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指出别人的错误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有一天早上,我办公室电话响了。一位焦躁愤怒的主顾,在电话那头抱怨我们运去的一车木材完全不合乎他们的规格,他的公司已经下令车子停止卸货,请我们立刻安排把木材搬回去。在木材卸下四分之一车之后,他们的木材检验员报告说,百分之五十五不合规格。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拒绝接受。

我立刻动身到对方的工厂去。途中,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通常,在这种情形下,我会以我的工作经验和知识,引用木材等级规则,来说服检验员,那批木材完全达到了标准。然而,我又想,还是把课堂上学到的做人处世原则运用一番看看。

我到了工厂,发现购料主任和检验员闷闷不乐,一副等着抬杠吵架的姿态。我们走到卸货的卡车前,我要求他们继续卸货,让我看看情形如何。我请检验员继续把不合规格的木料挑出来,把合格的放到另一堆。

事情进行了一会儿,我才知道,原来他的检查太严格,而且也把检验规则弄拧了。那批木料是白松,虽然我知道那位检验员对硬木的知识很丰富,但检验白松却不够格,经验也不够。白松碰巧是我最内行的,但我对检验员评定白松等级的方式提出了反对意见吗?绝对没有。我继续观看,慢慢地开始问他某些木料不合标准的理由何在,我一点也没有暗示他检查错了。我强调,我请教他,只是希望以后送货时,能确实满足他们公司的要求。

我以一种非常友好而合作的语气请教他,并且坚持要他把不满意的部分挑出来,使他高兴了起来,于是我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情绪开始松弛消散了。偶尔我小心地提问几句,让他自己觉得有些不能接受的木料可能是合乎规格的,也使他觉得他们的价格只能要求这样的货色。但是,我非常小心,不让他认为我有意为难他。

渐渐地,他的整个态度改观了。最后他坦白承认,他对白松木的经验不多,并且问我从车上搬下来的白松板的问题。我就对他解释为什么那些松板都合乎检验规格,而且仍然坚持,如果他还认为不合格,我们不要他收下。他终于到了每挑出一块不合格的木材,就有罪恶感的地步,最后他看出,错误是在他们自己没有事先指明他们所需要的是多好的等级。

最后的结果是,在我走了之后,他重新把卸下的木料检验一遍,全部接受了,于是我们收到了一张全额支票。

单以这件事来说,运用一点小技巧,以及尽量制止自己指出别人的错误,就可以使

别指出别人的错误一天早上,我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另一端,一位焦虑而愤怒的顾客抱怨说,我们运来的一卡车木材根本不符合他们的规格。他的公司已经命令卡车停止卸货,并要求我们立即安排将木材运回。四分之一的汽车从木材上卸下后,他们的木材检查员报告说,其中55%不符合规格。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拒绝接受。我立即出发去对方的工厂。在路上,我一直在寻找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我会用我的工作经验和知识,引用木材分级规则,让检验员相信该批木材已经完全达标。然而,我想,我最好应用做人和生活在课堂上的原则。

当我到达工厂时,我发现采购主管和检查员不高兴,他们正等着争吵。等我们到了卸货车,我让他们继续卸货。让我看看进展如何。我要求检验员继续挑出不合格的木材,把合格的木材放在另一堆。

过了一会儿,我意识到他的检查太严格了,检查规则被扭曲了。那批木材是白松。虽然我知道巡视员有丰富的硬木知识,但他没有资格考察白松,经验不足。白松恰好是我最好的专家,但是我有没有对检查员给白松打分的方式提出异议?绝对不会。我继续看着,慢慢开始问他为什么有些木材不合格。我根本没有暗示他犯了一个错误。我强调我问过他,只是希望以后送货的时候,能真正达到他们公司的要求。

我用非常友好合作的语气问他,坚持让他挑出不满意的地方,这让他很开心,于是我们之间紧张的情绪开始放松消散。我偶尔会仔细问几个问题,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接受的木材可能符合规格,也让他觉得他们的价格只能要求这样的货。然而,我非常小心,不让他认为我是想让他难堪。渐渐地,他的整个态度都变了。最后他坦白承认自己对白松没什么经验,问我从车上拆下的白松板。我跟他解释为什么所有的松板都符合检验规范,还坚持如果他还觉得不合格,我们就不让他接受。他终于到了每次挑出一块不合格的木头都感到愧疚的地步。最后,他发现错误在于他们没有提前指出他们需要什么好成绩。

最后的结果是,在我离开后,他重新检查了卸载的木材,并全部接受,因此我们收到了一份完整的检查。

单就这种情况,我们可以用一点技巧,尽力阻止自己指出别人的错误。

我们公司在实质上减少一大笔现金的损失,而我们所获得的良好关系,则远非金钱所能衡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