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鸟的小故事 ;水菜丽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家里有小鸟

正文/严冬梅

侄子送这两只还没长奶毛的小鸡的时候,我很不爽。一是没有养鸟的经验,二是没有时间养,但是承受不了儿子的软磨和侄子的委托,就硬着头发带走了。

小鸟到了之后,儿子勤快了,早上不再卧床。我做鸡蛋炒饭的时候,他盛了一小碗,一个个张嘴喂。那只鸟叽叽喳喳地叫着,在恐惧和抵抗中把它吞了下去。喂了一个多月,有一天饭吃饱了,他们开始自己啄。有时候一粒米要啄几下,但终于可以自食其力了。我和儿子都松了口气。

然后就是洗澡的问题。起初,他们被抓在手里,用水冲洗。当羽毛长出来后,他们把水放进大罐子里,让它们自己洗。这太棒了。他们洗澡的时候调皮的天性暴露无遗,很快就把浴室搞得一团糟。洗漱用品被他们打翻了,卫生纸被他们啄得到处都是。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鸟粪拉得满地都是,让人很累。一旦它们被关了很长时间,它们就不想回到鸟笼里。我和儿子放下手中的一切去抓他们。他们不愿意让步。他们总是从我儿子头上飞过,让我们从东到西互相抓住。这时,儿子生气的时候,会找一把伞或者太阳帽当武器,甩一把伞或者用帽子盖住,突然加大手臂长度或者增加手的空间让其可用,最终会被抓回到鸟笼里。

这两只鸟渐渐长大,羽毛乌黑亮丽,声音清脆。有一个大的每天听我和邻居说话,偶尔会冒出一两句,比如“Hello”“Welcome”,还能喊出她儿子和邻居小姑娘的出生名字,这点他在业余时间越逗他。它也有个性。喜欢的时候就学几句。不喜欢就不开口。着急的时候会说“好急”回头,但半分钟都不会被忽略。让人忍不住看。

他们的发言,激发了儿子研究他们的好奇心。他四处寻找关于八哥说话的信息,发现八哥很粗心,它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意思。结果儿子很失落,以为上学或者上学的时候小鸟总是扯着嗓子叫自己的出生名字,结果却是无意的。失意是气馁,但他的爱也在增加。每当他有空的时候,他就给鸟浇水洗澡,把鸟笼洗干净,让两只鸟闻不到任何气味。我切菜的时候他还时不时的溜进厨房,趁我不备拿一块肉,乐得喂它们。此时此刻,鸟儿们很开心。

都说狗是人,但这只鸟也是人。每次下班回家,如果我忙着做饭,他们都争着叫我,像儿子的口音一样叫妈妈。前几次,他们给我妈打电话。我以为半路回家的是我儿子。我赶紧起身到外面看看儿子在哪里。当我转过身看到他们的时候,我知道他们在说话,但那种惊讶是无法形容的。他们的母亲实际上在呼唤我坚强的母亲。如果他们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坐下来休息一下,就会“ hello ”说个不停。这时,如果你还没有给他们看什么好吃的东西,就会激怒他们。他们会一起转身,像在聊天一样说话。你最聪明的办法就是赶紧去厨房找点熟肉塞住他们的嘴,免得再出声。他们也有自尊心,拒绝伤害任何自尊。有一次,一个邻居好心给他们喂了一点碎肉,因为他说,“快来吃”这两只鸟充耳不闻,让食物摆在眼前,连闻都没闻一下,邻居很郁闷。他甚至叫它们“小鸟看起来很低”很生气。

儿子越来越宠爱他们,有时候回家做作业,打开鸟门,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这个房间比那个房间吵,够了就骚扰儿子,悄悄从书桌边挪到作业边,见儿子无意伤害,赶紧用尖嘴啄儿子的书,留下了深深的痕迹。有时候,如果他太努力,他会把儿子。虽然音调高,但是充满了爱。我就淡淡的补充一下,这两个坏小子“ ”还不习惯做你哥!

我和儿子同时笑了。

小鸟的天空

文本/余凯

当得知外甥女琪琪中考只考了400多分,并主动报考护理专业时,我惊呆了,当晚就去了琪琪家。琪琪是我姐的女儿,她家还在郊区租房。除了假期,我们很少来这里。敲门,家里只有姐夫一个人,电风扇在头顶上吹着,电视机的荧光越来越弱,照在光秃秃的墙上。一只鸟静静地睡在阳台的笼子里。本来那天晚上琪琪想和奶奶在一起,就逼着姐姐把它拿回来,咬着牙,眼里含着泪,一回到家就钻到自己的房间里。

大姐看着房间门小声说:“琪琪一路哭着回来了。”初中毕业后,学习很累。工作后努力想拿到毕业证,但还是晚了。于是我就知道辛苦了,对我姐说:“现在上中专没有出路,大学生找工作也很难。你还是让她上高中吧!”琪琪被姐姐厉声叫了出来,背弯着头,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长发遮着脸颊,地上的影子像一个巨大的问号。琪琪十六岁,好像突然长大了。

记得琪琪刚满月的时候,姐姐第一次带她回家。我在车站接她,一路带她回来。她醒不过来。她上小学的时候,算术不如弟弟,但是很骄傲。每次都是满脸通红,嘴巴张着,但是很久都没有发出声音。她沮丧地垂下眼睑,让人心疼。后来父母不和,琪琪很少联系我们,一年见一次也很少。偶尔我们兄弟互相猜一下:“琪琪应该是四年级的!”看到放学后叽叽喳喳的小女孩,突然想到琪琪和他们差不多高?再见到琪琪是姐姐和姐夫复婚的时候,但是她对我有点陌生,眼神就像蜻蜓一样,我们的情感在疏忽中已经疏远了。现在,我要说服她,对于一个16岁的孩子来说,站出来面对我,就是听话,就是妥协。

事情在意料之中,我们虚度了一口气,但也感到轻松。我们出去的时候,琪琪还埋在阴影里,像那只沉默的小鸟,一动不动。

新学期就要到了,虽然我们抵制这个结果,但是我们准备去上护理学校。我莫名其妙的难过,对琪琪的记忆泛滥,自责却无能为力。

有一天,姐姐送来一只黑色羽毛,金色长喙的小鸟。她挣扎着全身湿透,累得眼睛都闭上了,好像死了一样。姐姐说琪琪上学去了,这鸟没时间养,不如送这里。父亲抓住米莱,把它放在手中。他仍然闭着眼睛,似乎没有求生的意图。父亲找到一个废纸篓,用盖子盖上。整整一夜,鸟儿拍打着翅膀,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篮筐壁,这让我感到恐惧:有了鸟儿的脆弱,它们就会死去。第二天一早,那只鸟落在一滩黑色的羽毛里,一动不动。父亲接过鸟,还是温暖的,就打开窗户摊开双手,希望让它最后一次沐浴在自由的阳光里。阳光照在鸟羽上,凌乱整齐。它慢慢站起来,试了试翅膀,向着第一片天空飞去。

天空是鸟类的家园。今年过年,琪琪的变化让我大吃一惊。她越来越漂亮,自信,大方,谈笑风生,充满阳光。以后不管她做什么,灵魂的自由和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她可能过不了悠闲富足的生活,也可能没有体面骄傲的工作,但幸福的生活永远需要自由第一。祝琪琪和所有的鸟儿有一个自由的天空。

小鸟,飞吧

正文/秦振波

当我醒来时,我看到窗外孤独的鸟。它静静地落在蜡梅的枝头,用嘴轻轻地梳理着羽毛。绿色的身体,淡黄色的嘴巴,一双漆黑的眼睛,像朵朵鲜花。它一定是迷路了。一定飞过无数山川,然后降落在这个奇怪的窗口?

昨晚雨太大了。我妈晚上两次起床,用塑料布把院子里的蜂窝煤盖上。就连茂密的蜡梅也折断了许多枝叶。我悄悄地穿上衣服,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那只鸟。为了避免下雨,这只鸟一定很累了。不一会儿,它停止梳理,慢慢垂下眼睑,仿佛在跳动,一动也不动,任由自己凌乱潮湿的翅膀被风吹翻。

窗外是一个寒冷的早晨,青石台阶上仍有水滴落下,但我的小鸟却在这冰冷的树枝上睡着了。恐怕房间里的声音打扰了它,但我不忍心关上窗户。我只想静静的陪它一段时间,就像远方的老朋友。我多么喜欢小鸟,多么期待一只小鸟的到来。没有鸟的冬天是荒凉而孤独的,但一个又一个冬天,城市的天空中再也看不到鸟了。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此时此刻,一只美丽的小鸟触手可及!我仿佛能感受到它柔软胸膛下的心跳和干净细小的呼吸。我感觉到一股春天的气息,仿佛我正和冬天远处的鸟儿一起慢慢向我走来。此刻,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和宁静。我希望这只鸟不会在沉睡中醒来。这时,世界上只有我和这只鸟。我看着鸟,看着鸟的梦,看着一个冬天的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鸟醒了。它摇晃着身体,好像要飞走一样。它明明看到了我——,一个陌生人,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上下打量着我。我尽力做出各种友好的举动,试图获得它的信任,让它在树枝上多待一会儿。我想跑去厨房,为它抓一把干净的米粒。我想赶走贪婪的花猫。我甚至想把它抱在温暖的怀里,但它却摇晃着身体飞了起来。它扑腾着翅膀飞过屋顶,梦突然在我眼前消失了。

窗外只有一些斜斜的树枝和一片被城市楼层分割的灰色天空。小鸟去哪里了?我心中充满忧虑。很快,窗外又开始下雨了,天气变冷了。我想知道它能飞到哪里。在这座钢铁水泥的城市里,它能找到一棵树来阻止它吗?在这个暴风雨的夜晚,你能飞过冬天吗?“小鸟飞吧”我的心默默祝福这只小鸟。

窗台上的鸟

文字/周旅行

我去朋友家做客,看到客厅和窗台上都是花草,生机盎然。回来后突发奇想,买了很多盆栽。那时候我家好像灵活了一点。

但是花草是活的,需要细心科学的呵护。我是个小丑,除了水什么都不做。后果可想而知。不到半年,窗台和客厅的角落里全是废弃的花盆,还有枯死的树枝。

没想到,这些废弃的花盆和枯枝竟然被一只临产的小鸟看中了。一天早上,当窗户打开时,这只鸟紧紧地蹲在窗台上。儿子听说后,走近仔细看了看。那只鸟害怕地拍打着翅膀,飞到了对面大楼的顶部。一个鸟蛋,有一只鸟的温度,留在简单的鸟巢里。看着这只鸟的坚持,我和儿子决定让它在这里定居,安心喂养它的后代。当你需要开窗通风时,尽量不要在这里开窗。我儿子很高兴地宣布这只鸟是我们的邻居!谁也不允许伤害它。

突然来访的邻居是一只斑鸠,确切地说,是一只临产的斑鸠。从第一天开始,它就一直一动不动地躺在窝里,除了简单地拿着一些草铺路。儿子每天上学,放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看斑鸠。一开始,斑鸠一看到我们,就做出随时飞走的动作。我们来了又走,看到不是有意伤害它。当我们再仔细看的时候,它还是安静的蹲在窝里生下下一代。我说斑鸠笨,儿子一伸手就能轻松抓住。儿子反驳说斑鸠是人类的好朋友,有灵性,相信我们不会伤害它。

大约过了两个星期,有一天早上,儿子有了惊人的发现:一个蛋壳破了,巢里有一只毛茸茸的小鸟,旁边只有一个没破的蛋。那时斑鸠不在巢里。它去哪儿了?我儿子在自言自语。一天后,窝里又来了一只小鸟,儿子更开心了:“妈妈,小鸟有一个小哥哥,让妈妈出去找吃的,两兄弟在窝里玩游戏。”我们有意无意地在窗台上放了一些水和米粒,希望减轻鸟妈妈外出觅食时的辛苦。

有一次,儿子还观察到了小鸟一家的图“自得其乐”:小鸟在妈妈的翅膀下拱起,用头拱妈妈的胸口取乐,妈妈慈祥地展开翅膀遮住小鸟,在温暖寒冷的季节里给它一个温暖的拥抱。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鸟儿喜欢我家的窗台,所以才有在这里露营的意向。不开走,可以预测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是我们的善良感动了它吗?儿子不解地问。

小鸟邻居给他儿子上了善良的一课。从此以后,善良一定会陪伴儿子的一生,给他带来好运。

窗棂上的小鸟[/s2/]

文/楼燕

每年冬天,我都盼望下雪。

堆雪人、打雪仗、滑雪橇等活动当然好玩,但我最渴望看到的是因为下雪而来到我窗棂觅食的小鸟。

我家老房子是正宗的北方窑洞,窑门顶部是面积三平米左右的窗棂。窗棂上盖着一层白色的纸莎草纸,纸上留下的草籽和贴窗时留下的浆糊,成为雪关时小鸟们救命的食物。

小鸟啄食草籽和泥湖的镜头,真的是完美的画面。

一个下雪天,我躺在奶奶烧过的土炕上,走了一半。只要我听到窗户格子的砰砰声,我就知道鸟儿在找食物。先是一鸟两鸟,后来越聚越多。最多可以有二三十个。他们搜索窗棂,啄木窗格上留下的泥湖,啄白纸上留下的草籽。它们突然飞来飞去,以示姿态,像会飞的花朵;突然之间,唱歌,表达爱意,就像感谢主人的盛情。因为透过足够透明的纸,我看不清鸟。但是他们映在窗上的影子足以让我陶醉。有几次,我想出去看看这些可爱的小鸟,但是奶奶劝阻了我。奶奶说:“肖文,你一出门,鸟儿就会被吓跑。他们也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孩子一家人!你把人吓跑了,他们就吃不饱了。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他们就会挨饿。今天是下雪天。饿死都难!\"那时候我家并不富裕,每隔三五次就会享受一次饥饿的滋味。很不舒服!所以,奶奶一跟我说,我一出门,小鸟就会饿死,我就变得很乖很乖。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下雪天在窗棂上看鸟的地方――因为住房紧缺,父亲在面向山洞的影壁前盖了一间小房子,窗户对着奶奶家的窗棂。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一样的。只有用自己的双手去做,用自己的眼睛去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才能明白真相。

那一次,我坐在影壁前小房子的窗户前,亲眼看到了鸟宴。

奶奶洞的窗棂上,先是来了四只灰屋鸟,然后来了几只羽毛黑白相间的不知名的鸟,再来了几只红嘴白颈灰身的鸟。最后,七只穿着五颜六色衣服鹦鹉飞了进来,奶奶是这么说的。一家人”。它们是不同种群、不同地点、不同口音、不同语言的鸟类。为了在大雪中找到一些草籽和糊斑,他们飞到了同一个屋檐下。他们不去争取,甚至争吵似乎也不会发生。虽然他们经常啄窗上的纸,但没有人因此而开除他们。因为大家都是老百姓,都是一家人。

鸟儿从一个窗口飞到另一个窗口,在觅食时给成千上万的家庭带来幸福和好运。

长大后,每年春节前,我都会换足够的纸,在窗棂上留下更多的粘贴点。即使你这样做了,也不是“精益”甚至被成年人嘲笑,但我愿意认为这是下雪天给鸟儿的礼物。

这几年父母基本都更换安装了铝合金门窗,窗棂上鸟雀觅食的景色已经看不到了。哦,那些曾经在窗棂上唱歌跳舞的小鸟,现在下雪了,你们在哪里觅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