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根 ,发布: 紫妮

  • A+
所属分类:创业故事

周末午睡醒来,蝉鸣不断,慵懒地刷微信朋友圈。刷出“ Shegan ”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很迷茫,连舌头都伸不直。我不知道怎么读,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当我刷完图片,我的眼睛立刻就僵住了。——那朵艳丽的蝴蝶花不就是我去年看到的鸢尾吗?带“ shegan ”?在网上匆忙搜索——只能说我目光短浅,学术不精:关于射干,网上资料丰富,不是什么稀罕事,也不是什么稀罕词。特别是它的根可入药,有清热解毒、消炎降火、利咽化痰、消痰生津的功效。它是治疗咽痛、痰多、咳喘的重要常用中草药,所以资料中很多文章都是药典和与射干有关的方剂。

而且,古文古诗词中不乏射干。荀子的《劝学》西有“木,称射干”,刘向的《九叹&中道;有“挖荃辉射干Xi、云霍琛、何江”,司马相如《上林赋》有“揭秘车恒兰射本”。

更重要的是,射干适应性强,对土壤和温度要求低,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热带、亚热带和温带地区,在我国各省也有广泛分布。我从来不知道这么古老而又普通的植物,这么好的产品被用来入药,但是直到去年夏天我才偶然遇到它,直到现在才无意间知道它的真名!这是不是有点“在几千年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是赶上了……”的节奏?

然而幸运的是,“恰巧赶上了”最美的季节。

去年夏天,我和朋友们参观了叶文龙在长泰桂后村的故居。带壳的花生在大气的石埂上晒干,午后猛烈的阳光伴随着蝉鸣的热浪,几个老人则在深院中安静而淡然地生活着。采访结束后,我的目光跟随我的脚步来到干净的庭院,欣赏着几丛橙色、黄色、粉色和紫色的花草。业主说“这个开紫色花的簇叫虎威轮”,“。这个怎么样?”我指着那株姿态优雅、独具美感的植物问道。大师的回答模棱两可,只说好像叫鸢尾。

艾瑞斯。这也是形式与精神的结合。

这只鸢尾几乎和我一样高,姿态精致,花朵美丽。长长的绿叶像剑一样抽出来,整齐地叠放在细细的花茎两侧,像蒲扇一样,绿化带,随风摇曳。叉状茎的顶端开着橙红色的花,像蝴蝶一样轻盈;椭圆形的六片花瓣互不交错,伸展如蝴蝶翅膀;花瓣上的猩红是阳光无限宠爱的吻,如蝶衣般绚丽多彩;三枚又弯又细的花蕊围绕着一根花丝飘动,活灵活现如蝴蝶须——,如此燃烧着它的光彩,卷曲着它的姿态!张爱玲的好朋友颜颖说,每一只蝴蝶都是一朵凋零的花的灵魂,飞回去寻找它过去的生活。那么,这朵花应该是前世合二为一了。

谁知道这朵精致优雅的花有这么一个陌生又阳刚的名字!

相见不易。相识需要缘分,相知需要时间。但一旦匆匆而过,我羡慕的目光只够停留在花朵上,忽略了未开放的花蕾和暗囊,不可能参与到从萌芽到辉煌的过程中,也来不及深入了解它的秉性喜好和深埋地下的根的功能。小心我带着遗憾离开,我只能用我的相机把它的美定格在那个地方,那个场景和那些人。

偶尔会回想起画前惬意的夏日之旅,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干净宁静的村落,明代古井,低檐下90多岁的老太太“进来喝茶的温馨问候”在村里的文物上写下优美书法的老中医。

我永远不会忘记一朵花,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记遇见的第一次美丽,也不会忘记和我相处的一段温柔时光。现在,我有足够的时间通过便捷的网络去了解对方。作为多年生草本植物,一次种植可以开花很多次。你还在吗?然后,如果你愿意,去年还能见面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