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文章 :石川铃华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清明之美

文本/谢汝平

清明节,如果是晴天被打死,不妨叫上朋友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清新清澈,让心情轻松豁达。清明之美在于明媚的天空,清新的空气和宜人的暖风让每个人都感觉焕然一新。每一棵草都充满了精神,每一朵花都微笑着,令人鼓舞,每一棵树都是强大的,壮丽的。同样蓝天下的人不振作是什么原因?我们尽情呼吸,轻松缓解工作的疲劳和生活的压力;我们自由奔跑,保持身体健康协调;我们大声歌唱,让美好的心情在清明节传播开来,到达未来生活的方方面面。

清明节期间,如果阴雨天不开,不要烦躁,也不要让心情灰暗。清明之美在于细雨,楚楚可怜的忧伤。撑着纸伞,去雨线连绵的池塘。雨下得很大,过去平静的水面溅起明亮的水花。在鱼虾眼里,无论是这飞溅但连绵不断的水,都是最美的风景。你可以去五彩缤纷的花园,那里艳丽的花瓣在雨中更加水灵干净,就像刚刚洗过澡的仙女。有些花瓣被雨水击倒,可能会让你感到难过,但只有当所有的花都落下,果实才能生长,这是植物生长的代价,也是植物追求的最终目标。我们应该开心。我们在雨中慢慢行走。地上的泥巴打湿了我们的鞋子,却无法冷却我们的心。看着被烟雨覆盖的田野,我们多了一点魅力,让你从现实走进神话,从悲伤走进喜悦。

清明时节,如果回老家祭祖,请做好准备,崇敬中心安,感伤中淡然。清明之美,在于对祖先的情感和无尽的记忆。我们的身体流淌着祖先的血液。我们讲汉语,字正腔圆,写方块字,棱角分明。是几千年的情感积淀,是一脉相承的民族属性,是波澜壮阔、取之不尽的思想长河。我们是一个感恩的国家。我们在清明节缅怀先人,是为了不忘历史,也是为了警醒后人。在素衣里,我们化着淡妆,用燃烧的纸钱表达感情,用盛开的鲜花表达愿望。在清明节,我们寻找机会与先人联系,让那些为民族解放而牺牲的烈士们,能触碰到他们心中最柔软的角落。

清明节期间,你可以悠闲地度假,随意去农村和村庄,欣赏风景,深入了解清明节的习俗。清明之美在于文化,在于独特的美食,在于对祖先的崇敬,在于放风筝的舒适。早晚可以坐在窗前,读几首清明诗,体会古人对清明的思考;我们也可以绕着院子散步,仔细思考清明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变化。

清明节是一个传统节日,它永远是一个年轻的节日。清明节需要传承、发展、反思和保护。

晴雨

文本/蒋玉菡

清晨,新鲜的水蒸气透过窗户浸润进来,夹杂着青草和泥土的芳香。细小的雨滴从屋檐滑落,落在长满青苔的水坑里,沉闷的雨声突然变成清脆的敲打声。我打开沉重的木门,但天还没亮,我就看到雨云掩埋了半座山,突然听到远处鸟儿的歌唱,清明在朦胧柔和的景色中缓缓伸展。

河边,烟柳的发梢拂过浩瀚的水面,几只黑色的燕子在眼前一闪而过。顿时,引起我注意的是一张女孩在雨中赶牛的照片。牛的黑眼睛特别清澈,长长的睫毛向下倾斜,闪亮的棕黄色大衣后背像是被雨水冲洗过的光滑流苏。牛慢慢挪动蹄子,老实老实,就像这个村子里的人一样。一只鸟的鸣叫响彻大地,穿过烟雨,冲天而起。记忆中的延泉村去哪里找?也许,就是这个。

我和家人沿着蜿蜒的小路去祭拜祖先。远处的群山在白雾中延伸,柔和的轮廓若隐若现。白色的野玫瑰一路上绵延数十英里。在细雨中,白玫瑰一样安静而漫,却又忧伤而幽幽,却在雨里格外芬芳。这朵花也知道俗世情怀吗?

近了,近了,野草,故人已逝,一切归于沉寂,只剩下孤冢一人,狂喜,鲜花,泪水。最简单的感情,最真挚的回忆,晕在清明的烟雨里。“逝者如斯,余缺如斯,消长不”。一个人的死亡只是一个逗号,所以没有抱怨和遗憾。

回去的路上,窗外白色的野玫瑰如一波又一波,是狂澜人生的延续。

回到老房子,天气转晴了。坐在长满苔藓的石阶上,看着孩子们放风筝,风筝越飞越高,直到它们穿梭在低矮的乌云中。步履蹒跚的老奶奶拿来一盘清明花。花的颜色是深绿色,但不是全部。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难以形容的绿色。一股淡淡的香味吸引着孩子们凑了过来。脏手抓了几朵花。看到我所谓的城里人,我又跑了,又笑又笑。

此刻,我多么渴望自己成为家乡的一名仆人。

几只黑色的燕子停在屋檐下,歪着头,仔细地看着房子,叽叽喳喳,哭个不停。我问奶奶鸟巢在哪里,她指着横梁笑——横梁上有个鸟巢。很快,燕儿放松了警惕,钻进了温暖的小窝。巢里应该有小生命。一个巢有几条命?

“奶奶,又回来了。”

“人和燕子一样,总会回来。”

“我的家乡在那里,我的根在那里。”

清雨,一首含泪的诗,一首不朽的歌谣。

诗意的清明四月天

清明节不仅是节气,在中国也是一个古老的节日。清明时节,读古典诗词,别有一番风味。

祭祀扫墓是清明节最重要的活动,盛行于唐宋。“黑乌鸦喜鹊在昏黄的树上。清明节是冷食谁在哭?风吹着旷野里的纸钱,古墓群里满是春草绿。”白居易在《冷食与野望》中生动地描绘了人们上山扫墓的场景。“南北山多墓,清明节分。纸灰飞成白蝴蝶,泪成红杜鹃花。”高竹的《清明》充满了凄楚的忧伤和悲凉的语气,尤其是“白蝶”和“红杜鹃”的鲜明对比,读来令人尴尬。

扫墓年年照旧,扫墓人却不一样。宋代诗人胡世忠在《清明上河图》中写道:“当我的父母身体健康的时候,清明带我去了山里。现在清明节我一个人来,但是我先拜孩子,先埋了。”以前他爸妈带他一起进坟墓,现在都死了。他带孩子去做礼拜,给父母扫墓。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禁感叹生命的无常,以及“孩子想养却不等亲人的”的缺点。

清明节,在每个人眼里,都有不一样的风景。面对惨淡的世界,高柱感叹《清明vs酒》中莫莫的虚伪:“夕阳下,狐狸睡在坟地上,夜晚,他笑着回到孩子身边。人生有酒可喝,一滴到酒泉。”张继在《长门是个事》中感叹:“更夫招舟爱楼,春草清田;试试吴门在县城见郭。清明有多少地方有新烟?”面对农民的征收,贫瘠的田地,社会的萧条,诗人的内心充满了怨恨和忧郁。“感叹清明在远方,桐花覆水,葛溪长。这家人必须点燃新火,用一盏孤灯照亮新房。”唐朝时,权德舆的新婚夫妇远行,远在他乡的妻子加了火祭,独居。那种渴望和相思在纸上泛滥。“清明时节,雨很大,潮水托住了渡口的泥沙。被梨花冷眼看着,生命在所爱的人身上远去。颜胡,云闯,酒醒啼。折成柳,归谁?”清明节在外生活的南宋张炎,闻雨无心赏花,折了一棵柳树却无从插。细读之后,流浪世界的惆怅和悲伤让人落泪。

清明时节,万物盛开,春意盎然,正是外出踏青的好时机。“清明上河图西湖好繁华。谁来争路,绿柳和朱轮就去抢车。游客会在黄昏时分去,醒来时又醉又吵。路转到银行,一直花到城头。”读欧阳修的《采桑子》,清明时节西湖赏花春游的喧闹画面,如焦平面的一幕幕,在眼前切换。“梨花风清,游子出城春游。黄昏收拾,万柳归莺。”宋代,吴伟新绘人赏春的生动画面;北宋诗人张喜安的“,黄昏拾绿草忘归,行时不曾归野”。他还向我们展示了享受春天和缠绵的场景。是的,四月的春天阳光明媚。谁愿意对得起?

除了徒步旅行,放风筝、拔河、荡秋千也是清明节的习俗和优雅的品味。“夜晚,静弦音蓝天,宫商信风;模模糊糊像一首歌,听不进去,被风吹得跑调了。”唐代高骈写的《风筝》生动地描绘了当时风筝的竞争。“风筝放飞,供千人观赏,千条麻绳系竹竿。世界和平新,一条线飞向蓝云。”潘荣弼的清代支竹词生动地描绘了北京放风筝的盛况。唐朝张说“拖钩就好,皇家建筑开在街上。长长的绳子拴在日常生活上,河水从绳子里被拉出来。战力频频催鼓,斗争更胜一筹。”给我们看那种绳索紧长、击鼓频繁的拔河画面。而读杜甫《清明》“十年,蹴鞠将远,荡千里风俗同”,再读王建的“唐代长丝绳雪碧,一百尺高蜷。少年儿童秋千荡得很重,两边都是毛巾和领带。”带你进入繁华的唐朝,和戴着头巾、花环的少男少女一起荡秋千。

每一首古典诗词都是一幅清晰的画面。徜徉在意味深长的古诗词中,感受诗意的澄明,会让你感到说不出的惬意和轻松。

清明纸火

正文/王福江

随着父母的去世,清明在我心中的重要性超过了春节。

此时故里百里之外,杏花潇潇,杨柳清风。山空的时候,人们经常会遇到杜牧千年老话里烧纸的人。青松翠柏四周炊烟袅袅,新绿随古墓群浮现。相识多年的长辈深感在师洋挣钱难,希望辛苦一辈子的亲人不再过拮据日子,一个个争着多烧纸钱,弥补各种阴阳错误造成的孝心空缺。

于是,在南北两山的墓地上空,“纸灰飞成白蝴蝶,血泪祭成红杜鹃花……”

于是,东、西田有坟,“黑鸦鹊使树昏,谁在哭……”

所以,清明节前夕回家烧纸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祖上烧纸钱之风始于魏晋,盛行于唐宋,俗称送“光明钱”,“递钱”。在漫长的岁月里,我的爷爷奶奶和爸爸们用黄色的表纸切出圆形的方孔铜钱,然后配上一些锡纸和纸莎草叠成的银锭,不间断地走向坟墓。其实世界上所有中国人的后代,哪怕身在异国,都包裹着一缕对家乡的崇敬之情。我在邯郸子山马福君赵舍墓地和卫辉碧干寺参观时,偶然遇到了远道而来寻根、认祖归宗的马、林的海外后裔。观众被烧纸和焚香的虔诚方式所感动。

时代列车提速疾驰,清明烧纸也推陈出新,不再手工切割,家家买现成印刷品。金情侣,超市别墅,美钞,英镑,人民币,电视,手机,汽车,各种,各种时尚的日常用品在流通。俗话说,人死如灯灭。无尽的爱与祝福化作一堆七彩的灯光慢慢点燃。神圣的火焰释放出热浪,搭建起生与死的桥梁,源源不断地传递到幽幽的坟前,希望亲人能活得更好,就像唐代诗人王建的《寒食游》悲叹低语:“三天不烧纸钱,所以纸钱不会变黄。”

在家乡东坡,我先沿墓画了一个半圆,然后在中间画了个十字,不断搅动小火。红色的火焰很快连接了两个世界。随着姐姐真情流露,她哭的声音又高又低。作为一个男人,我的眼睛瞬间模糊,淡淡的纸片灰在风中飞扬。突然,引我烧纸的父亲的话在我耳边响起:“钱在飞。看你爷爷奶奶多开心。把它拿走!”

“爸,你怎么还在压钱给墓添土?”

“老一辈的人说这和汉朝第一个皇帝刘邦有关。刘邦坐遍天下,想起早逝的父母,日夜回到村外的祖坟,倒吸了一口凉气,却见杂草丛生,墓碑东倒西歪。当皇帝的大脑运转良好时,他把纸撕成碎片,扔向空中。他跪着向上帝祈祷:纸片掉落不动的地方,就是父母的坟墓。两张纸被粘在一个不显眼的坟墓上。刘邦跑过去仔细看了看。他父母的名字真的刻在了他们身上。他很开心。他马上花钱修复,每年都要祭拜。后来按照皇帝的做法,老百姓把纸烧了,往墓里压了两张纸钱,多加了几张新土,表示后人没有忘记自己的根。”

用血烧纸的习俗大多来源于父亲的言行。

我爸有句口头禅:“清明早,寒食晚。”太早了。我没有假期。我白烧纸。最好在清明节前一周烧掉。前几天中午,翻不了世界的鬼排队回墓等钱。最晚截止日期不能超过清明节中午12点,没拿到就得死。如果儿孙真的回不来了,就去十字路口画个有缺口的圈。在家烧就可以了。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父亲经常讲的真实故事:“你的两个爷爷小时候牧羊。清明节那天,他们刚到外村孟墓顶,没人看见,却听得清清楚楚。那人说,快中午了,还没来,没钱买换季的衣服和吃的。今年夏天很难。女人说,再等一会儿。还有半个多小时。女儿天生慢性子,不会忘记。正在这时,一个女人哭着来烧纸。光天化日之下听到胡说八道,你两个爷爷回家生大病。”

说实话,我小时候早上起来和爸爸一起烧纸。要不是那两个红嘟嘟的致敬蛋的诱惑,我都不敢去那棵灰暗的柏树下。夏夜桥头的鬼故事太可怕了。现在,我静静地坐在坟前,我已经失去了心中的黑暗恐惧。反而对又冷又矮的土石堆有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仿佛看见父母在天堂站在旁边数钱。老人在世时,逢年过节,我们的弟弟妹妹们快乐地包着膝盖;老人走后,姐姐哥哥每年都如期而至,流着泪告诉家人新的变化。虽然我明白烧纸没用,但是几千年传下来的孝道思想就像一个魔咒,我愿意捧在头上,永不放弃。

打开记忆相册,去扫墓大多是父亲的事,准备烧纸是母亲的工作,经常在清明节前半个月开始。小小年纪,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辛辛苦苦干了一整天的母亲,小心翼翼地把小元宝和铜钱切割到两筐满满的。后来我妈去市场买了个印钱的木模,让我买回两大包白纸和黄表纸,说生活好一点,多印几张票,爷爷奶奶爷爷奶奶那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花钱。刚过七十,我妈三次五次提醒我二姐:“你姐信基督,对烧纸没兴趣,而三儿在做公,忍不住。那时候你一定记得清明回来给我们送钱送花。这里的女儿去坟前哭,要跪在地上哭。站着哭就是骂老人。”

时光相册一个个被抬起,父母的脚步一天一天慢慢蹒跚。在瓢泼大雨的眼泪中,我接任父亲走向坟墓,妻子接任母亲的采购。每年我都像燕子一样在老家院子的过道里筑巢飞回来。

每次面对清明节,都远离蓝天白云,想念不认识几个字的父母。是他们年复一年不间断地走向坟墓,让我知道清明烧纸钱不仅是人间烟火,更是随着中华血文化的延续早已定格为千年驿站,早已上升为定期指引流浪江湖儿女不忘故乡、不忘祖根的灯塔。

每次清明将至,我都凝视着生我养我的太行人,感激中华民族的传统祭祀。让我借此机会怀念那些为了正义和自由而被埋葬在青山深处的烈士。多年来,我从父母的坟前爬起来,走到沙河白庄大安山范子侠将军墓,走到易县琅琊山五壮士跳崖,走到唐县国际友人白求恩、柯棣华的追悼会,走到歙县将军山,那里除八宝山外,安放元帅的骨灰最多。

攀上明德之巅,抚碑追远方,我深深反省,低头期盼:后来,万王辛苦,捷报如纸钱一般飞来!

又是一年,天气晴朗,直到

文本/张晓

又是一年绿草如茵,又是一年晴空万里。清明节是一个千年的节日,承载着许多后人对祖先的思念,像泰山一样永恒,像大海一样无边无际。

东西死了,过去也就消失了;事物死而复生,人生还有第二度吗?这可能就是传统节日代代相传的原因。给活人留个念想!

有毛毛雨,湿发尖,湿裙子,湿面额。这细雨是思念的一滴泪,不是吗?或者为什么它那么温柔,那么荡漾,那么动人,那么深情。

清明节的扫墓祭祖可谓是对祖先思想的尊重。入土为安,焚香烧纸钱,跪下落泪,表达对逝者深深的怀念。点燃的火焰向天空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告诉后人谁是力量,谁是英雄,谁是脊梁。或者是在外漂泊的人,无法在坟前祭拜祖先,于是晚上找个僻静的地方,烧香烧纸,向着家乡的方向跪拜,尊敬祖先,流泪。

春风吹走了一棵树上的梨花,白色的梨花落在山丘和田野上,融入芬芳的土壤。这朵白梨花是后人送给先人的信,还是为什么每年这个时候总开,每年这个时候总落?

追忆逝去的亲人,我们珍惜现有的生命;珍惜现在的生活,我们才能更加冷静乐观地面对未来。祭祀祖先,追求善良,春耕子弟,赏春色。在晴朗的日子里,生活中的一切都充满了春天,传达着创造的真谛:活力年年更新,生命一代代传承。死者和生者,一个过去,一个现在,是高贵的生命形式;如果放在大自然生命的呵护下,它们都是永恒的未来。

涓涓细流,静静流淌,滋润着河边的花草,岸边的柳树已经发芽,树枝温暖。这条小溪从不改变方向,而是从西山流向东方。它把人的思想带进河里,带进河里,带进海里。

天,很晚了;

雨停了;

眼泪已经干了;

清明节期间也有雨和泪……

但我期待它明年的到来。

梨花风清

文/库车

在那些寒冷的日子里,如果有一点雪,我感觉寒冷会退去几分;那种温暖的感觉来自于雪。岑参说:“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刮起来,吹开了一万棵梨树的花瓣。”雪说,但在那些慵懒的冬夜,我总喜欢倒退着走,从雪到梨花。

梨花使人感到温暖。心里暖暖的,身体也暖暖的。

梨花犹香。这是雪没有的。李煜说:“雪是天上的雪,这个(梨花)是地上的雪;雪少了就香了,能善其美。”老人说的这个,很实用。

梨花,这两个音节加在一起,比任何花的名字都动人。反复读,带着一种孤独的美感读出来。一些轮廓的遥远含义似乎是繁荣的凉爽,而兴奋逐渐消失。接下来,是绿色植物和丰富的水果安静下来的时候了。

更何况她还有素色。这个颜色,白色。一般来说,白色不讨人喜欢,也不讨人喜欢。但是对于一个人来说,如果他只欣赏耀眼的牡丹和玫瑰,那他真的是没有满满的心;暴露在外的是五彩缤纷,易腐易失。被仰慕的人反映,缺少一点性格,缺少一点清润的空气,缺少一点亲情的温暖。

内心的东西似乎持续得更久。比如白色包含静电。这梨花依旧清澈,晶莹,温暖。

古人赏梨花,离不开雪。“造一朵梨花,造一堆雪。明年谁会靠栏杆?”“冷艳泉欺雪,余香蓦然入衣。”“张思南郑庆明路,醉袖风中雪。”下雪了。再说谁的质感堪比梨花?

梨树,在我的家乡,是园林树木,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清明节过后,梨花盛开。说着说着,走着,一夜之间,全白了,分神了。古老的石墙,古老的木质窗玻璃,也许还有一个干木梯和一朵梨花,在这个背景下嗡嗡作响。在树下,我妈妈总是很忙。现在,她已经把这个功能传给我了。不管哪天,总有事情要做。

田里的事忙起来,她就摘野菜,在梨树下挑,洗,剁成馅,包在没有肉的饺子里。剩下的一大堆,稍微洗一洗,粗剁剁,熬一锅猪食。

春天,她会不断改造我们破旧的房子,拆了盖炉子,从东厢房搬到西厢房。第二年,她将从西厢房搬到南包沙;把房子里的家具一件一件搬过来;在主房间,界墙被撞了好几次。今年,它就在这里。第二年,长得不好之后,又在那里换了。我妈妈胸怀大志。她总是想把她的家变成她渴望的样子。然而,一个贫穷的家庭无论如何也满足不了她简单的愿望。一次又一次,她在梨树下,拌着泥,刮着废砖,挽着袖子,像个男人,双手沾满泥巴,满脸是汗。梨花落在她的头上和肩上。那时,她的头发是黑色的,脸是明亮的。

开了几朵梨花,我妈头发花白暗淡,病得又干又瘦。晚年,她经常坐在梨树下清凉的花丛里,给我们三姐妹和孩子拆包洗棉衣,给爸爸做鞋子;累了就靠在干梨树上休息一会儿。梨花,飘,很静。

白居易曾说:“泪水顺着她忧伤苍白的脸庞滑落,就像春天的雨落在梨花上。”他的梨花与香雪海美人相连;然而我的梨花离烟花很近。干净温暖,是母爱的背景。再也回不来了的画面,像一棵梨树,留下伏笔。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摸索,一次次回忆,温暖自己。

去年春天,我在南山深处偶然遇到一棵梨树。它生在山顶上,被杂树遮掩,不开花也看不见。这一季,开张了。和我的梨花相比,她少了点家常的温暖,多了点独处。嗡嗡的蜜蜂歌唱,却无法摆脱沉默。一缕淡绿色从花心溢出,使整朵花变得素淡,用薛琴填满银碗,让人心中叹息。

我待在树前,不忍离去;万千情怀,不知从何说起。短短一年,很多事情突然变了。我这辈子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死去,却没有一点挽留她的能力。锥形疼痛逐渐平复后,生活中有哪些不能减轻的事?

现在,我知道了一朵在野外不属于我妈妈的梨花。他们看着我,我看着他们。我们彼此默认在同一个地方。简单,清醒,有自知之明,内心脆弱,容易受伤。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植物和你很像。

当我们回归生活时,我们仍然会面临繁忙的工作、艰难的选择、复杂的情况和许多人事问题。但是,我还是会沉浸在孤独灯下一杯绿茶的沉思中。喜欢梨花,不习惯色彩丰富的美。我愿意用两本书沉淀我的灵魂,接受记忆中一朵梨花的温暖光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