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命运亏待了你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姑姑和人合伙开了一间美容院,在她四十一岁这年。

给你最好的朋友写一封结婚贺词。

这是她第n次冒险。自从她和舅舅三十岁下岗后,舅妈卖过衣服,开过餐馆,提拔过玫琳凯,甚至离开贵州开了洗脚城,无一例外都以亏损告终。人们说,奸商,奸商,无奸无商,人如姑姑般善良正直,他们怎么能在生意上挣钱呢?就连她也不忘自嘲,说:“我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

经过这几年的折腾,我姑姑手里所有的小存款都去了水漂,她欠了一屁股债。生意最差的时候,是在县城开一家带人的服装店,店开在一条新的步行街上,连着一串四面门面,看起来很气派。当时阿姨借了高利贷,准备翻一场战争。但人不如天,步行街人气一直不旺,生意也一落千丈。

那个暑假,我去看她,大型服装店只有她一个人。为了省钱,连卖衣服的妹妹都没有被邀请。中午,我的小表弟在那里。我突然明白了,说三个人不饿,只点了两份午餐。我阿姨还是保持着热情的天性,不停地往我的饭盒里塞肉丝,她一个人吃青椒。

服装店没有维持多久,也没有关门。大妈是冷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为了还债,也为了一双儿女,她去了她好姐妹开的超市上班,说她是售货员,但其实她什么都靠收银员卖。货物到了超市,阿姨帮忙卸货,有时候厨师回家,她也帮忙给一大群人安排饭菜。其实她的职责只是卖货,但是她阿姨说:“她们都是很好的姐妹。如果你能帮忙,你也能帮忙。你为什么这么在意?”姐姐们都很友好,遇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情,只是报酬没有多。过年给她和员工发的红包一视同仁,都是100元。

当时阿姨的腰椎病就退了。毕竟有些商品真的像饮料一样轻。30岁之前,她过着养尊处优的家庭主妇生活。她在哪里做这么重的工作?每次卸货后,腰疼好几天,有时胳膊举不起来。

我姑姑一直住在镇上,为的是方便她的小表妹上学。是她在镇上没有房子,还是她以前的姐姐出于好心借给她房子暂住?我去了她住的地方,和她合住一个有两张床的房子。她在这所房子里吃饭睡觉。平时,她和她叔叔和她的小表妹住在一起,当她的表妹回来时,她也住在这里。看着有点难过。角落里有一个简单的衣柜。孩子,你打开一看,衣柜里的衣服和裙子都熨好了,挂得整整齐齐。再看看我姑姑。她穿着一件小风衣和紧身裤,她的现代外观保持不变。它真的像一颗小屋里的珍珠。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悲伤太矫情了。当我去哪座山唱哪首歌的时候,人们看着我阿姨落魄的样子,但她其实玩得很开心。

后来,我姑姑得了两次重病,切除了子宫和阑尾。人们看起来憔悴了许多,他们的脸远不如年轻时容光焕发。然而,他们仍然不放松自己的着装。当我问起她的病情时,她撩起裙子,给我看她小腹上的两个伤疤。两个粉红色的伤疤突出在她白皙的肚子上,看起来有点狰狞。看到的时候我转过头,她却开玩笑说:“这又会是什么病?医生无处可砍。”

每个人都认为阿姨会留在超市,直到她做不到。没想到,多年后,她拿出和叔叔一起工作多年积攒的辛苦钱,再次投身商界。当然这次她保守多了,她只是美容院的小股东,兼职店主每个月可以拿到固定的工资,这样才不会血本无归。开美容院真的很适合我阿姨。她从小就爱美,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她都会以一种光鲜得体的方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镇上的人曾经把她当成一种时尚魅力,一说起她,都爱感叹自古以来的美是多么的凄美。

阿姨的穷日子?也许是吧。从三十岁开始,命运就从未善待过她。疾病就像那两个丑恶的伤疤,印在她身上,但我的姑姑既不是在抱怨别人,也不是在贬低自己,而是带着那两个伤疤平静而微笑地活着。

最近阿姨加了我的微信。她只读过初中,但对使用微信并不陌生。我经常看她在朋友圈上传一些美容养生的内容,想象她在家乡美容院温柔为顾客服务的阿姨。她劝我的那句话经常会在她脑海里响起:“梅梅,人这一生,谈的是长是短,不要计较那么多,想的是一切,而不要放手。

我阿姨41岁了。在过去的两年里,她变老了很多,但她在我心中仍然是如此美丽。不仅我这么认为,我听说她还有追求者。阿姨的故事常常让我想起《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你以为我完了,其实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是我阿姨的故事。

我还想讲一个朋友的故事。

阿希是广东人,我是在一次采访中认识的。如果说中国还有哪个地方的女孩还保留着古代女性的温柔娴雅,那可能就是广东了。阿希是一个真正的“漂亮女孩”,她长得又高又漂亮。我生下古阿古阿后,她来看我。她走后,我妈反复质问:“你确定她真的是广东人?”在我妈的心目中,广东人有一种回归祖先的倾向,她无法想象在土生土长的广东人中有这样的美人。

一个漂亮的人很容易依赖漂亮的犯罪,但阿希完全没有这种倾向。她不仅不凶,而且很温柔。她说话总是和谐柔和,带着动人的微笑,真的让人感觉像个春风。我老公只和她接触过两三次,每次叹气,我都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温柔的女人。当然如果参考的是我,这个标准有点低,但是阿希的温柔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阿希可以说是天之骄女。出生在小康之家,父亲是医生,大学毕业后,她顺利进入公务员队伍,嫁给了一个爱她、前途光明的丈夫。这种生活足够顺利,足以让大多数女人吃醋。我承认阿希虽然平易近人,但有时候还是觉得和她挺疏远的,因为彼此的处境相差太远。

我采访阿施的时候,正是她人生的巅峰。那年是虎年,她的本命年,正好我们要找十对属虎的新郎新娘采访,阿施就是这十位新娘中的一位。当时她向我描述新婚燕尔的生活,言语间不时流露出初为人妻的甜蜜。我记得她发给我的照片,穿着白色的婚纱,赤足踩在海滩上,对着老公

假如命运亏待了你我采访阿希的时候,那是她人生的巅峰。那是虎年,她出生的年份,碰巧我们在找十对属于老虎的新郎新娘来面试,阿希就是十对新娘之一。当时,她向我描述了新婚夫妇的生活。她的话不时流露出第一次做妻子的甜蜜。我记得她发给我的照片,穿着白色婚纱,赤脚踩在沙滩上,面对着丈夫。

一脸灿烂的笑,她的身后,是碧蓝的大海。

一直以来,阿希给我的印象就是,就像这张照片一样,美得像烟花。有时候我想,天使落入凡间,也许就是和她一样。

直到我当了妈妈,两个人比以前更亲密了。吃饭的时候我说起我的家庭,她突然问我:“你知道我的家庭吗?”我愚蠢地摇摇头。阿希想了想,最后说:“我丈夫出了车祸,非常严重的车祸。”我突然失去了理智。

事故发生在一年前,当时阿诗刚生了一个宝宝,宝宝只有两个月大。她老公因为疲劳发生车祸,车子完全变形,人被砸成碎片,骨头飞了一地,有的还捡不起来。我老公在ICU住了半年。在此期间,阿希的母亲也生病了。被查出是癌症,她父亲不得不去上班。阿希独自在国内外忙碌着,怀里抱着一个婴儿。最可悲的是,婆婆不仅不帮她,还指责她没有照顾好儿子。

不管有多难,都会挺过去。等到阿希告诉我的时候,已经一年了,丈夫还在医院,恢复的很慢,不用拐杖也能独立行走。我妈妈的病没有恶化,她能照顾自己。宝宝已经长大了,会走路会说话,还会给妈妈倒水伤害她。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说到这里,阿希的眼睛有点红,她很快又笑了。她说在最困难的时候,她想过放弃。在那些日子里,她的儿子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明。

我看着面前的阿希。她还是那么美丽温柔。我简直无法想象她会遭遇如此大的不幸。自从我遇到她,似乎她一直都很关心我。如果她在工作中有任何困难,她总是在面试中向当地人寻求帮助。在过去的一年里,这种情况没有改变。每次我在QQ上和她聊天,她都会详细回答。

在她的空间里,我经常看到她和朋友一起旅行、聚会、吃饭的照片。照片中,阿希看起来很开心,但她比以前瘦了。我有没有想过,她产后瘦的背后,有这样的变化?一直以来,阿希就像一个小太阳,向周围的人散发着光和热,包括我,却不知道小太阳的心早已烧成灰烬,一度面临彻底冷却的窘境。

“其实,没什么。也许上帝以前对我太好了,所以我必须考验我。”阿希说,在过去的一年里,她尽一切努力努力努力生活,照顾好每一个家庭成员,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她派人在儿子生日那天给家人拍照,安顿好全家,抽空去了泰国。终于,她发现,一向习惯被人照顾的她,竟然可以如此能干。

谈到未来,阿希对丈夫的完全康复不是特别有信心。她唯一能确定的是,无论她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她都会让自己的生活保持“正常”。“如果我摔倒了,家人怎么支撑?”阿希拿出手机,给我看了她的亲子照。照片中,她抱着儿子,两个人都在笑。与沙滩上的照片相比,她的笑容不再那么悠然自得,反而更重内容。怎么感觉这些厚重的内容让她的美更有质感?

如果你还想听,我可以讲很多这样的故事,比如我奶奶的故事,胡穗老师的故事,小吴姐姐的故事,保安小王的故事,还有我自己的故事。

是的,我之所以讲这些故事,就是想在他们的故事里找到支撑我的力量。这些年来,我一直很不开心。有时候我问自己:“你为什么这么不开心?”抱怨成了我的常态。任何接近我的人都听到了我的抱怨。我总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这么努力,却始终没有得到回报。人可以放松,我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凭什么不公平和不吉利的事情,会落到我头上?

我总觉得命运亏待了我,是这样吗?答案不再重要。听完阿姨和阿希的故事,你会发现,即使命运亏待了你,即使生活辜负了你,你也一定要做到,对得起自己,永不放弃。那么多人在努力生活,那么多人还带着伤疤微笑。如果我不振作起来生活,我怎么能不辜负上帝给我的生活?

人是多么脆弱,每一次苦难都会给我们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人有多坚强,只要苦难不致命,就会在泥淖中挣扎着站起来重新出发。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我们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在它露出狰狞一面的时候,无畏地活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