衣,他们仍然要为家人手工选择一些细羊毛和针织毛衣。每年,我总是让家人温暖。

父亲在屋里,四下张望,拍着门板,摇着凳子,看有什么需要补的。趁着这个闲暇时间,把家里的东西整理一下,不然明天春天地里的活就多了,这些小活你肯定管不了。现在躲在温暖的房间里做这些事情是一种休息,充满了无限的乐趣。

外面人不怎么走动,因为风吹人。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或者干脆闭上眼睛,自得其乐。如果有温暖的阳光,搬个凳子,吸收难找的光和热。

雁是一年中的逗号。他们在春天匆匆而来,筑巢生子,利用食物充裕的夏天养育孩子。到了秋冬时节,他们带着孩子,一家人高高兴兴地飞回南方疗养,在生命的旺盛上画了个逗号。等待明年春天的到来,他们会飞回来,幸福地写下人生的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